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左翼」「失语」的虚实

1933年4月,纳粹分子在柏林某商店橱窗上贴上杯葛标语:「德意志人!保护自己!不要光顾犹太人!」。在当下的香港,全力参与推动反共反中本土「民运」的「左翼」难以面对他们没有领导运动、而且还要通过极力洗白运动的极右性质在其中谋取地位的窘境,是他们的「失语」的全部内容。(照片来源:德国联邦档案)

敝人以为,喋喋不休的香港亲帝「左翼」关于他们在这场自己有份推波助澜的「民主海啸」之中的「失语」论,是似是而非的矫情话术。

香港「左翼」的99%以上首先是帝国主义「民主派」,他们的基本立场就是对于帝国主义文明制度的优越性的信仰,亦因此认同帝国主义对于中国的落后性和中国革命的变态性和野蛮性的鉴定。

他们同公然的保守右翼主导的「民主派」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拾取了西方反共「左翼」、特别是冷战末期产生的「多元社运」的唾沫,认为必须表示关顾穷人和各种小众,才能构建「进步的」(即可用在反中宣传上的)「本土共同体」。

香港「左翼」口中的「马克思主义」,是服从以上的亲帝反中港独纲领的一种话术:是竭力将反共民粹操作包装为「阶级斗争」,将资产阶级的本土优先福利政策等同为「社会公义」,在理论上、伦理上彻底否定无产阶级专政和共产主义的羊头狗肉。

既然如此,香港反共反中狂飙以来手足舞蹈、滔滔不绝的「左翼」的所谓「失语」,又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一言以蔽之,就是他们一直渴望和推动的「本土共同体」,再一次以其原生的、赤裸的反共反中的、亦因此必然是极右法西斯的姿态展现人前——而且证明了自己完全不需要「左翼」建议的各种「政治正确」的装扮,也可以得到「国际社会」的吹捧。

所谓「失语」,就是他们要当高大上领导的欲望完全落空了,法西斯草莽没有理会他们,他们很可能连「军师」也当不上了;所谓「失语」,就是他们面对西方左翼友人提问时的尴尬:这不是一场你们一直在指导的进步运动吗?为什么这么多人打砸抢烧中资商店、高举星条旗呼吁列强介入?

作为亲帝「民主派」大小干部、靠政治吃饭的他们只剩下一条活路:就是全身投入已经进化为法西斯的本土民粹运动,对内不断发出「注意言行不要太右」的温馨提示,对外不断宣扬本土民粹运动本质上是「好」的、只需要加上他们的政治正确口号,就会近乎完美的假话废话。

乌克兰的反共「左翼」的今天,就是香港「左翼」的明天——前者每次发言都首先强调自己仇恨共产党、仇恨俄罗斯,100%的爱本土,而「左翼」不过是实现乐活的政策倡议而已。但他们还是会被主流的极右民众讪笑,骂他们是只会嘴炮的机会主义者、自以为是的读书人。右派当权者指着他们说:看!我们的民主是多元的,「左翼」也可以参选!

这种「左翼」的唯一用处,在于用英文发表各种关于本土的神话,让他们在帝国主义国家内的同志们可以对本国的幼稚青年说:看!我们的战友在推翻共产党之后还会再接再厉!他们正在努力向着我们的民主体制进发呢!

分享文章

One Comment

  1. LiDeXin
    2019年12月07日 @ 11:33 上午

    好文章

    Reply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