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护「世界警察」的「反警察」宣传

背景:美军地域型一体化作战司令部全球职责划分。

第二次帝国主义世界大战爆发前夕,托洛茨基曾就各国有产阶级准备战争的宣传指出:资产阶级及其代理人乐于利用「抽象的名词、概括的公式、残缺的词句」来招摇撞骗。我们对于这些诈骗集团深恶痛绝之余,更要仔细剖析这些花言巧语的具体内容。 

八十多年过去了,在这个大型的国际战争的威胁再次登上日程的时候,香港亲帝阵营的伎俩依旧,在恋殖意识形态的指导之下,他们从西方「政治正确」的口号库里捡到了「限制警权」、「反对滥捕滥暴」一类的口号,并以此要求美国为首的西方列强介入,解救被「黑警」镇压和拘捕的「民主抗争者」。

在资本主义国家之中,警察和法院、监狱、军队等强力机关的核心政治任务(即不是指挥交通、救灾、惩戒反社会行为等日常治安工作)是保卫资产阶级的财产,和镇压任何被认为侵害私有制、动摇国家政权的行为。资产阶级警察的最大假想敌不是小偷大盗或连环变态杀人犯,而是联合被剥削者和被压迫者、提出明确社会主义目标的那种工人运动

换言之,在最根本的政治问题——即谁统治谁、谁剥削谁——之上,从来就不存在「中立的」国家机关,更加不存在「中立的」警察。事实上,「限制警权」的说法来自西方改良主义党派,他们要人们忘记国家机关的阶级性质,在工人、穷人和被压迫的少数族裔之中散播这样的幻想:只要成立有改良主义者参加的遴选机构委任警察的指挥官、只要为警员提供「反歧视」和「端正行为」的各种培训,警察就可以⋯⋯在改良主义者的「监督」和制定的「政治正确」口号下⋯⋯用「多元包容的姿态」执行警察捍卫资本主义秩序的核心任务。

西方改良主义党派对于「自国的」明火执仗、横行霸道的军事力量的立场是:「我国」军队侵略外国滥杀平民、奸淫掳掠,是个别指挥官和士兵的违纪违法「滥暴」行为,不是侵略政策和沙文主义思想及其母体——资本帝国主义体制的必然结果。在他们的论述中,军工业高管与军队高层「走旋转门」,同其它垄断资本集团把持国家大政方针、主导外交政策,并不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基本特征之一,而是「坏人」占据议会多数的副作用。据说「答案」在于把改良主义者选进议会,他们成为多数、甚至组阁执政的时候,就可以用雄辩和立法战胜「好战的恶势力」

但转过头来,同一批改良主义者会严肃宣告:我国称霸天下是对全人类的恩典,必须维持覆蓋全世界、甚至全宇宙的强大军力。而且为了确保就业和发展科技,政府必须提出充裕的预算壮大军工业。军队霸凌歧视下属、女性和少数族裔、鱼肉占领地人民「不理想」,要加强「多元敏感度」的培训、提拔一些女性和有色人种进入军队高层。而且,「我国」侵略某国的时候,真的不要提出那些有碍观瞻的物质利益,而是要高举「自由民主」、「人道主义」甚至「解放女性」等「普世价值」的旗帜,还「最好」要有联合国的授权⋯⋯

说到底,香港的亲帝阵营道貌岸然、七情上面地控诉「滥暴滥捕」、「警黑合作」,并不是出于他们真的有什么「警察镇暴和拘捕的合理标准」,或反对一切违法行为和组织的「法治意识」。反中运动的「和理非」主流宣布不会谴责、否定和告发「勇武」分子的任何行为——除攻击警察、损毁国旗国徽、捣毁中资机构和疑似亲中商店之外,还包括围困、辱骂、殴打、抢劫、非礼疑似政府支持者和内地人,破坏劳动者通勤必需的公交工具等等——是他们人尽皆知的「原则」。他们就是要通过挪用西方帝国主义改良派的虚伪宣传口号,呼吁西方列强对内地和香港施加包括武力在内的各种压力,实现他们夺取香港管治权,清洗中共势力和内地「新移民」,使香港成为列强推翻中共、肢解中国的前线基地的「时代革命」。

总言之,香港的亲帝阵营和声援他们的西方改良主义党派根本对消除警察、即消除国家所需要的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和建设社会主义的革命运动了无关系,还是工人阶级和社会主义的死敌。

