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的启示

6月9日,香港民间人权阵线主办反逃犯条例游行。主办方称参与人数达到103万人。(法新社图片)

编按:这是读者尹先生的投稿。

香港逃犯条例修订的条文本身是明确的,启动条件之一是必须触犯香港和引渡申请地都认为是刑事犯罪的行为,特区政府亦多次宣布此例不适用于政治案件。但显然,经济犯罪也可以带有政治性质,例如加拿大应美国要求拘押、准备引渡华为高层到美国受审,理由就是华为涉嫌违反美国对伊朗施加的经济制裁。华为之所以成为了美国司法打击的对象,正是它有可能突破美国的技术和经济垄断。同样,香港修订逃犯条例涵盖的部分经济犯罪,也可能存在政治意味。例如:西方列强或资本家贿赂中共官员或社会团体负责人;中共官员贩卖政府经济情报,或亏空公款,经香港潜逃或把赃款汇到外国等等。在中美斗争加剧的背景下,司法将无可避免地成为双方强化国家安全、整肃隐患的重要环节,这是任何修辞都不能掩盖的。

泛民阵营在6月9日举行的反对修例的游行,据报超过一百万人参加,比零三七一和占领中环还多。在这次大游行之前,政府和反对派就具体条文的处理是:政府为了立法会能顺利通过修订,而对香港大资产阶级作出了大量的让步;泛民则主要是传播恐慌,断然反对任何将犯罪嫌疑人引渡到中国大陆的可能,乃至设法迫使政府搁置这次修例。

泛民阵营之可以动员大量市民参与这次游行,归根究底的最重要的原因,是香港存在对中共政权没有信心的庞大群众。而司法制度,则是中共政治制度之中,泛民主派最恐惧的一环。2014年占领中环之后,反共政治运动日渐常态化,这次大游行是泛民运动街头化多年积累的结果。

香港回归中国超过二十年,一般香港市民至今仍然未能对中国的政治和司法制度抱有信心,除了具体的政治个案之外,主要是出于殖民主义意识形态在香港始终没有被处理。尽管香港和大陆在经济上越来越融合,到大陆工作甚至生活的人越来越多,但泛民政党媒体诉诸反共宣传时仍获得大量积极的回响,多项调查亦显示香港市民、特别是青少年的中国认同,在回归后不增反减。

政治力量对比的消长是一个运动的过程,构成香港政治问题和思想内容的因素,从来都不只是内在于香港,即只有中共政权、特区政府、建制派以及泛民土独阵营等的参与——国际上的因素亦通过香港内部起到重要的作用。越来越多的在回归后成长的年轻人,尽管从来没有经历港英殖民统治,但价值观完全建立在殖民主义意识形态上,以议会民主、自由主义为绝对指标,但又不了解此两者在实际上就是金权政治最精致的表现,也是列强统治弱国的手段之一;无视落后国家发展时遇到的种种不公和打压,又漠视欧美国家打压异己、监控网络、穷兵黩武等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甚至以此为榜样。回归二十多年来,中共政权和特区政府为实行「一国两制」而不处理殖民主义意识形态,这就是香港重大政治危机的根源。

部分泛民土独人士公开地期待中美贸易战拖垮中国大陆、希望特朗普政府加大力量制裁中国,以换取香港政府撤回逃犯修订条例,以为只有中国受压、香港才不会遭殃,这种说法固然幼稚浅薄,但倒是再次表明了这些人站在全世界最强横的资本霸权的阵营的事实。从特区政府提出逃犯修订条例和作出各种妥协的过程看,这很可能是中方回应美国贸易战的举措:捉拿贪官奸商归案、收紧资本外逃。

英加外长日前发表声明表示关注这次修订,指修订会危害两国在港公民;欧盟也就此事发出外交照会,美国也表示关注。这种现象可以为我们上面提出的观点佐证。众所周知,西方列强都有大量公民进出中国大陆和在该地居住,如果他们真正担心中国司法制度,他们早该从中国大陆撤侨,又何需到现在才作出这样的表态?换另一个角度:西方列强担心他们在港的公民会受影响,但到底是哪一部分人,才可能触犯判刑可能七年以上、在香港和大陆都是刑事罪行的活动,而可能被「送中」?

姑勿论我们信不信逃犯修订条例是否真的如特区政府所言不适用于政治案件,又或者我们相不相信中国的司法制度,条例原案的条文至少在纸面上以经济犯罪活动为重要目标,但随着特区政府将可能判刑门槛提高至七年,当中意义已大打折扣。围绕修例的斗争,同具体条文的关系不大,已演变为公然的政治攻防。

泛民阵营通过传播恐惧动员群众。他们的领袖未必害怕中共,但他们成功地加强了香港市民的恐共情绪,现在说到连讲真话做好事也会被「送中」。但在另一方面,若中共或建制派以为泛民这种诉诸非理性的做法终会黔驴技穷,或以为被「煽动」的都只是「废青」而已,那便是大错特错。从来没有什么煽动不煽动,每一个人都是从社会各方面得到知识和思想,从而产生个人想法,想法可以有深有浅,但终归是他们自己所看所见的,是进入了他们脑海的东西。若只是小儿科的、甚至只有白痴才会相信的「煽惑」,香港又何以会出现今天这个局面。贸易可以是战争,文化舆论也可以是战争。

真正的问题,是泛民土独阵营成功地通过他们的各种教育和宣传阵地,说服大量市民他们的那一套不只符合他们的切身利益,而且还「顺应普世价值」。

香港的现状,正正说明中共在政治上是何其失败。以爱国统一战线——即中共在港组织同香港大资产阶级组成的政治联盟——为方针,收揽各色投机取巧和保守无知的政客,竭力维护香港的极端资本主义现状,将改革社会的话语完全让给泛民土独阵营。作为中共官僚和香港大资本苟合的「联盟」,建制派从不亦不能诉诸劳苦大众、也没有改造社会的理想,只剩下爱国爱港闷声发大财一类的废话。代表香港大资产阶级的自由党正在重演2003年的故事,「爱国统一战线」正在公然地剥落为只剩下中共组织的,要求维持「正常的」香港资本主义的怪异现象。

这几天,香港仿似回到占中前夕。可预见,在目前的情况下,这类以亲政府和反政府为界、在实际上是中美代理战争的政治运动只会越来越多。香港独立不会发生,但「香港独立」,将会日益成为列强认同、泛民势力不得不「活用」的「政治旗帜」;另一方面,当下的特区政府以及建制派也没有任何促使香港走出死局的能力;渴望香港能「结束政治争拗」的幻想,只是乡愿而已,早可休矣。现在正是百年一遇的全球性大斗争的序幕,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若不能及早重整思想、重振旗鼓,我们将会堕进野蛮的深渊。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