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六四看五四,再从五四看六四 我的思想转变的若干片段

1919年五四运动天安门广场集会(左)和1927年4月国民党政府宣布「杀绝共产党」的街头横额。今天竭力淡化五四运动的反帝性质、将五四所提倡的民主等同为资本主义制度的那些党派,正在从事一种精神上的剿共。


一:六四

在我成长的经历里面,我最早接触的现代中国重大事件,是八九年的那场运动。那时候虽然年轻,但已渐对社会感到不满。有意识想要改变社会,渴望能实现公平正义。带着这些简单朴素的理念,在左翼思想缺席、泛民社运占据了舆论场的当时,要为思想寻得出路,很容易就被泛民社运的宣传和意识形态所吸引和影响了。

我曾经很直观而简单地将八九事变理解为一场青年学生反独裁争民主的运动。在亲帝党派垄断八九运动的诠释权的情况下,我曾经全盘接受了他们的史观:共产暴政血腥屠杀和平争取民主自由的学生和民众,而据说死难者是为了五四运动尚未实现的民主与科学理想而牺牲的

泛民关于八九运动的宣传之中,有时会提及大量民众响应的「反官倒」。但他们只会以此判定官僚政权及其对经济的介入不合理,必须以万物私有的自由市场经济取而代之。对于泛民来说,八九运动最重大的宣传意义,就是将当年声量最大的那些右倾学生和知识分子的诉求,也就是与泛民一致的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说成是曾经参加那场运动的所有民众、乃至中国全体人民的诉求。

总言之,推翻中共政权及其国有经济基础,建立臣服帝国主义的、公权力为资本私产私利服务的资产阶级民主制度,就是「建设民主中国」。与此相应的「科学」(以哈维尔、方励之等人为典型的),就是为帝国主义垄断资本辩护的普世价值政治神话和新自由主义经济学。

在泛民「建设民主中国」的战略宣传之中,像西方在当年苏联东欧一样,他们赋予「自由工运」一个独特而重要的地位。他们特别提及北京工自联在1989年6月3日晚后呼吁推翻共产党,以及其领导者流亡香港后与美国赞助的「自主工运」组织,一起策动大陆工人建立地下反共工运的事蹟。

他们较少提及的,是北京工自联在其成立的章程中,并不是公然的反共组织:它提倡工人阶级应该实现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的领导地位,要有组织起来保障自己的经济和社会权益的权利、也要有监督共产党政府的权力。这种诉求一方面可以看作是主办者的主观愿望的反映,同时也可以视为人民共和国号称社会主义的合法性以及这种思想之深入人心,一直迫使非社会主义的政治势力在大陆以社会主义者的口吻进行活动。西方赞助的自由劳工NGO所统领的学生社工群体,在官僚政权数年前镇压相关组织和驱逐外国干部出境后,摇身一变以「马列毛主义」的名义活动、与官方争夺正统,也可视为这种特殊现象的例子之一。

二:香港「民运」

对于我这一辈的香港青年来说,中国实施改革开放政策和市场化改革,大概只是媒体上流通的背景杂音,并没有特殊的意义。对于没有在大陆生活过的我们来说,关于改革开放最常见的说法就是:那是香港人北上发财的机遇。对改革开放之前的大陆的状况也没有体验和认知的我们,通常也接受了最常见的那种说法:改开前的大陆是因为搞共产主义而一贫如洗。对于官方所称:「中国还走在改革开放的道路上」,这所谓何事?我这一辈人大多数都是茫然无知的。本文不是详细讨论大陆经济改革的来龙去脉的地方,在这里我只想说,香港一般人的有关认知,绝大多数都是没有太多事实根据的庸俗新自由主义的宣传。

我不是说只有身历其境的人们,才有可能了解改革开放和八九运动。我是说如果只是从香港的角度去看中国大陆,得到的只能是非常片面的东西。无论在教育、文艺、新闻、生活、甚至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方面,都是这样。这是我个人在近几年里面一个相当大的体会。对于许多的香港人来说,不仅是改革开放和八九运动,整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和现实,从帝国主义殖民主义长年驯养的目光看来,都只是一场不断背离普世价值、伤天害理的恶梦。

世界资本主义大衰退爆发以来的十年,世界各地的政治版图和经济状况都发生着重大的变化。美国企图将军事上的「重返亚太」、扩大为「印太联盟」,更实行以遏制中国科技发展为目标的贸易战。香港在冷战时代曾经「享有」的经济红利,随着大陆经济的高速发展和世界资本主义市场的大衰退而全面消去。不无吊诡的是,恰好因为「一国两制」,亲西方的党派得以利用香港的局部的资产阶级民主制度,将极端资本主义横行的香港,宣扬为中国唯一自由的地方。

