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民運」的幻象與真實 簡論「左翼」運動的真正硬傷

2017年12月4日,在台北抗議勞基法改惡的民眾被警察包圍。(照片來源:王顥中/苦勞網)

1999年,美國激進自由派和社民派開展了一場本土保護主義的「反自貿、反全球化」運動,愛國青年運動家們竭力勸諫統治階級照顧本土弱勢勞工,高呼:「這就是民主的樣子!」(“This is what democracy looks like!”)。

在2017年的今天,在自由開放、性別多元、「Smart City」等旗號下,西雅圖實際上是全美國、甚至是全世界定位相若的高端城市之中,進行社會清洗的「典範」:市中心完全被創科大財團佔據,近百年歷史的黑人聚居社區被洗白。來自世界各地的小資科技貴族在優美的工作空間、通過彈性的創意勞動為資本創造鉅額利潤;服務他們起居飲食乃至性需要的勞動者,每天則從城外的蝸居,往返這個美國自由派的模範市。

作為自由派的夢工場,西雅圖市議會當然還有一位與民主黨結盟的「社會主義」議員,其所屬的對中國大陸喊打喊殺的小團體,在2014年接納了執政民主黨在七年內將最低時薪調漲為15美元的偉大改革。

民主的幻象

2017年12月4日,台北反對修改《勞動基準法》的示威集會及其後的「游擊」,並沒有西雅圖當年的街頭運動那麼波瀾壯闊,但卻很好地展示了「台灣民主」的真相:在2016年,被眾多自稱「左翼」團體宣傳為「親勞工弱勢」、簇擁上台的民進黨政府,現在指示被以上的「社會主義」團體認為是「穿著制服的工人」的警察,堵截、驅離、包圍、逮捕反對民進黨強推損害工人權益的惡法的示威者。

三年前反共反中台派青年狂飆的兩名領袖不在現場指導運動:一位在倫敦留學,發文指DPP政策做得這麼差,真的是十分可惜;另一位是時力的議助,在公開地推進下一輪的本土民粹選舉收割——他們不意外地宣傳剃頭念經一類的馬戲,但都沒有呼籲粉絲攻佔行政院或立法院——後者更有趣地指出:勞團們要攻的話、自己就會攻,用不著他插話兒。這兩位的臉書帖子的按讚數,比發動抗議的專頁還要多、比專門關注抗議的媒體還要多。

某媒體刊登多名為DPP當謀士的318青年的匿名/化名訪談。多數對DPP的若干做法表示不解或惋惜,但沒有人表示會退黨,更有人一副「老成謀國」的樣子說:執政就必須要負責,為「國家」調整勞資利益。這些人說DPP高層這次低估了網路上對勞基法改惡的反彈,他們看穿了勞團沒能動員多少人、可以置之不理,但群眾的不滿將會在選舉中集中地表現出來。他們都說,時力會是最大的得益者。

1999年西雅圖反全球化運動落幕後,大多數運動參與者在美國大選中票挺民主黨。結果,民主黨候選人得票比共和黨候選人多五十餘萬張,但選舉人票落後,最終最高法院判定布什二世當選。布什二世做了兩屆總統,本土保護主義者們如喪考妣,最終換來了奧巴馬的登基。「豈料」奧巴馬比布什二世更不照顧「本土底層弱勢」[1]美國最大工會組織勞聯產聯長年宣傳反共反中保護主義,連以配合美國「重返亞太」圍堵中國而制定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也曾被它指責不能徹底封殺中國產品。勞聯產聯領導層更與現為特朗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席的極右人士合作拍攝主張經濟制裁中國的宣傳片。美國勞聯產聯長年與美國大財團和聯邦政府合作,通過國家民主基金會為香港和大陸的「自主工運」團體提供資金和各種援助,比布什二世更有意識(!)地推動軍國主義[2]相對於布什二世在德法帝國主義反對下強行侵略伊拉克,使美帝成為眾矢之的,奧巴馬更善於通過宣傳普世價值和調整力量部署,推進更符合美帝利益的戰略戰術。奧巴馬上任後首先大量增兵伊拉克和阿富汗,然後撤退大部分戰鬥部隊,造成當地傀儡政權依賴美國顧問和特種部隊的局面。在利比亞、敘利亞、也門、烏克蘭等地,奧巴馬和盟國緊密合作,通過不同程度的武力介入促使親帝極端勢力上台、策動內戰。除了在中東借用民變粉碎舊阿拉伯民族主義政權,在東歐扶植極右勢力推進北約東擴之外,奧巴馬軍國主義的核心政策是將美國六成軍力轉移到中國方面的「重返亞太」戰略。。最後,大量所謂被遺棄的所謂愛國底層,不再投奧巴馬了,他們要貨真價實的保護主義、要更加徹底地封殺非法移民、要全世界再次全面臣服美國。

