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護「世界警察」的「反警察」宣傳

背景:美軍地域型一體化作戰司令部全球職責劃分。

第二次帝國主義世界大戰爆發前夕,托洛茨基曾就各國有產階級準備戰爭的宣傳指出:資產階級及其代理人樂於利用「抽象的名詞、概括的公式、殘缺的詞句」來招搖撞騙。我們對於這些詐騙集團深惡痛絕之餘,更要仔細剖析這些花言巧語的具體內容。 

八十多年過去了,在這個大型的國際戰爭的威脅再次登上日程的時候,香港親帝陣營的伎倆依舊,在戀殖意識形態的指導之下,他們從西方「政治正確」的口號庫裏撿到了「限制警權」、「反對濫捕濫暴」一類的口號,並以此要求美國為首的西方列強介入,解救被「黑警」鎮壓和拘捕的「民主抗爭者」。

在資本主義國家之中,警察和法院、監獄、軍隊等強力機關的核心政治任務(即不是指揮交通、救災、懲戒反社會行為等日常治安工作)是保衛資產階級的財產,和鎮壓任何被認為侵害私有制、動搖國家政權的行為。資產階級警察的最大假想敵不是小偷大盜或連環變態殺人犯,而是聯合被剝削者和被壓迫者、提出明確社會主義目標的那種工人運動

換言之,在最根本的政治問題——即誰統治誰、誰剝削誰——之上,從來就不存在「中立的」國家機關,更加不存在「中立的」警察。事實上,「限制警權」的說法來自西方改良主義黨派,他們要人們忘記國家機關的階級性質,在工人、窮人和被壓迫的少數族裔之中散播這樣的幻想:只要成立有改良主義者參加的遴選機構委任警察的指揮官、只要為警員提供「反歧視」和「端正行為」的各種培訓,警察就可以⋯⋯在改良主義者的「監督」和制定的「政治正確」口號下⋯⋯用「多元包容的姿態」執行警察捍衛資本主義秩序的核心任務。

西方改良主義黨派對於「自國的」明火執仗、橫行霸道的軍事力量的立場是:「我國」軍隊侵略外國濫殺平民、姦淫擄掠,是個別指揮官和士兵的違紀違法「濫暴」行為,不是侵略政策和沙文主義思想及其母體——資本帝國主義體制的必然結果。在他們的論述中,軍工業高管與軍隊高層「走旋轉門」,同其它壟斷資本集團把持國家大政方針、主導外交政策,並不是資本主義制度的基本特徵之一,而是「壞人」佔據議會多數的副作用。據說「答案」在於把改良主義者選進議會,他們成為多數、甚至組閣執政的時候,就可以用雄辯和立法戰勝「好戰的惡勢力」

但轉過頭來,同一批改良主義者會嚴肅宣告:我國稱霸天下是對全人類的恩典,必須維持覆蓋全世界、甚至全宇宙的強大軍力。而且為了確保就業和發展科技,政府必須提出充裕的預算壯大軍工業。軍隊霸凌歧視下屬、女性和少數族裔、魚肉佔領地人民「不理想」,要加強「多元敏感度」的培訓、提拔一些女性和有色人種進入軍隊高層。而且,「我國」侵略某國的時候,真的不要提出那些有礙觀瞻的物質利益,而是要高舉「自由民主」、「人道主義」甚至「解放女性」等「普世價值」的旗幟,還「最好」要有聯合國的授權⋯⋯

說到底,香港的親帝陣營道貌岸然、七情上面地控訴「濫暴濫捕」、「警黑合作」,並不是出於他們真的有什麼「警察鎮暴和拘捕的合理標準」,或反對一切違法行為和組織的「法治意識」。反中運動的「和理非」主流宣佈不會譴責、否定和告發「勇武」分子的任何行為——除攻擊警察、損毀國旗國徽、搗毀中資機構和疑似親中商店之外,還包括圍困、辱罵、毆打、搶劫、非禮疑似政府支持者和內地人,破壞勞動者通勤必需的公交工具等等——是他們人盡皆知的「原則」。他們就是要通過挪用西方帝國主義改良派的虛偽宣傳口號,呼籲西方列強對內地和香港施加包括武力在內的各種壓力,實現他們奪取香港管治權,清洗中共勢力和內地「新移民」,使香港成為列強推翻中共、肢解中國的前線基地的「時代革命」。

總言之,香港的親帝陣營和聲援他們的西方改良主義黨派根本對消除警察、即消除國家所需要的推翻資本主義制度和建設社會主義的革命運動了無關係,還是工人階級和社會主義的死敵。

