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精神的回歸、繼承和超越 勞苦大眾應如何應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中共官方紀念五四運動100週年會場禮台局部。1919-2019年之間的風雲變局,到底意味著什麼?

中共日前高調紀念五四運動一百週年。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紀念大會上講話,指五四運動是一場「徹底反帝反封建」的運動,頌揚其「愛國、進步、民主、科學」的精神,強調五四精神的核心是愛國主義,勉勵年青人要堅持馬克思主義和中共的領導、熱愛祖國、為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而奮鬥。

五四運動作為中國近現代史的轉折點,是代表各個社會階級階層的黨派的必爭之地。「學生運動」、「民主運動」、「愛國運動」、「反帝運動」等詞彙,因應不同階級階層的利益,在各黨派的輿論中,可以有全然不同的取捨、也會出現截然不同的含義。

主流右派批評中共的五四觀強調愛國、淡化民主。對這些右派來說,「民主」是以西方帝國主義國家為典範的資本主義制度。

資本主義「民主」
在資本主義制度之中,大資產階級通過擁有主要生產資料,在事實上掌握最大份額的社會財富,並控制國家機器和主導思想輿論。在這種制度之中,極少數的資本權貴以維護私有產權和利潤最大化的根本原則,剝削、壓迫和統治絕大多數的勞動人民。在資本主義制度之中的行政立法機關選舉和政黨輪替,建立在承認資本統治的憲政基礎之上,是維護社會穩定的官職分配機制,不會也不可能動搖大資產階級的根本利益。

事實上,五四運動所提倡的民主,即所謂「外爭國權、內除國賊」,正是對於西方帝國主義體制的正面批判。「外爭國權」即反對帝國主義對於當年包括中國在內的一切弱小民族的殖民壓迫和宰割、要建立各國真正平起平坐的新的國際秩序;「內除國賊」除了要求革除直接與帝國主義列強勾結、出賣國家主權的腐敗官員之外,更要求推翻中國國內使這種交易得以成立的權力結構。

辛亥革命之後,中國結束了帝制,成為了資產階級共和國,設立了總統、內閣、國會等政權機關和實施了相應的的選舉安排。按照今日極右派的觀點,1919年的中國就已經是「民主中國」,五四運動不過是過激學生的暴力騷亂,不但破壞當年「民主中國」與「國際社會」(即西方列強)的良好關係和平穩發展、更是為共產極權播下種子的罪行。

1919年的「民主中國」
主流右派宣傳五四運動是追求資產階級民主制的運動,「忘記」了當年的中國就在西方帝國主義列強的贊助下實踐資產階級民主制;極右派宣傳,只要沒有所謂過激派的叛亂,1919年的「民主中國」最終會成為西方帝國主義那樣的「一流國家」。他們的這些說法,都迴避了關鍵的事實:在「中華民國」的旗號和制度之下,掌握實權的是清末形成的北洋軍閥和其他地區的地主-官僚-買辦-軍人集團。當年佔中國人口絕大多數的農民,繼續被官僚地主實行宗法統治,在肉體上還是精神上,特別是女性,都處於無權的地位;而城市則是帝國主義和買辦資本支配的半殖民社會。帝國主義列強為擴大各自的勢力範圍,策動各省軍閥集團展開爭奪地盤的混戰。當年的「民主中國」,是一個貧窮落後、戰亂頻繁,大多數人民的生命短暫而殘酷,弱肉強食森林法則主宰一切的社會。

為五四運動做思想準備的新文化運動,就是要拔除這種權力結構的思想基礎。以科學取代以儒家宗法制為核心的封建禮教,以民主結束列強軍閥官僚地主的獨裁統治。在一次大戰期間,西方列強因歐戰無暇經營東亞、容許北洋政府參戰,中國的民族資本得到了顯著的發展、產業工人階級在大城市誕生。這一度加強了主張新文化的知識份子的信心,以為西方列強的戰勝將會有助於提升中國的國際地位、甚至以「戰勝國」的一員成為西方列強的平等合作夥伴。在老牌帝國主義列強英法均受重創,德國和奧匈帝國戰敗,中歐東歐多國工人響應俄國十月革命的號召發動革命鬥爭的背景下,美國總統威爾遜為重建戰後世界資本主義秩序,宣傳了包括「民族自決」在內的「十四點和平原則」。

世界共產主義運動的起飛
在反對帝國主義世界大戰、要求民主和平、推翻君主專制、實現工人監督生產和廢除封建土地所有制的革命洪流之中,俄國布爾什維克黨領導工人、農民和士兵推翻了親西方的資產階級臨時政府,在1917年11月7日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政權。受到俄國革命的影響,德國工人和士兵在1918年11月發動了起義和總罷工,推翻德國霍亨索倫王朝、結束了第一次世界大戰。1919年3月,共產國際成立,領導革命的國際工人運動,開展與世界資本主義的鬥爭。

