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6日的雙重意義

帝國主義者通過冷戰推翻蘇聯東歐集團、毀滅了俄國十月革命的直接成果。而今,帝國主義者企圖對中國發動「新冷戰」,徹底掃除對世界資本主義的體系性挑戰。(左:毛澤東和朱德在天安門城樓上觀看開國大典閱兵式。右:《紐約時報》報導戈爾巴喬夫宣佈蘇聯解體。圖片來自網絡。)

編按:本文轉載自「反資反帝連帶」FB專頁。

2021年12月26日是毛澤東誕辰128周年。從中國共產黨成立到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上宣佈人民共和國成立的28年期間,無數共產黨人和愛國群衆在爭取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的鬥爭中英勇犧牲,在中國大陸結束了帝國主義的統治。建國後,在萬分艱巨的内外環境中,歷盡挫折和苦難,人民共和國建立了公有制為主體的政經制度,實現了基本的工業化,在消滅貧困和社會發展方面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

面對資本帝國主義陷入長期衰落,美國爲首的列强推動圍堵中國的 「新冷戰」 的歷史轉折,中共呼籲帝國主義列强和平競爭、合作共贏,同時表示將堅決反擊任何企圖損害中國發展利益的行爲。然而,美國壟斷資本並不會安於其龐大的財富和支配地位,2008年以來陷入長期衰落的帝國主義體系,必須通過消滅競爭對手,大幅降低勞動者生活水平和大量消除相對剩餘資產等手段,才可以提振利潤率、根本地重啓景氣周期。中國的以公有制為主體的政經制度和規劃經濟,及其不斷改進人民福祉的目的和促進世界公平發展的抱負,和經過艱苦奮鬥所形成的、開始挑戰西方科技壟斷的强大產業能力,在根本上是與世界帝國主義體系水火不容的。

新冠疫情持續了兩年,還沒有退卻的跡象:除了中國,沒有任何工業化國家,包括很大程度上壟斷國際疫苗的研發、生產和市場的帝國主義列强,有組織全社會防控疫情的能力或意志。在有檢測和統計能力的地區,新冠疫情已經造成了超過500萬人死亡,數倍之多的病後青壯年健康遭受長期損害,各地醫療系統陷入崩潰的邊緣,五份之四的OECD國家的人均預期壽命正在出現倒退,大量中小企破產、兩極分化全面加速。與此同時,西方大藥企的利潤節節上升、疫苗繼續漲價,大多數前殖民地國家仍然面臨疫苗短缺。然而,因爲西方社會不存在强大的馬克思主義政治力量、消費主義文化鞏固和加强了極端個人主義和唯心主義,瀕臨破產、處於半失業或已經失業的中下層民衆,不但沒有產生反對資本主義、爭取社會主義的思潮,反而將自己對各國政府和大財團的不信和不滿,傾注到反疫苗、反口罩、反抗疫,甚至甩鍋中國投毒的反科學、反共、反人類的排外民粹運動。

歸根結底,「人類命運共同體」需要「理性的人們」的主導才能成事。西方帝國主義列强的執政集團及其制度邏輯,注定了只有符合利潤最大化目標的那些「理性」才會被採納和推行,這種做法則只能製造出非理性、反理性思潮橫行的社會。在自由主義日益「禮崩樂壞」的西方世界,從政府機關和主流傳媒開始,浸透整個社會的反智言行,既是資本主義危機惡化的病徵,也是它可能全面失智、不惜採用極端手段維持霸權的凶兆。兩次帝國主義世界大戰和冷戰的歷史已經告訴我們,唯一可以阻止帝國主義列强行凶、乃至解除壟斷資本武裝、建立為勞苦大衆服務的新制度的辦法,是發展「理性的人們」的强大輿論和政治力量——聯合西方社會之中真正反帝反資反殖、力圖建立平等新世界的人們,再造新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

30年前的今天,蘇共末代的官僚當局投降帝國主義、宣佈解散蘇聯,前加盟共和國的勞動人民遭遇了史無前例的浩劫,七十年血汗積累的公有財產被化爲寡頭私產,曾經世界第二的國民經濟和產業體系被肢解賤賣,為社會發展服務的規劃經濟被不擇手段獲利的投機倒把所取代。前蘇聯各國沒有得到西方列强所應許的美西式的天堂,反而加倍地墮入美國殖民地式的兩極分化的地獄——經濟崩潰、社會倒退,文化衰亡,婦女青少年權益一落千丈,老人病人自生自滅,勞動者淪爲寡頭的奴隸,國家成爲了黑社會的禁臠。俄羅斯開始打擊部分寡頭、恢復政府財力之後,才局部地抑制了國家全面瓦解的速度——西方對此的回應,是為寡頭們加上「民主鬥士」 的桂冠,無所不用其極地制裁和圍堵俄國,不惜扶植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的極右法西斯勢力上台。

12月26日也是毛澤東的誕辰。我們在紀念1949年中國革命的主要領導者的同時,也要汲取蘇聯滅亡的慘重教訓,認清敵友、推進世界革命的不斷前進。祝朋友們在新的一年進步!努力奮鬥!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