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問題短評四篇

1920年代初突厥斯坦蘇維埃社會主義自治共和國的海報:女青年不顧父母和穆拉返回清真寺的勸喻,高舉「我現在也解放了!」的紅旗,走向共青團。

從強制滅貧到強制增貧:觀近日新疆問題評論有感
2018年10月28日

隨著官僚政權近日發表反宣傳,西方關於新疆的指控,從一度引述美援疆獨人士指稱各地正在大建焚屍爐,降低到⋯⋯不會背紅歌就不可以吃早飯。

綜合兩極的說法,中共政權在新疆並不是在進行種族清洗或屠殺,而是在實施夾雜官僚威迫和庸俗利誘的、配合當局經濟社會發展規劃的「強制滅貧」——所謂「教育培訓」的目的不是殺人、甚至不是關人,而是打造接受中國公民的權利和義務的、拒絕疆獨和瓦哈比信條的有勞動能力的人。

站在社會主義的立場,我們必須嚴肅警惕官僚粗暴行徑進一步惡化民族關係、甚至為恐暴勢力提供「有技術的勞動力」的可能。同樣站在社會主義的立場,我們也必須嚴肅看待那些提出最聳人聽聞的指控、而恰好也是美帝資助的個人和團體:他們一方面要為疆獨乃至神權勢力加上「抗暴義士」的光環,也在為帝國主義制裁、侵略中國進行輿論準備。

如上所述,近日的西方宣傳開始有所變動,從偽稱聯合國確定上百萬維族在押,改為可能有幾十萬人到幾百萬人不等、真實數字無法確實掌握云云。

與這種不確定相比,我們不妨看看統計完備確鑿的美國監禁數據:美國是全世界最多人被監禁的國家,只佔全國人口一成多的黑人構成了監獄人口的三分之一;在地方監獄之中,三分之二的在囚人士並沒有被定罪,而是因為無法交付保釋金而坐牢,等等。

當然,美國監獄並沒有公民教育或職業培訓的功能,美國當局也沒有任何幫助少數族裔脫貧致富的大規模投資規劃。在美國,多數進入了監獄系統的人們,終身都會在監獄系統徘徊,成為社會的絕對底層。美援的「自由鬥士」們,對此當然是無話可說的——他們甚至認為美國驅使被洗腦的疆獨份子到敘利亞參加聖戰,是無可厚非的正義之舉。

附錄:CNN在2018年7月發表的一則關於美國監獄問題的報導

不要被反動宣傳所蒙蔽,忘卻反神權運動的進步意義
2019年2月14日

事實上,同神/男權勢力的鬥爭,不只是近現代東方才有的課題。西方長達200多年的資產階級革命之所以為革命,在於首先推翻了羅馬教廷普遍的神權,建立了教權從屬於王權的民族國家,進而以民權推翻了王權。

在資產階級革命運動巔峰時期徹底取締宗教的狂飆之後,政教分離的妥協成為了科學技術全面發展、社會生產力大躍進和無產階級及其自我解放運動崛起的政治前提。

在西方資本帝國主義成為了世界的主宰之後,他們為了在精神上禁錮殖民地、壓制民族民主革命運動,積極扶植最反動的神/男權勢力,將爭取社會進步、特別是女性解放的人們,宣揚為數典忘祖的叛教者和殺人狂。

這種指鹿為馬、虛偽絕頂的反動勾當,在21世紀的今天,恰好就是在「自由」、「民主」、「人權」和「民族自決」等旗號下進行的。在帝國主義的麾下最落力地進行這種表演的,除了是公然的反動勢力外,就是各種連舊資產階級革命派也不如的「左翼」。

世上最大的穆斯林監獄:巴勒斯坦
2019年2月15日

每當帝國主義宣傳新疆有百萬維族被囚,我就想起他們在新中國誕生前夕炮製、且維持至今的貨真價實的全世界最大的穆斯林監獄:巴勒斯坦。在他們的主持下,480餘萬人民正在失去土地、生計和性命。

新疆的事情不是對西方「反恐」的貢獻
2019年3月21日

官僚政權近日來關於新疆的宣傳的最大敗筆,不是那些「學員訪談」,而是完全模糊瓦哈比狂潮的根源、甚至把自己的那套說成是對西方反恐的貢獻,謀取這些酒肉朋友們的諒解和支持。這種指鹿為馬未必出於心虛,更多是避免與帝國主義翻臉的自以為的聰明世故。

認真的說,假如新疆用的是「西法」,那我們聽到的不會是關於「上百萬人關進集中營」的各種說法,而是確切的幾十萬人被殺、幾百萬人的流離,全面戰亂和社會的徹底瓦解。

我們永遠不要忘記帝國主義在「反恐」/「反反恐」的名義下,對阿富汗、利比亞、伊拉克、敘利亞和巴勒斯坦等國各族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

更要警惕帝國主義在「多元文化主義」的政治正確口號下,實際上對包括穆斯林在內的少數族裔進行的歧視和隔離,一方面將部分絕望者聖戰化,另一方面給予法西斯份子「捍衛本土文明」的口實。

只要資本帝國主義繼續主宰世界,人間將永無寧日。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