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健争议」 评论崔健们的幻想的两篇短文

崔健「批评」许志安(网络图片)

崔健「批评」许志安。(网络图片)

关于「许志安事件」
黎珊华
2015年12月5日

我觉得,崔健根本就不是在评论许志安的表现,而是以自己的幻想为标准,指人家的选择不符合他理想中的现代香港歌曲代表。崔健自己不接受港式流行歌就是香港主流,不愿意面对香港现时的排中情绪,将满脑子理想化、不现实的幻想寄托在一个以唱港式情歌作职业的歌手身上,他的评论不仅让观众听得一头雾水,对歌手也不公平。

参与这类歌唱比赛,选歌真的会有很深层的「寓意」吗?要继续留低不就是要得到多数人,也是听主流歌的人的认同吗?更何况同是评判的林忆莲,本身也是以唱主流情歌成名的歌手,「唱得好听、能感动人」就是成功,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你还祈求她能说出什么「寓意」?

情歌能够是多数国家和地区的乐坛主流,主因是「爱情」能将现实模糊,将社会现实、生活压迫的因由全部消失掉,「情歌」所塑造的大同世界二话不说就能引起听者的共鸣,最好贩卖、最不用深究。这个当然不是值得高兴的现象,但将不满诉诸职业歌者,这不仅是对象错了,而且根本不知问题所在。

我大概能理解崔健的期望,他当然希望听到商业情歌以外的东西,希望听到香港人反对大陆当局,而不是反中(大概就是他所说的「乱七八糟的报导」以外的东西),但这样的理想,是建基于个人幻想还是在事实之上?

崔健或许和不少自认反建制的艺者一样,将反建制的行为等同进步;但他似乎不了解的是,反叛的行为不一定进步,更取决于其主导思想——反对的是什么、要建构的又是什么。

真想问崔健,跟港式情歌风格无异的《撑起雨伞》,是「本世纪」的一股清流,还是另一种贩卖「不用深究」的港式情歌?


关于崔健们的幻想
赵平复
2015年12月5日

对于崔健「批评」许志安所引起的「争议」,我唯一的感想是:崔健的一类人,其实真的会愿意去「倾听」,那些广泛代表了香港当代青少年对于大陆的心声的那种「21世纪」的广东歌曲吗?

比方说,《核突支那Style》(在YouTube上点阅一万次以上的视频,约共有328万余次点阅),《蝗虫天下》(228万余次点阅)?

作为参考,比较「政治正确」的《撑起雨伞》,共有约247万余次点阅。

崔健一类人真的不能够说,只有《撑起雨伞》才有「代表香港」的资格吧?

认真的去追究的话,其实也是不可能将这些「政治不正确」和「政治正确」的民粹歌曲置于对立的位置的——用「政治正确」所表达的貌似文雅的歌词的背后,恰好就是「政治不正确」所表露的恐惧与憎恨。

也正正因为「政治不正确」的恐惧与憎恨所呈现出来的大陆和大陆人,被描绘为「共产暴政」的结果,所以才会有坚决反共反中的「反国教运动」。

崔健被大量鬼打墙的香港网民攻击为「大中华主义者」、「打压广东话」,乃至是某一种「共产党」,恰好就说明了崔健的一类大陆自由派(当然包括「左翼」,甚至「毛派」),只是活在自己的幻想世界中的傻子的窘态。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