香港亲帝阵营要解散目前的香港警察,不是反对警察本身、甚至反对资本主义,而是要借助全世界最横暴的帝国主义的武力,帮助他们「自决」、「建国」,用他们的黑色「本土卫队」清洗香港。

以上是宏观的分析,现在看看一些具体的事实:

何韵诗在美国国会控诉,港警在六月以来拘捕了超过1400人,香港据说因此变成了失去自由的「警察城市」。事实上,这1400人之中,只有200余名被落案起诉,其中多人更被法院批准保释或轻判。

在中共官僚政权的绥靖政策和特区政府的政治瘫痪之下,港独勇武人士不但没有失去上街的自由,更不断提高暴力水平,每个周末都要大干一场。在香港正在失去言论自由、甚至担心人身安全的,是数以十万计的反对港独街头暴力运动的基层工人和内地「新移民」。

港独分子仰望投靠的美利坚帝国,恰好就是全世界最大的监狱、不折不扣的「警察国家」

港独分子传播各种关于新屋岭的残虐故事,呼吁美军实施「人道干预」。他们不告诉人们的是,在现实之中,美国在占领各地之后,都设立集中营,实行虐待、强奸、谋杀等各种反人类罪行。在当代,美国占领地集中营的表表者,有伊拉克的阿布格莱布(Abu Ghraib),阿富汗的巴格拉姆(Bagram),还有在其长期侵占的古巴领土上建立的关塔那摩湾(Guantanamo Bay)集中营

根据美国司法统计局在2018年4月公布的报告,截至2016年底,成年惩教系统涵盖超过660万人,近220万成年人被关押在监狱,位列全球之冠。 地球上每四个囚犯,就有一个在美国的监狱。

根据英国伦敦大学监狱研究中心在2018年11月发表的统计美国每十万人中,就有655人被监禁,世界排名第一在中国,这个数字是118人,世界排名第133。换言之,中国要将其约165万的监狱人口增加至900多万人,才可以同美国的「世界水平」看齐(2018年,中国人口为13亿9200余万人,美国人口为3亿2700余万人);亲帝阵营爱谈「港台命运共同体」,不要让「明日台湾」变成「今日香港」云云,让我们比较一下台港的这组数字:台湾每十万人就有265人被监禁、世界排名第44,香港是112人、世界排名第140。

据《华盛顿邮报》统计,美国警察在2017年射杀986人,在2018年上升至992人,2019年截至10月4日为止,已有678人被射杀。 

现在让我们盘点美国及其盟友近年来,在自由民主的旗号下发动的战争,为部分「受助国」的民众带来了怎么样的景况:

自2003年美国及其盟友侵略以来,伊拉克经历了连年战乱,数十万平民殒命,至今还有约160万人流离失所

美国及其中东盟友侵略也门四年以来,已造成9万余人死亡200万人无家可归、2400万人需要人道救援

2011年,美国及其盟友军援亲帝反对派和圣战分子发动叙利亚内战以来,已至少约40万人丧命600多万人成为难民、近1200万需要人道援助

2011年,西方列强支援利比亚圣战分子推翻卡扎菲政权以来,人口只有680万人左右的该国陷入无休止的战乱,迄今伤亡约十万人30余万人无家可归

西方列强支援乌克兰包括极右和纳粹分子在内的亲帝党派在2014年发动政变上台。镇压东部顿巴斯俄语区的战争至今已造成四万余人伤亡150万人无家可归

美国在中东的最重要的盟友,号称「中东唯一民主国家」的以色列,从1948年立国以来的历次「开疆辟土」的战争之中,已使500多万巴勒斯坦人民成为难民

香港的亲帝分子正在以「自由」、「民主」、「自决」、「反极权」等一类冠冕堂皇的词汇,包装他们邀请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列强进行各种软硬干预、甚至出兵帮助他们清洗香港和侵略大陆的法西斯反人类计划。

必须严肃指出,他们的图谋一旦得逞,绝大多数的民众将会面对没有自由和全无民主的殖民主义极权统治,付出千万人头落地、家园尽毁的代价,让正在为族群斗争煽风点火的极右「高等华人」政客上台成为西方垄断资本的奴隶总管,过著朝不保夕、甚至乞讨度日的非人生活。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