另一方面,中共与香港大资产阶级的「爱国统一战线」,堵住了解决香港资本主义造成的严重社会问题的出路,为亲帝势力不断提供新血。就这样,香港在可见的将来,都会是帝国主义与中国斗争的前沿阵地。五年前的占领中环运动,除了美国在关键时刻喊停之外,一如八九年以来的各种颜色革命的翻版。十年以来,传统「民主派」政治反攻大陆的梦想破灭,意图依靠西方「自决」的土独势力抬头,香港政治有趋向「台湾化」的死局。

西方帝国主义成功推翻苏联和东欧各国的官僚政权的历史性胜利,促使英国改变对华政策:他们趁六四事件掀起的反共恐中风潮,通过急速扩大直选范围、扶植香港的亲西方势力成为政坛主流,企图迫使中共政权在1997年接纳一个由亲西方党派主导的(也因而必须捍卫西方金融资本利益的)香港政治结构——这就是香港「民主运动」的直接根源。换言之,我们这一代青年多数信奉的「民主」,脱去了反共派现在还占选民多数的形式之外,与真正的民主——占人口多数的劳动人民掌握政权、决定经济发展方向等等——是完全没有关系的。

我认为,要真正理解香港的处境,就必须理解中国革命的历史和现实,要理解中国革命的历史和现实,就必须理解国际共运与世界资本主义从1917年以来的斗争轨迹。换言之,必须从国际全局的角度,才可以对于本地的政治生态,有比较准确的了解。

三:五四的左右分裂

今年是五四运动一百周年。新文化运动孕育了五四运动,五四运动又壮大和提高了新文化运动,猛烈地冲击著封建道德礼教,乃至发展出中国应当走非资本主义道路的纲领。

巴黎和会上的外交完败,彻底地暴露了帝国主义列强的虚伪,也揭穿了所谓民国实为列强傀儡和封建余绪的真相。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战后世界革命浪潮的冲击下,中国的先进份子深刻地认识了资产阶级民主制及其国际秩序的本质,走上了通过联合工农推翻旧制度,建立非资本主义的民主政权去实现民族解放、劳动解放和新的国际秩序的道路。

五四运动的左翼,后来创建了中国共产党,组织工农群众发动「打倒列强除军阀」的国民革命。

五四运动的右翼,继续拥护西方帝国主义,先后支持屠杀共产党和革命群众的北洋军阀政权和国民党政权。

今天企图通过抹去五四的反帝性质,宣称五四运动所提倡的「民主与科学」就是资本主义制度及其意识形态的那些人,就是五四运动的右翼的传人。

四:「左翼」和右派的上帝美国所实践的「民主与科学」

从中共领导工农推翻大资本大地主的国民党政权开始,美国帝国主义一直努力重夺对中国大陆的控制权。美帝在1970年代因不能同时对抗中苏,诱使中共反苏而不得不终止对中国的经济封锁;在1980年代,美国大力策反大陆知识份子和高级官僚,为1989年的事变作思想上和组织上的准备;到1990年代末、2000年代初,美国对中国的军事挑衅一度有升级之势,但因其侵占阿富汗、伊拉克而搁置;到2008年世界资本主义大衰退爆发后,遏制中国再次正式成为美国国家战略,特朗普竞选总统的承诺之一,是要比奥巴马更进取地全方面压制中国。

曼宁、斯诺登和阿桑奇的揭发让我们知道,美国不只是全世界最残暴的军事霸权,还在监控互联网和全世界人民的电讯纪录,连它的盟国的政要都在监控范围之内。维基解密公布的希拉里电邮更告诉世人,美国政府纵容沙特阿拉伯、卡塔尔等反动政权,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炮制了所谓伊斯兰国;希拉里更吹嘘自己击杀卡扎菲、毁灭利比亚国家的「功绩」⋯⋯

