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记萧红《生死场》

萧红本人设计的《生死场》封面。以「奴隶社」名义出版的《奴隶丛书》之一,在1935年出版。 创立「奴隶社」的鲁迅,有这样的解说:『这奴隶,是受压迫者,用来做丛书名,是表示了奴隶的反抗。所以,统治者和「正人君子」们,一看到这类字样就深痛恶绝,非禁止不可的。』

萧红本人设计的《生死场》封面。以「奴隶社」名义出版的《奴隶丛书》之一,在1935年出版。
创立「奴隶社」的鲁迅,有这样的解说:『这奴隶,是受压迫者,用来做丛书名,是表示了奴隶的反抗。所以,统治者和「正人君子」们,一看到这类字样就深痛恶绝,非禁止不可的。』

 

读完萧红的《生死场》,读毕以后有种难以平息、亦难以翻过去读下一篇的沉重感,或是觉得很想写点什么,这大概是萧红文字的力量,如同卷首的《弃儿》,同样读完后无法立刻翻去下一篇,中长篇的《生死场》,处理著更宏大的题材,亦因篇幅较长而写得更加详尽,令人更觉沉郁。

如鲁迅所言,这是一篇关于生死、挣扎的小说,从小小的农村,到女性、阶级,乃至国家命运,故事里每人不同的感受,态度和结果,又经历了各种取舍,萧红将小说中描写哈尔滨小村落中的大小事项写得极为精彩,好比为书中人物——为小村落作传。

小说中的生、死、又死不去,以及各种人事想法,如二里半不忍杀死老山羊、王婆将自身命运与待宰的老马扣连、赵三组织镰刀会欲起义,失败后一厥不振、金枝想出家,尼姑庵却早已荒废,直到最后二里半下定决心投靠革命军抗日⋯⋯个人、性别、阶级、国家的绝望与希望,同样是《生死场》的主题。

萧红在作品中将现实的恶劣毫不掩饰地揭露出来,却同时提醒读者尚有一丝希望、昂扬以及尊严,再借鲁迅于序中的说话:萧红会给读者以坚强和挣扎的力气。小说的覆蓋范围,早已超出了哈尔滨的角落,而展现了抗战及之前一段时间里不少中国人面对的命题以及其心境与选择。我一直认为自己难以感受到艰苦岁月以及战争到底所谓何事,《生死场》不直接写战争,却教我体会到战争,更让人仿佛置身于艰难的时代中。适逢昨天芦沟桥事变周年,仅以拙文作为记念。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