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澤克是怎麼樣的「激進左翼」? 從所謂世紀辯論談起

盧惠民:

在評論齊澤克在所謂世紀辯論中代表「馬克思主義」的資格之前,我們不妨回顧一下他此前的若干言行:

2010年,齊澤克評論某羅姆人家族在斯洛文尼亞被法西斯份子和警察打殺和驅逐的事件,指這些羅姆人整天毆鬥偷竊、滋擾良民,危害本土核心價值,是該打該殺的云云。事實上,這是行兇者的宣傳,受害人完全沒有這些行為。[1]齊澤克曰:When the TV reporters interviewed the “racists” from the town, it became clear they were a group of people frightened by the constant fighting and shooting in the Roma camp, by the theft of animals from their farms, and by other forms of minor harassment. It is all too easy to say (as did the liberals) that the Roma way of life is (also) a consequence of centuries of exclusion and mistreatment, that the townspeople should be more receptive to the Roma, and so on and so forth. What nobody was prepared to do vis-à-vis the local “racists” was offer concrete solutions for the very real problems the Roma camp evidently posed for them. Living in the End Times (2010) p.45–46.

2011年,齊澤克在「佔領華爾街」現場發表演說,以中國為美國「敵國」的立場「論證」共產主義的失敗,宣布「我們不(要)是共產主義者」,完全順從佔領參與者的自由派反共成見之餘,更為其最終被親民主黨的「左翼」和「社運」溶解添一分力。

2015年,齊澤克評論《查理周報》遇襲事件,稱此案的要害是穆斯林殺害了非穆斯林(請注意:兇手和死者都是法國公民)、是「伊斯蘭教對自由主義核心價值的挑戰」。齊澤克繼而宣稱,以同樣的名義動員了十幾萬軍警戒嚴、勒令學校懲治拒絕默哀的學生、為《查理週報》注資、推出侵害私隱的情報法案的法帝政權及其自由派的吹鼓手們是「無能的」,要求「激進左翼」要馬上起來全力支持他們。

2019年,齊澤克指點難民潮。他一面說「我們」是造成難民潮的「共謀」,另一面說關於難民犯罪的宣傳「是真的」,主張禁止難民進入歐洲;與此同時,他宣布共產主義的失敗,造成了「一種新形式的致命恐怖」的誕生。在這裏,齊澤克再次展現了他的保守、反共、歐洲中心主義和沙文主義的「根本原則」。

以上都是垂手可得的公開資料,但不少「左翼」偏偏還是為齊澤克戴上「激進左翼」甚至(他本人已經否定多次的)「共產主義者」的「桂冠」。

這樣的一個人,竟然被為數不少的「左翼」吹捧為「激進左翼」和「共產主義」的「哲學明星」,說明了這些人對待共產主義的理論和實踐的真實態度、還有他們的真正階級立場:

他們的「馬克思主義」是在資產階級學術界混飯吃的玩意兒;
他們的「激進」是在輿論市場上興風作浪的行為藝術;
他們的「共產主義」是變相捍衛現實存在的資本帝國霸權的敵托邦。

總言之,這些人是落第的自由派讀書人,齊澤克就是他們的表表者


SRSL:

當下自稱左翼的輿論水平,往往比資產階級主流更不堪。就以齊澤克彼得森的所謂世紀辯論為例,《雅各賓》說兩者都持有資產階級悲觀主義思想,不同處在於齊澤克沒有由此得出反社會主義結論云云。

相比之下,《衛報》這篇自由派教授的評論,就直截了當地指出:齊、彼都憎恨共產主義(即理論上和實踐上的無產階級專政),不同處在於齊承認資本主義制度存在本質上的矛盾,但兩者都一致認為國家需要規管資本主義。至於反對自由派政治正確,此兩人站在保守主義的角度,也是完全一致的。

事實上,齊澤克從出道以來就是反共急先鋒,在南斯拉夫瓦解之時,他將民族平等、性別平等、勞動權益等共產黨主張過的政策一律視為「不合時宜的政治正確」,主張徹底清除赤化、實現全面的自由市場經濟,以此為綱做右派政黨的總統候選人。

數年前,齊澤克明確支持斯諾文尼亞軍警打殺驅逐羅姆人,說這些人就是男盜女娼,要捍衛西方文明就必須驅趕他們,你們這些西方書呆懂個啥?對於歐洲的所謂的穆斯林問題,齊澤克的立場同公然的極右完全沒有區別。

就是這樣的一個公然的反共右派,因為以拉康心理分析的名義製作所謂變態文化評論、投西方反共學界的所好,加上各種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語無倫次表演,竟然被吹捧為「激進左派」,從BBC到「左翼」出版門閥都找他為馬克思主義作註解。

《雅各賓》寫手還沒有告訴你的是:他們的刊物正在拼命地將桑德斯的本土優先排外福利政策、呼籲特朗普對中國實施制裁、捍衛美帝世界霸權等公然的右派立場,包裝為「民主社會主義」。將齊澤克評價為左翼思想不夠健全的「傻瓜」、以及為桑德斯洗白,在本質上是同一回事。

這種現象告訴大家,目前99%的自稱左翼,都是以「思想」為商品的小販,炒賣垃圾創作談資是他們的生存法則。這一切離工人階級和任何形式的社會主義,都太遠了。

註釋

1 齊澤克曰:When the TV reporters interviewed the “racists” from the town, it became clear they were a group of people frightened by the constant fighting and shooting in the Roma camp, by the theft of animals from their farms, and by other forms of minor harassment. It is all too easy to say (as did the liberals) that the Roma way of life is (also) a consequence of centuries of exclusion and mistreatment, that the townspeople should be more receptive to the Roma, and so on and so forth. What nobody was prepared to do vis-à-vis the local “racists” was offer concrete solutions for the very real problems the Roma camp evidently posed for them. Living in the End Times (2010) p.45–46.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