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俄国十月革命99年

1918年,准备奔赴内战战场的苏俄红军中国人部队。横额上书:「俄国共产党(布尔什维克)万岁」。(来源:TASS)

1918年,准备奔赴内战战场的苏俄工农红军华工部队。横额上书:「俄国共产党(布尔什维克)万岁」。沙俄时期被视为贱民、饱受歧视虐待的华工,十月革命后踊跃参加工农红军,英勇捍卫实践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苏维埃政权。(来源:TASS)

俄国十月革命的重要性和影响,绝不止于99年前工人阶级第一次成功夺取和巩固政权的一刻﹐即使在今天的低潮期,它依旧是无可替代。

按照马克思的设想,无产阶级革命会率先在工人阶级占人口多数、工人运动有一定根基的西欧、北美等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爆发。剥夺了世界上最强大那些国家的资产阶级、在国际上联合起来的工人政权,将会比较顺利地带领比较落后的地区走向社会主义。历史并没有按此剧本进行,在布尔什维克的领导下,俄国无产阶级在最落后的帝国主义国家夺取了政权,建立了第一个稳固的工人国家。在地球六分之一的土地上建立了工人政权的布尔什维克,同支持帝国主义战争、成为资产阶级体制忠仆的第二国际分道扬镳,成立共产国际,继承马克思开创的无产阶级解放事业,激励了世界各地的劳苦大众,掀起了国际革命运动的第一个高潮。

曾任香港海员工会副主席的刘达潮,在一篇回忆文章中反映了当时的氛围:

『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海员们的思想活跃得多了。时常三三两两地背着英国人,背着工头,悄悄地议论。有一回,我听见几个海员背地议论著什么,有时兴高采烈,有时却又咬牙切齿,细一听,也不太懂。他们说什么「苏维埃」,「列宁」,「工会」。可是,看得出来,这些名词很新鲜,给了海员们无限的力量,他们说:「兄弟们,我们也应该这样——成立工会,自己当家。」』

中国工人阶级意识的萌芽,工会组织和革命政党的创立,群众性革命运动的形成,都起源于俄国十月革命所掀起的国际风潮。

一战后的国际革命高潮,在各地缺乏有力革命领导的情况下,相继遭遇了失败。1919年1月,德国社民党政府镇压柏林斯巴达克起义,杀害德共领袖罗莎·卢森堡和卡尔·李卜克内西;1923年德国共产党取消了十月起义,该国长达五年的革命危机结束,大大稳定了世界帝国主义,经历世界大战和内战严重摧残的苏联在短期内突破围困的希望破灭。1924年列宁逝世后,以斯大林为首、反对国际革命路线的官僚「稳健派」上台。

英国社民派工会官僚为制约工人革命运动的发展,在1926年5月全国总罢工前夕,与莫斯科建立了「英俄委员会」,利用十月革命的威望破坏、取消罢工,在完成瓦解总罢工和阻止工运左倾的目的后,英国工会官僚公开退出「英俄委员会」。英国总罢工在「亲苏」工会官僚的出卖下失败,再进一步加强了苏联的孤立。在中国,在布哈林、斯大林扶植蒋介石建立亲苏强人政权的「战略」之下,共产国际指令成立不久的中国共产党为由「爱国」资产阶级、大地主、政客和军阀所组成的国民党「当苦力」。1927年4月12日,被莫斯科吹捧为「红色将军」、身为共产国际名誉执委的蒋介石发动了反共政变;7月15日,被莫斯科加持的汪精卫「国民党左派」武汉政府发动反共政变。数十万革命群众惨遭屠杀,中共几临灭党之灾。

苏联在国际上陷入四面楚歌。1928年,斯大林政权推行农业强制集体化、以强行军的速度建设重工业。1933年,德国共产党在斯大林的指令之下,让希特勒不费一枪一弹获得政权,德国工运被纳粹政权摧毁、剑指苏联,第二次帝国主义战争成为现实的威胁。1936年开始,斯大林政权发动大清洗,大量苏联党政军机关、群众团体和共产国际领导干部被杀害,布尔什维克党从工人阶级的革命党,彻底转变为官僚阶层操控的机构。

