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色經濟圈」所謂何事?

1933年4月,德國納粹政權發動所謂本土自衛反擊、杯葛猶太資本運動,開始了剝奪和驅逐猶太裔德國公民的第一步。而今港獨狂潮所推動的「黃色經濟圈」,不過是當年納粹「本土資本至高無上」狂想的山寨版。(《國際》製圖)

一)「反支反共建國」暴力運動的延伸

1933年4月,剛上台的德國納粹政權發起了杯葛猶太商店的「光復」行動。納粹德國從此逐步剝奪猶太裔公民的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直至將其驅逐出境,最終與在納粹佔領的歐洲各國被剝奪的猶太人和其他「劣等人種」集中起來,奴役虐待、肉體消滅。

2019年6月以來,席捲香港的黃黑運動對其認定屬於「支共」或「港共」的人和物進行了大規模的暴力襲擊和破壞(即所謂「私了」和「裝修」)。杯葛被認定為親政府的所謂「藍店」、鼓吹只光顧宣布支持黃黑運動的商店的「黃色經濟圈」,不過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黑幫邏輯在消費上的表現,是黃黑「建國」運動的一個環節。

事實上,「黃色經濟圈」同當年德國納粹鼓吹和推動的「德國人自保,杯葛猶太店」具有同一個目的:用狂熱的反共和族群仇恨修改公民資格,通過排除左派和清洗「劣等人種」,建立極右的、種族主義的「新民族」和「革命政權」。

與1930年代德國壟斷資產階級和國家建制全力支持納粹黨上台不同,駐港解放軍和警察並不支持黃黑運動。除非北京官僚政權決定同美國妥協、將香港治權交給黃黑陣營,「黃色經濟圈」恐怕難以達到清洗香港、獨立建國的目的,但會進一步毒化社會氛圍和瓦解文明基礎,加快香港成為美國新冷戰的炮灰、走向全面沒落。 

二)臣服國際資本和本土財閥的奴才哲學

「黃色經濟圈」的提倡者稱,壓倒多數的「本土人」光顧「本土店」,將可以通過排除「藍店」甚至「紅色資本」贏得「生活自主」。這種「自主」,實際上只是「本土人必須光顧本土店」的信條的同義反覆,與有意義的選擇和自由沒有關聯。

即使黃黑陣營成功通過各種軟硬暴力逼使所有「藍店」結業或宣告「黃化」、甚至促使「紅色資本」全面撤離,讓本土資產階級獨佔鰲頭,那也不過是改變了資本的身分或政見。這根本無損於香港的極端資本主義制度,也不觸及大多數「本土人」仍然是雇傭奴隸的事實:有選擇誰剝削自己的「自由」、但沒有選擇不受剝削的自由。

黃黑陣營宣稱本地資本和帝國主義資本比所謂藍資、中資更「好」、能夠為大多數人帶來「生活自主」,不過是廣告標語、罔顧事實的一廂情願。說到底,幫助自稱黃資和外資消滅疑似藍資紅資,不過是崇拜本土和帝國主義資本的奴才哲學而已。

三)「左翼」再次暴露其反工人的本質

儘管如此,極力為「黃色經濟圈」謬論塗上「進步」化妝的「左翼」論者,還是可以迴避「黃色經濟圈」本身就是「私了」和「裝修」的法西斯暴力的「和理非」配套的事實,宣稱它是「挑戰大財團壟斷」的進步草根運動。

黃黑陣營不但從不自稱反對資本主義,還崇拜李嘉誠和帝國主義列強——即真正控制本地和世界的壟斷資產階級。他們只是厭惡他們認為搶他們飯碗的「支那人」和「紅資」而已。作為流氓化小資庶民的排外運動,「黃色經濟圈」的主要打擊對象是他們有能力杯葛的「異己」飲食業、服務業商戶,這不但同打擊壟斷資本沒有關聯,還是要在這些行業建立黃黑壟斷。

「左翼」關於小資比大資「好」的宣傳,除了還是廣告標語、罔顧事實的一廂情願之外,還再次證明了他們的反工人階級的性質。小資本礙於自己在產業鏈中的位置、規模和利潤,身在其中的工人的工資待遇往往比大資本差很多。小資本只能通過市場競爭打倒對手成為大資本、獲得寡頭或壟斷地位,才能得到「自主」。換言之,「左翼」是在猛灌「愛本土」的迷幻藥、驅使工人為黃黑資本家做牛做馬。

