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航机师罢工的启示

2019年2月8日,台湾交通部主管官员在记者会上宣称:华航是『65%民股的上市公司』,交通部只能向华航高管提议。 (翻摄自三立LIVE新闻Youtube频道)

台湾华航机师工会在2018年8月投票通过罢工,原来拟在中秋节举行罢工,但因为接受政府的介入而搁置,同意与资方就工会的二十一项要求进行为期一年的协商。但经历半年的劳资谈判,工会感到资方只是拖延,根本没有诚意就任何项目达成协议,因此决定执行去年的决议,在春节期间发动罢工。

2月9日,劳资双方进行了罢工开始后的首次协商。会议开了超过六个小时,工会的五大要求只谈及了第一项,工会方面即使三度妥协,接受资方以飞航执勤时间为基准、不包括报到准备和降落后等相关工时来讨论改善疲劳航班的安排,但资方仍坚拒让步。即使工会接受交通部提议降低要求,即要求飞行时间7.5小时以上派遣三人(加上约2.5小时起飞前后的工作即10小时的工时),12小时以上派遣四人,资方仍然拒绝,导致谈判破裂。

这是台湾的第一次机师罢工。因在春节发动,有不少旅客受到影响。资方态度强硬,并宣传机师是因不满酒精测试而闹事,炒作舆论抹黑工会。蔡英文在2016年6月华航空服员罢工时,曾称「若非忍无可忍,不会罢工」和宣布「我不会让你们孤单」。此一时彼一时,蔡英文只以「谢谢」回答媒体关于机师罢工的询问。时移势易,当年以攻击马英九政府任命的华航高层为己任的绿色媒体,近乎条件反射地抹蓝这次机师罢工。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自由时报》诽谤罢工的领导者之一、机师工会研究员陈柏谦为国民党党工,极其恶劣地煽动亲绿舆论,企图淹没工会反对过劳、捍卫飞安的正义诉求。

在消费至上的社会氛围下,机师罢工引来一片谩骂声,不少网民批评机师工会,甚至要求政府取缔他们的罢工权利。反对罢工的民众似乎没有意识到的是,机师工会反对过劳、要求资方确保充足人手执勤,就是在维护消费者的安全。罢工机师和消费者的利益不但并不抵触,消费者还应当支持罢工机师反对华航资方那些顾及飞安、公司就会丧失竞争力的谬论。如果机师继续哑忍超时工作,强迫自己疲劳驾驶,不仅是损害自己的健康、还是在拿乘客的生命做赌注。在财阀政阀的宣传之中,这个简单不过的道理,如果不被说成是横蛮无理、别有用心,就干脆被直接无视。

台湾政府除了以「捍卫民主自由」一类的说词包装反中亲美日的政策,掩饰其无力振兴经济、增进人民福祉的真相,它唯一的具体作为,就是打压劳工向资本献媚。曾经要求蔡英文兑现「英派革新」的那些「左翼」团体,面对的是这一类「政绩」:砍除七天假期、废除工人连续工作六天必须休假一天的法律。

「左翼」长年宣扬的资产阶级政府干预、进而通过资产阶级国营拯救工人的药方,在这次罢工中也遭遇无情的否定。台湾政府透过交通部、行政院和劳动部持有华航超过45%的股权,是行使任免华航高层权力的最大股东。面对关于台湾政府为何不能直接解决罢工机师诉求的问题,主管官员竟然宣称华航是私人控股的上市公司,政府只能对华航高层提议、不能干预公司治理。台湾政府宣称自己只是中立的调停者,但实际上与华航高层唱双簧、企图软硬兼施瓦解罢工,在2月9日的协商中已表露无遗。

冷战结束后,资本主义的「自由民主」——即极少数人剥削压迫大多数人,劳动人民定期「选择」哪一个由财阀控制的党派统治自己的「选主」体制,以及这种制度之下的「左」右主流政党——第一次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遭遇大量民众的质疑和挑战。因为「左翼」和「社运」长年支持与保守右派合作推行新自由主义政策的社会民主派政党,西方各国劳动者对日益严峻的就业状况和不断恶化的生活条件的不满,目前不是被极右的排外党派吸纳,在政治上更落后的国家、例如美国,就被自称「民主社会主义」的社民派用「政府救世」的宣传误导。

台湾第一次的机师罢工,在政治上更加荒芜的背景下发生。但世界资本主义危机的深入发展,将会日益向人们提出这个十万火急的任务:工人不但需要工会成为自觉地捍卫本身当前利益的「自在阶级」,还需要革命的社会主义政党、脱离一切资产阶级势力的操弄,成为有意识地建立自己的政权、成为全世界的主人翁的「自为阶级」。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