今天,美国在中国周边部署了400多个军事基地,加紧对伊朗的经济制裁,威胁侵略古巴和委内瑞拉,支持以色列军队对巴勒斯坦人民的无差别屠杀⋯⋯

对于以上种种,厕身泛民之中的「左翼」,说中、美都是帝国主义国家,但中国对香港威胁更大,因此要将批评的主要火力射向中共。不像他们那样的都是五毛。

香港这类「左翼」效法的,以《雅各宾》为代表的民主党「左翼」,则指中国的廉价劳工抢去了美国工人的饭碗,中国发展所造成的污染正在毁灭美国和西方的生存空间,中国是没有民主的最变态的资本主义帝国,美国「左翼」要全力支持港台大陆民运云云。他们力挺的桑德斯(如同美国工运领导层一样)支持特朗普严打中国货、要严格限制外劳入境、绝对维护美国的世界领导地位等等,他们认为只要注意修辞,最好加上「这都是为了美国劳动人民的福祉」的字句,都是很好的;至于他们的最大明星AOC,支持民主党领导层推翻委内瑞拉马杜罗政府的立场,他们则缄默处之。

近日,《雅各宾》评论五四运动的文章指出:由包括美国联邦政府在内的西方列强资助的「独立工运」团体所指挥的自称「毛派」(注意:这些人强调中美之间一旦爆发战争,他们要让中国失败),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才是真正的五四精神的传人。

就这样,五四运动在一百年前反对的帝国主义及其仆从,在今天不只要垄断五四的解释权,简直就要据为己有。

五:李大钊、王凡西、陈映真

王凡西在其《双山回忆录》中,叙述了他在1925年五卅运动期间,看破了他曾经认同的五四右翼胡适和梁启超等人提倡的为学问而学问、实则意图防止进步青年参与反帝群众运动的面具,走向了李大钊、陈独秀的阵营。在谈论李大钊遇害时,王凡西提及了这些细节:日本帝国主义者获得了驻京列强的一致同意,让张作霖的军警武装进入使馆区、强闯苏联大使馆抓捕李大钊等人。据说,张作霖面对舆论压力,曾一度不知该如何处置李大钊等共产党领袖。但「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介石这时候发出密电、力促杀害,张作霖才下定决心。

蒋介石在1927年4月12日在上海开始反共大屠杀,李大钊等共产党北方领袖在4月28日被张作霖杀害。

1950年代,蒋介石逃往台湾后,在美国的支持下,进行了彻底铲除中共势力的白色恐怖。所有关于马克思主义和中国革命的书籍,关于五四运动和新文化运动的左翼思想、包括鲁迅的著作,都被打入地下。陈映真在当年阴森的、唯美国是从的「现代文化」荒漠中,通过这些著作找到了自己的政治指针和创作目的。他后来尖锐地指出,冷战和内战的双战结构,窒碍了台湾社会的真正民主和进步。

五四运动的右翼,当年是支持反共大屠杀的。现在他们的传人企图独占五四的解释权,可以看作是思想上的「剿共」,企图在人们的思维中彻底抹杀当年的死难革命者和社会主义的理想和实践、宣扬除资本主义制度外别无选择的历史终结论。

六:个人思想的回顾

泛民与土独势力拥有共同的反共反中思想基础,在行动上最终亦殊途同归。在香港特区体制下,泛民从来没有可能成为执政党,加上十年来美国霸权衰落、促使中共倒台的「建设民主中国」方案日益渺茫,泛民不断趋向土独的「自决」主张,让其受众以为,只有不断挑战甚至否定「一国」,才能「保住」「两制」,即国际金融资本和香港垄断资本得以兴旺的「自由」和「民主」。

在我服膺激进自由派的社运思想时,我曾经认同关于港台两地的「自由民主」正在「不断被中共蚕食」的说法。在今天,我认为这种「被害者」的「自卫性」的说法的背后,是港台亲西方势力对于中国发展的充满攻击性的恐惧与仇恨。

他们不能面对、无法解释,世界、美国和港台资本主义尽管有「自由民主」,但仍然陷入低迷常态的真实原因。为了给自己解套,他们构造了中国因为「犯规」、完全没有自由民主,通过所谓「低人权优势」,促成了自己的高速发展和「自由世界」的经济萧条。

在这个童话之中,他们完全没有提及西方及其附庸经济的金融化、投机化,就是在金融资本控制的「民主制度」之下发生的;他们也完全没有提及由西方直接或间接控制的、有「自由民主」体制但劳动条件比中国大陆还差很多(即「低人权优势」更大,而政治体制「更优」)的那些地方,为什么还没有发生比中国更全面、更快速的脱贫和发展。在「捍卫自由民主」、乃至「捍卫工人/弱势权益」的旗帜之下,港台两地的所谓民主派,正在赞赏甚至怂恿美国推动旨在打翻中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攻势。总言之,港台亲西方势力是在借批判大陆官僚政权的独裁专制,去贩卖比官僚政权更专横更残暴、但因在「自由民主」的包装之下更加牢固的臣服美国的新殖民体制。

下面的几件事情,对我的思想转变有重要的意义:

1)泛民「左翼」为顾及他们的主流泛民「战友」的选情,高调支持外佣(通过他们的法律界「战友」)为争取居港权而打官司、但不主张外佣应有居港权。在外佣败诉后,「左翼」自己没有推动修法、也没有推动(公开坚决反对外佣居港权的)主流泛民修法,而是让这件事在遗忘中烂掉。从此,我明白了他们的所谓「国际主义」的极限,是亲美泛民政客的饭票。当然,这不妨碍「左翼」理直气壮地将同样反对外佣居港权的建制派扣上法西斯的帽子,和批判大陆户籍制度对人民自由流动权利的损害——哪怕「左翼」同时也鼓吹「重夺」大陆进港移民的「审批权」,严厉批判特区政府利用大陆新移民制造廉价劳工、恶化本土港人的生活环境等等。

2)我意识到,资本主义普选制度的资本利益集团轮庄、瓜分公职,并不是真正的民主自由;

3)通过了解历史,我意识到了「港台受中国欺压」的说法是一种政治上的谵妄。香港和台湾,是帝国主义列强在中国首先侵占的土地。在殖民统治期间,除了极少数的「高等华人」外,两地人民都被英、日帝国主义统治者排除出政权机关(港英末期实行议会直选,但从没有改动总督独裁制),两地都是种族主义横行的地方,没有任何自由民主。港台在清末以来作为帝国主义列强侵略和掠夺中国大陆的桥头堡,加上冷战期间处于西方阵营的反共最前线,在百多年间曾远比中国大陆繁荣。这使两地民众普遍产生了被外国人殖民统治,使自己脱离了中国的穷脏乱、进入了「文明」的真实感受。这种感受之强烈和真实,进一步创造了港台两地因殖民主义而享有资本主义自由民主的神话。过去十年来,国际经济力量的对比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长年只把中国大陆当作是血汗工厂和廉价乐园的港台亲帝人士,开始将中国大陆的脱贫致富,看作是对自己的权势的威胁。

口头上追求民主自由平等的人们,将在全世界施暴的帝国主义列强视为自己的真正祖国,并在自由民主的名义下延续列强对于中国大陆的蔑视和仇恨。这种可鄙复可悲的思想,我是不能再接受的了。

4)我曾经对中共政权成立以来的所有政治运动都抱持鄙视否定的态度,没有尝试了解他们的来龙去脉,只将他们视为中共独特的变态的证据。在了解相关历史,和西方列强在相应的历史阶段更加血淋淋的情况之后,我不能再坚持以往的毫不自知的双重标准。

5)我见识了一个自称无政府主义的社运大佬,收取美国资助的反共政党的资金,招募运动者做走路工,而且还给予理论解释的事情。我从此思考所谓社运在社会上的实际作用,我意识到他们多数与反对资本主义无关,而实际上是亲帝(即最强最恶的资本主义列强)势力的仆从。这种「以运动为职业」,实际上就是当权贵的奴隶,与劳苦大众绝缘。

总言之,我脱离了「从香港看香港,从香港看中国,从香港看世界」的视角(实际上就是港英殖民精英设定的框架),开始从世界历史的角度,特别是各地人民反对帝国主义、争取独立自由和劳动者的解放的角度,认识包括香港和台湾在内的中国近现代史。

 

分享文章

5 Comments

  1. zzh
    2019年06月06日 @ 4:22 下午

    作者的认识、立场转变的很好,港台这两个地方太小了,怎么能从这两个地方为起点去分析大陆的政治和经济呢?

    Reply

  2. Yeung Tan Kwan
    2019年06月25日 @ 9:25 上午

    作者思维清晰,香港小见!见香港现在的年青人,可预视再一代后香港的状况!

    Reply

  3. 中国人
    2020年05月04日 @ 5:09 下午

    废话连篇 妖言惑众 散播谣言 未读历史 唔了解政治 唔好走出嚟 播毒

    Reply

  4. billyggg
    2020年05月12日 @ 7:06 上午

    64的左翼属性被长时间忽视了,一是右翼冥运人士抢占话语权,二是中共防左甚于警右,总之因为历史都是当代史,关于左翼的部分即然没人要就抛弃了。不过近来左翼位面的64史被在发现,是否反过来说明当代史的一些变化呢

    Reply

  5. 大陆托派
    2020年06月28日 @ 7:01 上午

    作者,你犯了一个极其不应该犯的错误:把中国视为社会主义国家。
    现在的中国是地地道道的资本主义列强。和美帝、俄帝一样。

    Reply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