香港親帝陣營要解散目前的香港警察,不是反對警察本身、甚至反對資本主義,而是要借助全世界最橫暴的帝國主義的武力,幫助他們「自決」、「建國」,用他們的黑色「本土衛隊」清洗香港。

以上是宏觀的分析,現在看看一些具體的事實:

何韻詩在美國國會控訴,港警在六月以來拘捕了超過1400人,香港據說因此變成了失去自由的「警察城市」。事實上,這1400人之中,只有200餘名被落案起訴,其中多人更被法院批准保釋或輕判。

在中共官僚政權的綏靖政策和特區政府的政治癱瘓之下,港獨勇武人士不但沒有失去上街的自由,更不斷提高暴力水平,每個週末都要大幹一場。在香港正在失去言論自由、甚至擔心人身安全的,是數以十萬計的反對港獨街頭暴力運動的基層工人和內地「新移民」。

港獨分子仰望投靠的美利堅帝國,恰好就是全世界最大的監獄、不折不扣的「警察國家」

港獨分子傳播各種關於新屋嶺的殘虐故事,呼籲美軍實施「人道干預」。他們不告訴人們的是,在現實之中,美國在佔領各地之後,都設立集中營,實行虐待、強姦、謀殺等各種反人類罪行。在當代,美國佔領地集中營的表表者,有伊拉克的阿布格萊布(Abu Ghraib),阿富汗的巴格拉姆(Bagram),還有在其長期侵佔的古巴領土上建立的關塔那摩灣(Guantanamo Bay)集中營

根據美國司法統計局在2018年4月公布的報告,截至2016年底,成年懲教系統涵蓋超過660萬人,近220萬成年人被關押在監獄,位列全球之冠。 地球上每四個囚犯,就有一個在美國的監獄。

根據英國倫敦大學監獄研究中心在2018年11月發表的統計美國每十萬人中,就有655人被監禁,世界排名第一在中國,這個數字是118人,世界排名第133。換言之,中國要將其約165萬的監獄人口增加至900多萬人,才可以同美國的「世界水平」看齊(2018年,中國人口為13億9200餘萬人,美國人口為3億2700餘萬人);親帝陣營愛談「港台命運共同體」,不要讓「明日台灣」變成「今日香港」云云,讓我們比較一下台港的這組數字:台灣每十萬人就有265人被監禁、世界排名第44,香港是112人、世界排名第140。

據《華盛頓郵報》統計,美國警察在2017年射殺986人,在2018年上升至992人,2019年截至10月4日為止,已有678人被射殺。 

現在讓我們盤點美國及其盟友近年來,在自由民主的旗號下發動的戰爭,為部分「受助國」的民眾帶來了怎麼樣的景況:

自2003年美國及其盟友侵略以來,伊拉克經歷了連年戰亂,數十萬平民殞命,至今還有約160萬人流離失所

美國及其中東盟友侵略也門四年以來,已造成9萬餘人死亡200萬人無家可歸、2400萬人需要人道救援

2011年,美國及其盟友軍援親帝反對派和聖戰分子發動敘利亞內戰以來,已至少約40萬人喪命600多萬人成為難民、近1200萬需要人道援助

2011年,西方列強支援利比亞聖戰分子推翻卡扎菲政權以來,人口只有680萬人左右的該國陷入無休止的戰亂,迄今傷亡約十萬人30餘萬人無家可歸

西方列強支援烏克蘭包括極右和納粹分子在內的親帝黨派在2014年發動政變上台。鎮壓東部頓巴斯俄語區的戰爭至今已造成四萬餘人傷亡150萬人無家可歸

美國在中東的最重要的盟友,號稱「中東唯一民主國家」的以色列,從1948年立國以來的歷次「開疆闢土」的戰爭之中,已使500多萬巴勒斯坦人民成為難民

香港的親帝分子正在以「自由」、「民主」、「自決」、「反極權」等一類冠冕堂皇的詞彙,包裝他們邀請美國為首的帝國主義列強進行各種軟硬干預、甚至出兵幫助他們清洗香港和侵略大陸的法西斯反人類計劃。

必須嚴肅指出,他們的圖謀一旦得逞,絕大多數的民眾將會面對沒有自由和全無民主的殖民主義極權統治,付出千萬人頭落地、家園盡毀的代價,讓正在為族群鬥爭煽風點火的極右「高等華人」政客上台成為西方壟斷資本的奴隸總管,過著朝不保夕、甚至乞討度日的非人生活。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