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五大诉求,缺一不可」?

编按:这是读者米小姐的投稿。建议配合『何谓「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英美港盟,主权在民」和「我要揽炒」的英语是什么?』两篇文章阅读。

政府要为它的言论和行为负责,反对政府的人也要为他们的言论和行为负责。反政府人士现在不断说自己的全部行为都是因为政府没有回应他们的诉求而逼出来的,那我们可以看看这种说法合理与否:

事实上,政府并不是完全没有对「五大诉求」作出任何回应,它在不同的场合已经提出了它的答案。更准确的说法,是政府没有答应反对者的要求。更进一步的说,在一个法律常识更为普及的社会,根本就不会有人提出「五大诉求」的部分内容,甚至以「缺一不可」的方式将它们綑绑在一起。

1)撤回法案:任何一个政府都不能承诺永远不提出某个法案,而且即使作出了这种承诺,这都是没有法律效力的。理由很简单,就是政府和立法会都有提出法案的权力。除非立法会立法禁止政府提出任何关于中国大陆的引渡法案,任何人作出「永不立法」的承诺都是废话。

《逃犯条例》修订案现在已经无法通过,政府也宣布停止修例工作,事情就这样暂告一段落了。直接涉及政治罪行的《基本法》第23条立法也暂缓了16年,但反政府人士从来没有人要求政府承诺永不就此立法、甚至废除《基本法》,更加没有任何因为政府从未承诺「永远撤回」23条立法,而被逼不断将「抗争升级」的说法。

2+3)收回6·12暴动定性和释放/特赦被捕人士:林郑月娥和卢伟聪认为部分示威者在6·12冲击立法会和与警察冲突的行为属于暴动,民阵认为林郑和卢是将6·12当天的整个示威活动都定性为暴动——这两种说法其实都无关痛痒。因为「暴动罪」在香港是一条十分严重的罪行,只有法院(由法官引导陪审团作出判决)才有权决定嫌疑人有无干犯该罪——任何人在政治上的「定性」,都与法律上的定罪无关。如果以为迫使林郑改变她对6·12冲击立法会的行为的看法,就等于相关被捕者无罪,那不只是对于法律无知,更是赤裸裸地要求行政干预司法。

关于释放的要求也是一样,只有法院才有权力决定被捕者应否继续还押、给予保释或无条件释放。要求林郑下令释放被捕示威者,实际上也是要求行政干预司法。假设林郑这次真的越权下令释放所有被捕人士(也假设司法机关放任她这样做),下次面对更大型的抗议活动时林郑也可以越权:完全越过法院决定继续关押被捕者。

至于特赦,反政府人士仿佛不知道,只有经过法院定罪的人,才可能被特赦。行政长官根本不可能越过法院判决下特赦令。

4)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在头三大诉求在事实上要求行政长官表示政府永不提出涉及大陆的引渡法案,并越过法院擅自宣布「6·12冲击立法会是义举」、「被捕者全员无罪」的情形下,这种「独立调查委员会」到底会在哪个意义上是「独立的」?它还可以「调查」什么?这项诉求实际上是进一步要求林郑宣告警察和自己是政治上的死刑犯。除非这个政府已经完全丧失求生意志(在张晓明深圳讲话后已不可能),否则它根本不可能答应这项诉求。

5)马上实行「真/双普选」:换言之,就是拉倒8·31框架。但8·31框架不是林郑或特区政府制定的,而是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到了这里,「五大诉求」的头三项是要求特首宣告以「反送中」的名义进行的冲击行动的合法性和正义性,第四条要求政府在这个前提下被调查审判,第五条就是要求中共政权将香港的管治权交给反对派。

「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翻译成现实的政治语言,就是特区政府不倒台、中共不放弃香港的管治权,就绝不罢休。

反政府人士当然有权,而且一直在为这些理念而斗争。但不认同这种做法的人也有权指出,这种做法实际上只能造成现在已经十分明显的恶性循环:反政府人士因为西方暂时没有出手而不够力量推翻政府,政府也在中共指导下(还)没有全力镇压反政府人士;两者僵持不下,但社会已经全面撕裂,香港陷入内战的心理状态。

我想问的是:这种状态同自由民主有什么关系?又对哪些人有利?

分享文章

One Comment

  1. Kevin Wong
    2019年08月20日 @ 1:37 上午

    精简准确,一矢中的!

    Reply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