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正午

2019年11月28日,香港親帝人士舉行感恩美國立法干預集會。

札記(2019年12月7日)

很久沒有寫札記了。主要的原因是香港的形勢讓我感到相當的累,是生平之最的那種累,每天都在折磨我。任何有關的文字視聽,都可能構成刺激,最好不要接觸。雖然身處此時此地,是難以完全迴避這些資訊的,但為了健康,我還是會努力與之保持距離。

即將持續半年的暴亂,造成了香港社會記憶中最慘痛的撕裂,表現在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朋友反目、親子成仇、職場清算、街頭私了、校園黑化等等,都反映了回歸以來積聚的嚴重政治和思想矛盾。英國殖民150多年的歷史,在這22年來不但沒有嚴肅的回顧和總結,還成為了極右本土「思想」的虛幻象徵、青年景仰的「黃金時代」。自稱民主派培育了這樣的一代青年——他們崇拜殖民暴政和帝國霸權,把這些在全世界殺人盈野、罪行罄竹難書,而且一手炮製香港的所謂深層次矛盾,並繼續從中得益的軍國劊子手和金融掠奪者奉為救主。他們把自己絕大多數人的父祖之地叫做「支那」,將之視為不共戴天的仇敵。

他們為了討好世界強權,可謂機關算盡。他們揚言「攬炒」,即以推進本地經濟崩潰、請英國「收回」香港、引美兵登陸等等玉石俱焚的「戰術」,要脅中共官僚政權交出香港的管治權。為了截斷城市經濟的動脈,公路、鐵路、交通燈都成為了他們縱情破壞的目標。為了實現政治和族群清洗,落單的異見者和疑似內地人,疑似中資或「親共」企業,都成為了他們恃眾「獅鳥」/「裝修」的對象。他們正在以反對「赤納粹」的名義,以納粹一樣的精神、進行納粹般的暴行。

在所謂社會賢達、青年導師和主流媒體顛倒黑白的宣傳下:催淚煙被等同為殺人毒氣,弓箭、磚頭、各種炸彈等等被說成是自衛裝備;破壞公交設施、打砸搶燒「敵人」店鋪機構、殺傷異己、甚至鼓吹校園欺凌的法西斯分子,全都被描繪為「反警暴義士」和「民主抗爭者」。在這半年期間,香港自詡「普世價值」的主流社會,特別是其輿論和教育機關,徹底地展示了他們的狹隘和卑劣。

22年來與官僚階層和壟斷資本共謀自肥、傲慢無能,在這場風波中陷入癱瘓、在政治上徹底瓦解、完全背棄其支持者的特區政府官僚和建制派政棍們,與親帝陣營的同類人異口同聲地唸誦:「青年人是社會未來的主人翁⋯⋯」。

在我看來,香港現在這種大步踏入「台灣化」的情境,是非常恐怖和噁心的畫面。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