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要为反共的「新亚」喝采?

钱穆对他的恩主蒋介石推崇备至,称赞他为「吾国历史人物中最具贞德之一人」、「我民族文化传统之代表」等等。本图左方红字是蒋介石对军法机关将徐会之处十五年徒刑的建议改为「应即枪决可也」的亲笔批示。

钱穆对他的恩主蒋介石推崇备至,称赞他为「吾国历史人物中最具贞德之一人」、「我民族文化传统之代表」等等。图左方红字是蒋介石在1951年11月,对军法机关将徐会之判处十五年徒刑的建议,改为「应即枪决可也」的亲笔批示。(网络图片)

中大校长沈祖尧最近在一篇网志鼓励学生「认识祖国」,并表明很不满一些看球赛时「不尊重」国歌的中大学生,还以钱穆所说的「你是中国人,不要忘记了中国!」为依据。这当然触动了泛民本土派的神经,他们争相报道了沈祖尧的这次甚具炒作性的政治出柜。

众所周知,钱穆是反共保守主义的重要代表,但沈祖尧却竟然要用钱穆的话去鼓励学生「认真思考」中华人民共和国及其国歌的意义。

毫不意外地,新亚学生会随即发表了一篇公开信「纠正」沈。公开信介绍钱穆为「逃避中共魔爪」南下来港办学,之后「远赴台湾」、生前不曾回过大陆的历史。离奇的是,公开信还郑重其事地宣布,钱穆在「每一个新亚人」的心中,有着「崇高而不可取代的地位」,而且为表示对钱穆的尊重,信末煞有介事地使用了民国纪年。

作为一个中大的过来人,我从没想过,那位只在中学中国文化科和各种大学通识教材里出现的钱穆,竟会这样俨然的被奉为「每一个新亚人」的神。据我个人的经验和观察,多数学生根本就对钱穆没有太大的兴趣;而且,大学通识的「中国文化要义」和书院通识的那些历史课,不就是众人不太深究、只求及格的东西吗?

我们这一代尽管有不少人声嘶力竭的反对「大中华主义」,要将「民主」牢固的锁定在「本土」之上,但为了「反驳」沈祖尧,也可以忽然推崇毕生支持封建专制的钱穆,以及钱穆效忠的比谁都更「大中华」的蒋介石「中华民国」。换言之,「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公开信所说的那种「新亚人」,其实就是港台常见的那种「公民」的代名词。这种「新亚人」或「公民」,为了反共反大陆,有时涂上「中华民国」的「蓝」、有时穿上台独的「绿」——更多时候,是「蓝」、「绿」混合的「香港本土」——至于能否自圆其说、有无自相矛盾,甚至对广大人民有利有害等等,倒是没有所谓的。

或许,画鬼魅始终是最容易的——反共「公民」或「新亚人」所描绘的「传统文化中国」,和某些「爱国者」所画出的、诉诸「血浓于水」的「中国认同」,不就是十分登对的镜像了么?

延伸阅读:
今日香港,明日台湾?反思港台社运串联话语(张智琦)
以及港台民粹运动各篇

新亚学生会在台湾「太阳花运动」期间发表照片,「不解释」的「守护台湾」。我们恰恰必须要问的是:是谁的台湾?(新亚学生会NASU脸书专页)

新亚学生会在台湾「太阳花运动」期间发表照片,「不解释」的「守护台湾」。
我们恰恰必须要问的是:谁的台湾?(新亚学生会NASU脸书专页)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