在1918年10月,回應北洋政府和自由派將一戰的結局奉為「公理戰勝強權」,李大釗就敏銳地指出:一次大戰的結束,是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布爾什維主義,而不是西方列強,打倒了軍國主義,是列寧、托洛茨基和李卜克內西的勝利,而不是威爾遜的功業。李大釗進一步說,聯合全世界無產庶民建立蘇維埃政權的國際社會主義世界革命,將會在20世紀橫掃反動勢力——「試看將來的環球,必是赤旗的世界!」

西方列強在巴黎和會上,證實了他們的所謂「民族自決」,只是宰割戰敗國的冠冕堂皇的藉口,不適用於戰勝國本國國內的被壓迫民族,更絕對不適用於戰勝國的海外殖民地。他們高歌的自由民主,同時也只是鎮壓革命工人運動、絞殺蘇維埃俄國的冠冕堂皇的招牌,在這個旗號下,他們發動了國際性的白色恐怖,竭力保衛私有產權和資本主義。西方列強無視中國收回山東的正當訴求,將其交予日本帝國主義,在中國人民的眼前,徹底暴露了自由主義「公理」的真相:那是霸佔世界的強盜們瓜分世界、宰割弱小民族的虛偽宣傳。

中國革命的回顧與展望
五四運動的左翼,在數年後成為了組建中國共產黨的核心人物。五四運動的右翼,則繼續以普世價值的名義,效忠西方帝國主義。民族民主運動的這種左右分裂,不只在中國發生,而是當年被壓迫民族的普遍現象。與此相適應的,是帝國主義國家工人運動的左右分裂:左派形成作為共產國際支部的共產黨,右派則繼續在社民黨、工黨等名義下成為在一戰前曾完全排拒工人代表參與的資本主義政權的台柱。中共在這個進程之中的獨特之處,在於其沒有像共產國際的多數支部般徹底地成為蘇聯斯大林官僚政權的棋子,而是以跌跌撞撞、左搖右擺的方式,最終獨立自主地奪取政權。今日的中國大陸在發展水平和人民權利上之所以遠遠超越印度和印尼兩個存在和曾有龐大的共產黨運動的落後國家,根源即在於此。

七十年前,中共領導百萬工農武裝粉碎了美國贊助的國民黨政權,結束了大資產階級和大地主在中國大陸的統治,建立了一個效法斯大林官僚集權體制的官僚化的工人國家。在西方列強封鎖、蘇聯提供起始技術和人民不懈奮鬥的背景下,中國差不多從零開始,在三十年間建立了比較完整的工業體系。中國大陸脫離了帝國主義的統治、實現了民族獨立和統一,獲得了相對自主發展的能力,並在公有制為主體、即以增進國計民生而非私人利潤為主要驅動力的經濟制度下,大大提高了中國人民的生活水平和人均壽命。在西方解除封鎖,中國得以全面參與世界市場的四十年來,中國形成了世界規模最大的製造能力,並在部分科技部門追趕上世界先進水平。全世界最大規模的產業工人階級,在中國大陸誕生了。

一百年前,中國和世界各國的先進分子看破了西方普世價值的虛偽宣傳和資產階級民主制的獨裁實質,走上了通過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實現民族解放和勞動解放的道路。一百年後的今天,世界資本主義陷入了長年的停滯、西方帝國主義及其金融貴族掌控的「民主制」亦陷入了深重的危機,作為建制兩大傳統台柱的保守右派政黨和社民改良政黨步入了瓦解的進程,被各種「左」右民粹所取代。資產階級民主制正在再次面臨短路,各種右派威權甚至法西斯主義重新抬頭。

五四運動百週年之際,我們面臨的是另一場名乎其實的「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建立主要生產資料的民主公有制、特別是剝奪金融資本,粉碎資本主義國家機器建立勞動者的政權,是資本主義國家工人階級的迫在眉睫的任務。在中國,要保衛中國革命七十年的成果,防止帝國主義和國內反動勢力以普世價值政治和新自由主義經濟學的名義溶解國有經濟、復辟1919年存在的那種「民主中國」,就必須要重新高舉當年李大釗等先鋒分子所樹立的國際共產主義的旗幟,超越官僚政權所推廣的順應各國民族主義、與帝國主義和平共處的「愛國主義」,為以世界社會主義為目標的工人階級政權而鬥爭。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