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梁振英宣布退选想起

梁振英。(来源:AP)

梁振英。(来源:AP)

很多人庆祝梁振英宣布不竞选连任,「感谢」其次女此中的「贡献」,并「预祝」梁坐牢云云。这除了表明了这类人的「公民质素」,和所谓「民主精神」到底所谓何事之外,并没有任何其它的内容。

在梁振英还未上台之前,某些「左翼」团体曾「研讨」,梁将会试图以房屋问题为突破口,在普罗市民之中建立支持特区体制的压倒性大多数,在根本上逆转民意——确立所谓「威权民粹主义」,或所谓新加坡式的管治——所以必须全力抵制云云。

现在梁振英走了,「左翼」很高兴,他们的实际效忠对象大资产阶级也很高兴,经过他们的「成功抗争」,恐怕再没有特首,会像梁振英将拼命觅地兴建公营房屋作为施政重点、推行压抑楼价上升的各项措施。这些政策,尽管可以损害部分大资本的既得利益,但根本目的在于维护资本主义的整体稳定。将梁振英的土地政策同「赤化」相提并论,不过是证明了他们没有忘记港英大建公屋收买人心的旧事而已。

现在,反体制人士可以继续在讴歌帝国主义和捍卫本土资本主义的同时,继续攻击特区政府「无视房屋问题」、「不理人民死活」,将他们心中的乌克兰雪球、越滚越大。

如果《苹果》所传言的,关于王光亚劝退梁振英的说法是事实的话。那会有两大可能性:一,北京当局或会试图与泛民及其背后的帝国主义「缓和」(「回乡证」问题是一种表示。我相信在特朗普政府表明对华政策之前,此前被剥夺「回乡证」的大多数坚持反共立场的泛民人士,都不会申领);二,北京当局会扶植比梁振英「更强硬」(实则更损害大资产阶级利益)的人成为特首。以建制派内部和香港所处于的国际环境去看,第一点的可能性会更大。

北京官僚阶层,在面对美帝可能和俄国「缓和」,联合对中国施压的前景之下,能不能像1964年至1971年期间「勇敢挺过」(当然,之后就是联美反苏),还是在帝国主义和资产阶级的压力下,像戈尔巴乔夫一样推动彻底的「缓和」——即全面私有化和向亲帝势力开放政权——将自己从党干转型为「企业家公民」,将人民共和国变为资产阶级共和国,以谋「永远的和平」?这就是将来五至十年的最大政治问题。

第二次帝国主义世界大战,在大萧条之后的10年,才全面开打。我们现在离此次大萧条的开端已经8年,先后爆发了利比亚、乌克兰、叙利亚、也门等局部战争。帝国主义诸国主流政坛的全面右倾化,和港台极右势力的形成,并不是偶然的,它所表现的,是世界资本主义的停滞不前,和工人阶级社会主义力量长年缺席,思变的人群「自然地」从「正统的」资产阶级民主思想、流向「最正统的」本土优先排外主义。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