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的啓示

6月9日,香港民間人權陣線主辦反逃犯條例遊行。主辦方稱參與人數達到103萬人。(法新社圖片)

編按:這是讀者尹先生的投稿。

香港逃犯條例修訂的條文本身是明確的,啟動條件之一是必須觸犯香港和引渡申請地都認為是刑事犯罪的行為,特區政府亦多次宣佈此例不適用於政治案件。但顯然,經濟犯罪也可以帶有政治性質,例如加拿大應美國要求拘押、準備引渡華為高層到美國受審,理由就是華為涉嫌違反美國對伊朗施加的經濟制裁。華為之所以成為了美國司法打擊的對象,正是它有可能突破美國的技術和經濟壟斷。同樣,香港修訂逃犯條例涵蓋的部分經濟犯罪,也可能存在政治意味。例如:西方列強或資本家賄賂中共官員或社會團體負責人;中共官員販賣政府經濟情報,或虧空公款,經香港潛逃或把贓款匯到外國等等。在中美鬥爭加劇的背景下,司法將無可避免地成為雙方強化國家安全、整肅隱患的重要環節,這是任何修辭都不能掩蓋的。

泛民陣營在6月9日舉行的反對修例的遊行,據報超過一百萬人參加,比零三七一和佔領中環還多。在這次大遊行之前,政府和反對派就具體條文的處理是:政府為了立法會能順利通過修訂,而對香港大資產階級作出了大量的讓步;泛民則主要是傳播恐慌,斷然反對任何將犯罪嫌疑人引渡到中國大陸的可能,乃至設法迫使政府擱置這次修例。

泛民陣營之可以動員大量市民參與這次遊行,歸根究底的最重要的原因,是香港存在對中共政權沒有信心的龐大群眾。而司法制度,則是中共政治制度之中,泛民主派最恐懼的一環。2014年佔領中環之後,反共政治運動日漸常態化,這次大遊行是泛民運動街頭化多年積累的結果。

香港回歸中國超過二十年,一般香港市民至今仍然未能對中國的政治和司法制度抱有信心,除了具體的政治個案之外,主要是出於殖民主義意識形態在香港始終沒有被處理。儘管香港和大陸在經濟上越來越融合,到大陸工作甚至生活的人越來越多,但泛民政黨媒體訴諸反共宣傳時仍獲得大量積極的迴響,多項調查亦顯示香港市民、特別是青少年的中國認同,在回歸後不增反減。

政治力量對比的消長是一個運動的過程,構成香港政治問題和思想內容的因素,從來都不只是內在於香港,即只有中共政權、特區政府、建制派以及泛民土獨陣營等的參與——國際上的因素亦通過香港內部起到重要的作用。越來越多的在回歸後成長的年輕人,儘管從來沒有經歷港英殖民統治,但價值觀完全建立在殖民主義意識形態上,以議會民主、自由主義為絕對指標,但又不了解此兩者在實際上就是金權政治最精緻的表現,也是列強統治弱國的手段之一;無視落後國家發展時遇到的種種不公和打壓,又漠視歐美國家打壓異己、監控網絡、窮兵黷武等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甚至以此為榜樣。回歸二十多年來,中共政權和特區政府為實行「一國兩制」而不處理殖民主義意識形態,這就是香港重大政治危機的根源。

部分泛民土獨人士公開地期待中美貿易戰拖垮中國大陸、希望特朗普政府加大力量制裁中國,以換取香港政府撤回逃犯修訂條例,以為只有中國受壓、香港才不會遭殃,這種說法固然幼稚淺薄,但倒是再次表明了這些人站在全世界最強橫的資本霸權的陣營的事實。從特區政府提出逃犯修訂條例和作出各種妥協的過程看,這很可能是中方回應美國貿易戰的舉措:捉拿貪官奸商歸案、收緊資本外逃。

英加外長日前發表聲明表示關注這次修訂,指修訂會危害兩國在港公民;歐盟也就此事發出外交照會,美國也表示關注。這種現象可以為我們上面提出的觀點佐證。眾所周知,西方列強都有大量公民進出中國大陸和在該地居住,如果他們真正擔心中國司法制度,他們早該從中國大陸撤僑,又何需到現在才作出這樣的表態?換另一個角度:西方列強擔心他們在港的公民會受影響,但到底是哪一部分人,才可能觸犯判刑可能七年以上、在香港和大陸都是刑事罪行的活動,而可能被「送中」?

姑勿論我們信不信逃犯修訂條例是否真的如特區政府所言不適用於政治案件,又或者我們相不相信中國的司法制度,條例原案的條文至少在紙面上以經濟犯罪活動為重要目標,但隨著特區政府將可能判刑門檻提高至七年,當中意義已大打折扣。圍繞修例的鬥爭,同具體條文的關係不大,已演變為公然的政治攻防。

泛民陣營通過傳播恐懼動員群眾。他們的領袖未必害怕中共,但他們成功地加強了香港市民的恐共情緒,現在說到連講真話做好事也會被「送中」。但在另一方面,若中共或建制派以為泛民這種訴諸非理性的做法終會黔驢技窮,或以為被「煽動」的都只是「廢青」而已,那便是大錯特錯。從來沒有什麼煽動不煽動,每一個人都是從社會各方面得到知識和思想,從而產生個人想法,想法可以有深有淺,但終歸是他們自己所看所見的,是進入了他們腦海的東西。若只是小兒科的、甚至只有白痴才會相信的「煽惑」,香港又何以會出現今天這個局面。貿易可以是戰爭,文化輿論也可以是戰爭。

真正的問題,是泛民土獨陣營成功地通過他們的各種教育和宣傳陣地,說服大量市民他們的那一套不只符合他們的切身利益,而且還「順應普世價值」。

香港的現狀,正正說明中共在政治上是何其失敗。以愛國統一戰線——即中共在港組織同香港大資產階級組成的政治聯盟——為方針,收攬各色投機取巧和保守無知的政客,竭力維護香港的極端資本主義現狀,將改革社會的話語完全讓給泛民土獨陣營。作為中共官僚和香港大資本苟合的「聯盟」,建制派從不亦不能訴諸勞苦大眾、也沒有改造社會的理想,只剩下愛國愛港悶聲發大財一類的廢話。代表香港大資產階級的自由黨正在重演2003年的故事,「愛國統一戰線」正在公然地剝落為只剩下中共組織的,要求維持「正常的」香港資本主義的怪異現象。

這幾天,香港仿似回到佔中前夕。可預見,在目前的情況下,這類以親政府和反政府為界、在實際上是中美代理戰爭的政治運動只會越來越多。香港獨立不會發生,但「香港獨立」,將會日益成為列強認同、泛民勢力不得不「活用」的「政治旗幟」;另一方面,當下的特區政府以及建制派也沒有任何促使香港走出死局的能力;渴望香港能「結束政治爭拗」的幻想,只是鄉愿而已,早可休矣。現在正是百年一遇的全球性大鬥爭的序幕,國際共產主義運動若不能及早重整思想、重振旗鼓,我們將會墮進野蠻的深淵。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