「左翼」關於香港的實際主張可以歸納為這樣的公式:在支持小資本反對大資本的名義下,鼓動無產者為親帝陣營做炮灰、為帝國主義列強在「自由民主」的名義下推翻中國官僚化工人國家做馬前卒,讓統治世界的帝國主義金融資本江山永固。

勞苦大眾的出路

整個資本主義的歷史,就是生產和資本集中的歷史,從自由競爭到寡頭壟斷的歷史,從產業壟斷形成金融盤剝的歷史——社會的兩極分化,勞動者的相對貧困化甚至絕對貧困化等等,是資本主義制度的必然。

問題根本不在於社會化大生產必然會形成的寡頭或壟斷,而在於寡頭或壟斷到底在為誰服務。在私有制條件下,寡頭壟斷的利潤歸於資本家,資本家可以為牟利而不事生產、投機倒把,罔顧民生。在國際性的民主的公有制的條件下,寡頭壟斷資本曾經在全世界範圍控制的龐大資源、生產力和產業網絡將會被有意識地利用、協調、改造和發展,用以提升人們的文化技術和生活水平,大幅降低必要勞動時間、促進人的全面發展。

在公有產業控制經濟制高點,但官僚階層剝奪工人階級和勞苦大眾政治權利的國家,我們要在反對帝國主義和國內反動勢力推動的私有化和政權更迭的前提下,捍衛公有制、反對官僚階層,主張勞動人民執政的民主制度和推動世界社會主義的國際政策。

具體來說,要在香港落實這種主張,就必須要求包括金融機構在內的中國國企有意識地協調起來,終止單幹謀求個別企業利潤甚至投機倒把的行為,首先幫助困難群眾同中小企業渡過當前的難關,進而有計劃地改善勞苦大眾的生活、提升民眾的文化技術水平、發展生產力、推動社會進步;對於香港政府控制的鉅額資產,如外匯基金和港鐵,都應該提出同樣的要求。在革新公有資產的經營方針之外,私有私營的壟斷寡頭行業企業也需要收歸公有,兩者整合起來、實行統一規劃管理。

與這種有意識地改善民生和推動社會進步的公有經濟體系相適應的,不會是目前的資產階級代議制,而是以各行業勞動者代表會為基礎的新的政治制度。勞動者將直接參與政府政策的制定和執行,直接參與公有經濟規劃的制定和實行,成為社會的主人翁,結束金融壟斷寡頭通過操控資本、統治和掠奪社會的時代。

一句話,勞苦大眾的出路,不是光顧法西斯小店,更不是幫助帝國主義壟斷金融資本打倒中國,而是要在資本主義國家結束壟斷資本的統治、在「社會主義國家」結束官僚階層對公有財產的控制,努力建立對全球資源進行民主和科學的集中管理和發展,以結束貧困、社會不平等和促進人類共同發展為目標的世界社會主義聯邦

分享文章

2 Comments

  1. ???
    2020年03月17日 @ 6:34 上午

    要在香港落實這種主張,就必須要求包括金融機構在內的中國國企有意識地協調起來,終止單幹謀求個別企業利潤甚至投機倒把的行為,首先幫助困難群眾同中小企業渡過當前的難關,進而有計劃地改善勞苦大眾的生活、提升民眾的文化技術水平、發展生產力、推動社會進步;對於香港政府控制的鉅額資產,如外匯基金和港鐵,都應該提出同樣的要求。

    既然如此,讓金融機構服從的力量在哪裡?需要更加深入的以訴求,以及更加淺顯方便閱讀可以調動情緒的懶人包作為方式,進行更徹底的宣傳。
    1.要讓困難生活的群眾發出訴求和聲音,多深入探討,做調查研究。用群眾的觀點來講話,可以錄視頻去實地採訪,不要脫離群眾講空話。
    2.中小企業方面需要小資產者自己發聲,形成利益連合。

    徹底的利益連合,結成最大的力量同盟,聲量可以更大些。
    最後,形成一定勢力前中國國企根本不認識你是誰。

    Reply

  2. Lau
    2020年05月20日 @ 4:00 下午

    人揀鋪有咩問題?
    光復香港係少數人
    基本上唔會影響大多數人嘅生活
    因為有大多數人去幫襯所謂藍店

    Reply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