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被忽悠了:欧盟从来就不是工人权利的捍卫者

2015年6月底,希腊共产党支持者在雅典市中心集会反对欧盟强制紧缩政策。(照片来源:Marcos Andronicou/Nurphoto/Corbis)

编者按:本文译自伦敦《卫报》网站在2019年10月24日刊登的评论文章。作者是拉里·埃利奥特(Larry Elliott)是《卫报》的经济编辑。

在1988年英国工联大会(Trades Union Congress, TUC)的年会上,时任欧盟委员会主席雅克·德洛尔(Jacques Delors)作出了精彩绝伦的表演。当年,英国踏入了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第三个任期的第一年,左翼陷入了沮丧的情绪。工人运动被大失业、产业空心化、煤矿工人罢工的失败,还有限制工会力量的法律的组合拳,打得奄奄一息。

德洛尔说:不要害怕。尽管英国国内的政治前景是暗淡的,我们还可以在欧洲行动规避撒切尔主义。布鲁塞尔有一个建立「社会的欧洲」的大计:它将会保护工人、节制资本主义和避免向谷底赛跑的行径。

德洛尔的观点马上获得了大量的支持。当时英国最大的工会交通运输和一般工人工会(Transport and General Workers Union)的总书记罗恩·托德(Ron Todd)这样总结了当时的氛围,他说:「现在只有一条道路,就是布鲁塞尔的道路。」从围绕脱欧法案的争论来看,这种感情在31年后依然十分强烈。在整个星期,工党的国会议员轮番发言,宣称只有通过继续与欧盟紧密联系,布鲁塞尔为英国提供的一系列社会进步权益才能够得到保障。

这个说法是有问题的:它完全是胡说八道。在过去40年来,英国的劳动市场是因为撤销管制、私有化和反工会法律的洗礼而改变了面目。欧盟提供的保障十分有限,而且在原则上听起来比在实践中更管用。比方说,在整部严苛的2016年《工会法》之中,没有一条条款是违反欧盟法律的——包括在国会立法过程中最终被删除的,规定罢工纠察队负责人要向警察报备身份的规定。

人们不应该对此感到惊讶。这是因为从欧盟计划开始的第一天,它的首要原则就是为资本提供更好的环境,而这正是跨国财团这么喜欢欧盟的原因。尽管从1957年《罗马条约》缔结开始,欧盟的亲资方的偏向就已经存在,随着经济增长的放缓、失业的持续高企和欧元区不断的危机引来了提倡欧盟劳动力市场要更有「弹性」的呼声,这种偏向在近年来更为明显。

任何建议希腊工人应该期待布鲁塞尔保护他们的权益的人,都应该被彻底无视。这件事很能说明问题:2015年,当雅典因接受债务支援而被强制执行结构调整方案的时候,出手尝试降低欧盟委员会和欧洲中央银行的强硬要求的不是别人,正是国际货币基金会。对于欧盟来说,保障欧洲各国银行的利润,而不是希腊工人,才是它的首要任务。

事实上,即使在欧洲经济比今天好得多的日子里,所谓「社会的欧洲」也从来没有为一般人带来很多的好处。这是因为欧盟历年来签署的各项条约,以法律的形式确保了商业的四大基本自由:提供服务的权利;建立企业的权利;移动资本的权利;还有转移劳动力的权利。这些权利压倒一切,包括工人的罢工权。

欧盟法院在2007年为维京(Viking)案所做的判决,为这个事实提供了最好的例证。此案的争议点是所谓「外派工人」(posted workers),即在一个国家受雇,然后被派去另外一个国家工作的工人。维京是一家芬兰的渡轮公司,它为了回避芬兰的集体谈判合同,向芬兰外派了它在爱沙尼亚雇用的工人。国际交通运输工人联会(International Transport Workers Federation)挑战了这种典型的向谷底赛跑的行径,事情最后闹上了欧洲法院(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法官们判维京胜诉,参与此案的佐审官(advocate general)波伊阿勒斯·马杜罗(Poiares Maduro)宣布:「企业转移到经营成本更低的成员国的权利,是追求有效的欧盟内贸的关键条件。」

英伦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安迪·霍尔丹(Andy Haldane)在这个星期说,男女同工同酬的目标获得了进展,但仍然有很多需要做的工作。他没有说的是,将男女工资差距收窄到至今大约10%的一切进步,都来自从1968年福特(Ford)达根汉(Dagenham)工厂女缝纫工罢工以来的各种国内压力和工业行动。欧盟并没有为英国制定《同工同酬法》(Equal Pay Act)和《性别歧视法》(Sex Discrimination Act)。布鲁塞尔也没有导致英国通过《职业卫生安全法》(Health and Safety at Work Act)和《就业保障法》(Employment Protection Act)。这些法律都是在1970年代的上半期制定的,绝不意外的是,那是一个工会更加强大和集体谈判覆蓋面更广的时期。

因此,唯一可以真正加强工人权益的办法,是选举出一个承诺实现全民就业和集体谈判的政府。关于只有布鲁塞尔才可以阻挡排山倒海而来的撤销管制的说法,不但显示出对欧盟运行规律的误解,还表达了左翼阵营的一种深层次的非理性的悲观主义:即无论他们做什么都好,保守党都会永远执政。但是,左翼从来就不该期待欧盟为自己而战。左翼需要做的,是提倡改善工作条件、争取厌恶偏向资方的劳动力市场的公众的支持。左翼只要有一点自信,这就不应该是太困难的。

分享文章

One Comment

  1. LiDeXin
    2019年12月07日 @ 3:37 上午

    香港的同志加油!

    Reply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