十月革命建立的苏联经历了官僚化,执政官僚阶层为确保自己从工人阶级手上篡夺的权位,推行了与帝国主义妥协的政策,在国外推动各国共产党的社民化,在国内限制工农群众的政治权利。尽管如此,苏联在主要生产资料公有制和排除资产阶级的政权的基础上,实现了工业化、大幅度提高了劳动人民的文化技术水平和女性的社会地位。苏联人民付出了巨大代价,战胜了纳粹德国、结束了资产阶级在半个欧洲的统治,使苏联在二战后成为与美帝并驾齐驱的世界强国,迫使西欧统治阶级推行福利国家改革,同时激励了亚非拉各国的民族解放斗争。

十月革命缔造的苏联,即使经历了官僚化,毫无疑问曾经是世界社会进步的强大推动力,各地新兴工人国家和被压迫民族的经济和军事后盾,抵抗资本帝国主义的最强势力——没有俄国十月革命,就没有中国的十月,也不会有古巴革命,更不会有越南工农抗美救国战争的胜利;不会有亚非拉国家短暂脱离帝国主义支配的自主发展空间,更加不会有西欧的「福利国家」政策。成就了这些辉煌业绩的苏联,最后因为官僚化长年破坏劳苦大众的政治意识,在帝国主义和官僚阶层的极右派的夹攻下,几乎在没有抵抗的情况下颓然坍塌。前苏联各国人民辛勤劳动创造的公有经济被西方扶植的「民主」黑恶权贵势力瓜分,社会经济全面崩溃、人均寿命大跌,一整代人的生计被彻底摧毁。在国际上,帝国主义金融资本的「华盛顿共识」,成为了全世界劳动人民的枷锁。

世界帝国主义消灭苏联后,兴高采烈地宣布「共产主义已死」和「历史的终结」——他们宣称,地球上再也不会有挑战帝国主义统治的力量,资本主义制度将会千秋万世。

即使苏联灭亡已经25年,资产阶级仍然不厌其烦地抹黑苏联和国际共运;在2008年开始的此轮世界资本主义危机之后,帝国主义世界霸权最大的潜在威胁、现存官僚化工人国家之中实力最强的中国,被帝国主义贼喊捉贼地指控为「中帝」。帝国主义力图通过经济渗透、政治颠覆和军事围堵,使中国步上前苏联灭亡的后尘。

在帝国主义从未间断的反共运动之中,我们看到了十月革命仍然存在的威力。

后记

近日,同事们在午饭闲聊时,都不断取笑青年新政的恶行,揶揄部份泛民议员只会作秀,毫无建树可言。对于港独份子企图冲进中联办,同事们视为只有破坏的捣乱。这大概是一般民众未必看不到泛民的政治破产的反映。当然,同事们还没有意觉到生活困苦的根源,相信财富分配只是「个人努力」的产物,与社会结构无关。对于这些所谓「未觉醒」、「无理想」的无产者,泛民的一般评价是愚昧无知的「港猪」,认定他们需要得到帝国主义「民主」福音的打救。但实际上,这些在社会上打滚多年的无产者比泛民们更接地气。他们往往看破了议会表演的虚妄,朴素地意识到真正解决社会问题的办法不在那里;他们即使未能脱离香港社会普遍的关于大陆的各种成见和偏见,但还是可以看到大陆确实有帮助落后国家改善基建、发展经济,和在全世界杀人放火的美帝有明显的区别。

显然地,在客观上要将受众驱使为帝国主义围堵中国的炮灰的泛民,和以确保资产阶级和官僚阶层的既得利益、永续香港资本主义现状的妄想为基础的建制派跨阶级联盟,都不能为无产大众提供解明现状和开拓前程的钥匙。要究明解决资本主义颓败造成的社会危机和战争威胁的出路,就必须了解世界社会主义革命运动的历史和现况——在这个大框架之中,才可以制定团结引导香港无产大众打击反动势力、争取社会主义民主的路线。因此,对于十月革命以来99年的历程,绝不能采取虚无主义的态度。俄国十月革命为实现世界社会主义而奋斗的革命理想,要内化为今天我们重建国际共运的动力,重新成为无产者政治意识的一部分。俄国十月革命决不是历史的废墟,而是工人阶级当家作主、冲击世界资本主义的极其宝贵的经验,当中的辉煌与苦难,光荣与堕落,是我们必须批判继承的伟大遗产。坦然直面历史和现实的各种困难,因此才可以真正承先启后的、新生的世界共产主义运动,才可以形成打击资产阶级统治的强大力量。

俄国十月革命迈向100周年,让我们为先烈的未竟之业而奋斗。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