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左翼」「失語」的虛實

1933年4月,納粹分子在柏林某商店櫥窗上貼上杯葛標語:「德意志人!保護自己!不要光顧猶太人!」。在當下的香港,全力參與推動反共反中本土「民運」的「左翼」難以面對他們沒有領導運動、而且還要通過極力洗白運動的極右性質在其中謀取地位的窘境,是他們的「失語」的全部內容。(照片來源:德國聯邦檔案)

敝人以為,喋喋不休的香港親帝「左翼」關於他們在這場自己有份推波助瀾的「民主海嘯」之中的「失語」論,是似是而非的矯情話術。

香港「左翼」的99%以上首先是帝國主義「民主派」,他們的基本立場就是對於帝國主義文明制度的優越性的信仰,亦因此認同帝國主義對於中國的落後性和中國革命的變態性和野蠻性的鑑定。

他們同公然的保守右翼主導的「民主派」的不同之處,在於他們拾取了西方反共「左翼」、特別是冷戰末期產生的「多元社運」的唾沫,認為必須表示關顧窮人和各種小眾,才能構建「進步的」(即可用在反中宣傳上的)「本土共同體」。

香港「左翼」口中的「馬克思主義」,是服從以上的親帝反中港獨綱領的一種話術:是竭力將反共民粹操作包裝為「階級鬥爭」,將資產階級的本土優先福利政策等同為「社會公義」,在理論上、倫理上徹底否定無產階級專政和共產主義的羊頭狗肉。

既然如此,香港反共反中狂飆以來手足舞蹈、滔滔不絕的「左翼」的所謂「失語」,又到底是什麼東西呢?

一言以蔽之,就是他們一直渴望和推動的「本土共同體」,再一次以其原生的、赤裸的反共反中的、亦因此必然是極右法西斯的姿態展現人前——而且證明了自己完全不需要「左翼」建議的各種「政治正確」的裝扮,也可以得到「國際社會」的吹捧。

所謂「失語」,就是他們要當高大上領導的慾望完全落空了,法西斯草莽沒有理會他們,他們很可能連「軍師」也當不上了;所謂「失語」,就是他們面對西方左翼友人提問時的尷尬:這不是一場你們一直在指導的進步運動嗎?為什麼這麼多人打砸搶燒中資商店、高舉星條旗呼籲列強介入?

作為親帝「民主派」大小幹部、靠政治吃飯的他們只剩下一條活路:就是全身投入已經進化為法西斯的本土民粹運動,對內不斷發出「注意言行不要太右」的溫馨提示,對外不斷宣揚本土民粹運動本質上是「好」的、只需要加上他們的政治正確口號,就會近乎完美的假話廢話。

烏克蘭的反共「左翼」的今天,就是香港「左翼」的明天——前者每次發言都首先強調自己仇恨共產黨、仇恨俄羅斯,100%的愛本土,而「左翼」不過是實現樂活的政策倡議而已。但他們還是會被主流的極右民眾訕笑,駡他們是只會嘴炮的機會主義者、自以為是的讀書人。右派當權者指著他們說:看!我們的民主是多元的,「左翼」也可以參選!

這種「左翼」的唯一用處,在於用英文發表各種關於本土的神話,讓他們在帝國主義國家內的同志們可以對本國的幼稚青年說:看!我們的戰友在推翻共產黨之後還會再接再厲!他們正在努力向著我們的民主體制進發呢!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