香港极右派何以自称受害人?

左:1939年9月1日,希特勒以纳粹德国在8月31日自制的「波兰侵略事件」为口实,宣布德国将血债血偿、光复失土,向天理难容的波兰宣战。右:港独分子在太子站为他们宣称在2019年8月31日被警察在该地杀害的死者设立灵堂,指警察天理难容,要求血债血偿。

去年六月港独运动爆发以来,黄黑阵营为香港政府和警察冠上「纳粹法西斯」、「杀人极权暴政」、「军政府」等标签,宣传港警在闹市使用化学武器、秘密虐杀数千市民、内地成立了专门关押港独分子的死亡集中营等等,宣布香港在发生「人道危机」。黄黑法西斯分子如此向「国际社会」(读:美国及其属国)泣告:「赤纳粹」及其傀儡「港共政权」,正在炮制21世纪的反犹大屠杀。

这种自称为杜撰的种族灭绝的(准)受害者的做法,恰好就是德国纳粹当年的欺骗宣传手段。

据说,拥有优越文化和纯正血统的德意志人民,被野蛮卑劣的犹太资本家和犹太共产党左右夹攻、剥夺生存空间;犹太寄生虫如果在德国得逞,整个地球很快就会沦陷,成为各种劣等种族蹂躏的地狱。

像宗教启示所应许的一样:在「异邦」出生的先知,唤醒被犹太人迷魂汤弄得浑浑噩噩的德意志人民、带领他们光复德意志,实行消灭共匪和驱逐犹太的民族革命,开启统治全世界的千年荣光帝国的新时代——「愿荣光归德国」。

当然,作为150多年英国种族主义殖民统治的遗产之一的港独运动,从心底里不满自己的「支那人」形相和被「支共」统治的现状,恳切地要获得西方帝国主义的承认和赞许,实现他们在「自由民主」的大纛之下、为侵略中国的美军带路的心愿。

对于西方白人,港独不但不敢言优越,还会使劲地用各种外语朗诵普世价值的真言。港独永远是虚心学习帝国无上师的门徒。

但对于所谓「支那人」,港独分子绝对不会客气。为了捍卫优越港人的生存空间,也为了坚持世界反共反支文明阵营的最前线,他们理所当然地拿出各种充满纳粹「卫生防疫」色彩的口号,进行清洗香港的勇武行动和洗脑文宣——

在草莽狂飙的街头:
打砸焚烧中资机构和疑似亲共商店;
以反对「党铁」的名义破坏铁路、袭击载客火车;
在港独暴乱现场打杀不会讲港语的疑似「支那人」和会港语的「蓝尸」;
在各区进行驱赶内地旅客和水货客的「光复」和「驱蝗」行动;
以「预防大陆鸡传播禽流感」为由驱逐向老年人卖唱的新移民女性;

在主流政坛和媒体的殿堂:
宣传在内地活动的港商「投共」、配合「红色资本」压缩本地资本的生存空间;
宣传内地新移民抢夺应由本土港人独享的各种资源、造成各种短缺,据说慵懒寄生的底层新移民和精明能干的专才新移民除夹击本土港人生计外,还是支持建制派、渗透腐化本土政坛的极权代理人——本土港人正在被有计画地「取代」和「换血」;
宣传据说抗衡「换血」、隔绝亲共亲中社群的「黄色经济圈」;
宣传「支那人」是病毒载体,要求政府封锁陆港边境,反对在香港建立检疫设施。

诸如此类,罄竹难书。

换言之,毕恭毕敬向西方主流舆论誓愿自己在为「自由民主」而战的港独运动,在本土的行动、宣传和纲领,是100%充斥着⋯⋯西方法西斯、纳粹和另类右派的「本土排外反共建国」意识的东西。

西方帝国主义的统治者完全了解港独分子的本相,他们之配合后者的谎言,是为了欺骗西方的民众,为将来制裁、侵略中国准备舆论和制造民意。

在这里让我们看两个细节:

一)早前,乌克兰新纳粹亚速部队的老兵到香港参访赞扬港独,连登讨论区有这样的一则讨论:亚速部队反共抗俄保卫本土,在本质上与香港勇武无异;二战期间乌克兰民族派联合纳粹反苏反俄亦情有可原,不过触犯了西方的政治正确,才出现了公关难题。香港勇武要引以为鉴,做好对外宣传,不要让西方主流看到他们不希望看到的东西⋯⋯

二)1939年8月31日晚,纳粹德国特务机关在与波兰接壤的格莱维茨(Gleiwitz)自编自导自演「波兰军队偷袭电台」事件。翌日,希特勒宣布波兰要为「831事件」和此前的诸多反德暴行负责,德国人必须报仇、光复失地,德国人要赢⋯⋯

向西方帝国主义称臣、借用西方的「政治正确」大义,以此划分界线、撕裂社会、传播恐慌,发动恐怖袭击、企图激发人道灾难,最终通过美国武力干预让黄黑阵营独占香港——这就是香港法西斯对外自称受害者、操作「赤纳粹」宣传,用以实行纳粹式的社会清洗的秘密。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