「左翼運動」的硬傷

發源自1999年西雅圖抗議的「反自貿、反全球化」運動,最後在美帝侵略伊拉克的戰爭中土崩瓦解。以恐懼美國實業虧空、中共乘虛而入為基本動因的激進自由派運動,旋即轉變為體制內的自由派運動:從力挺戰犯奧巴馬、希拉里,到力挺(不反對希拉里的,公開宣布參選是為了從「左」面挽救民主黨的)桑德斯,到「社運推動民主黨戰鬥化」,一直到今天的附和軍警特務機關的「反特朗普/法西斯/俄羅斯統一戰線」。西歐的反全球化運動瓦解後,也是滾進了沙文主義的陰溝:不是要以歐洲社會主義聯邦取代歐盟,而是要「恢復我國主權」,動用資產階級國家節約資本、規範外人實現本土正義。

千萬不要以為,在2014年台派狂飆的遺毒清除之前,台灣的工人運動可以會有真正的發展。在繼承和發揚反共反中精神的本土保護主義的強大的幻象之前,不但不會有革命的社會主義的群眾力量,甚至連最原始的改良主義、也只能成為本土沙文主義的化妝或僕從。

中國問題是當代的癥結

如何看待中國革命,不只是所謂認同問題,更是嚴肅的科學和政治問題。無論為毛時代畫上荒腔走板的烏托邦景象,還是將改開後描繪為一無是處的敵托邦,實際上都在強化資產階級向無產大眾傳播恐懼和仇恨的思想緊箍咒——這是限制馬克思主義發展的最現實的因素。不要以為說大陸「與馬克思主義無關」就可以及格,資產階級會正吿你:那就是經過一場社會革命,主要生產資料由國家控制,而且不存在資產階級政黨輪替的地方。不能確定工人階級要在中國大陸保衛什麼、要打倒什麼,就不能確定工人階級在台灣的任務。

在世界資本主義持續衰敗的局勢下,世界各地的號稱「左翼」,面對哪怕是嚴重地官僚化了的工人國家的不知所措,只能盲從資產階級的反共反中宣傳。這種運動向左前進一步、或形成真正的群眾基礎,就越會受到來自統治階級的強大反共壓力,瓦解倒退回操弄中下層的本土民粹——這就是自稱左翼運動的根本硬傷。

在港台地區,改良主義本身就是反共反中民粹的派生物。不解決這個根本的問題,是會連工會運動的統一都不能做到,更遑論以西方在所謂福利國家時期為典範的,建立在高組織率的總工會基礎之上的、實際上代表工會官僚階層利益的,在議會中有可觀議席的「(資產階級)工人黨」。

沒有馬克思主義的立場和方法,就沒有獨立於資產階級的綱領和任務,也就什麼都不會有。

註釋

1 美國最大工會組織勞聯產聯長年宣傳反共反中保護主義,連以配合美國「重返亞太」圍堵中國而制定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也曾被它指責不能徹底封殺中國產品。勞聯產聯領導層更與現為特朗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席的極右人士合作拍攝主張經濟制裁中國的宣傳片。美國勞聯產聯長年與美國大財團和聯邦政府合作,通過國家民主基金會為香港和大陸的「自主工運」團體提供資金和各種援助
2 相對於布什二世在德法帝國主義反對下強行侵略伊拉克,使美帝成為眾矢之的,奧巴馬更善於通過宣傳普世價值和調整力量部署,推進更符合美帝利益的戰略戰術。奧巴馬上任後首先大量增兵伊拉克和阿富汗,然後撤退大部分戰鬥部隊,造成當地傀儡政權依賴美國顧問和特種部隊的局面。在利比亞、敘利亞、也門、烏克蘭等地,奧巴馬和盟國緊密合作,通過不同程度的武力介入促使親帝極端勢力上台、策動內戰。除了在中東借用民變粉碎舊阿拉伯民族主義政權,在東歐扶植極右勢力推進北約東擴之外,奧巴馬軍國主義的核心政策是將美國六成軍力轉移到中國方面的「重返亞太」戰略。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