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运」的「基层拜物教」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在全世界支持自由」。NED是落后国家大量「职业运动员」衣食无忧、前程锦绣的慷慨保障。 (网络图片)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在全世界支持自由」。NED是落后国家大量「职业社会运动员」衣食无忧、前程锦绣的慷慨保障。
(网络图片)


在泛民「社运」的青年全职干部里面,有一种并不罕见的说法:真正关怀「草根基层」的人,不应该关心自己的就业前途、希望改善自己的生活。因为「基层」工人自己,因为长期在底层生活,所以已经不会计较自己的前途。因此,为避免「脱离基层」、高高在上的看待他们,就应该「为运动牺牲」、贴近基层生活云云。

但这些帝国的政治外判工,真的懂得一般劳动者的处境吗?

众所周知,一般没有富裕阶层背景的大学生,差不多从入学开始,就要不断找兼职和实习工,同时兼顾学业,就是为了充实自己的履历,为毕业后的就业作准备。与此相反,帝国政治外判工们,在大学时期却在各种「社运」之中累积「社运履历」,或努力成为相关意识形态的传播者。

在一般人担心自己未来的生计,忧虑找不到条件较好的工作、甚至会失业的时候,我们的「运动领袖」们却会说:这种担心是极其不该的,捍卫「基层」的人根本不应该有这种想法。据说「基层」习惯了在底层的生活,已经不会在乎什么前途呢!大学生要真正的「贴近基层」,就应该改造自己,视职业前途如浮云,如此等等……

但问题来了:认为「基层」主观上不要改善自己的生活,要永远活在底层,到底是符合那一个阶级的利益?当然,在现实世界里面,有多少的「基层」会真正愿意永远的做苦工,甚至衣食不继?「基层」当中会有几多个人,会认为别人希望改善他们的工作和生活条件,就是「看不起」他们?

直白一点的说,帝国的政治外判工们,就是不认为「基层」是和他们有一样的物质和精神需要的人,而是一种特殊的物种,一种供小资运动家们「保育」和「鉴赏」的对象。

众所周知,一般的大学毕业生,和绝大多数的劳动者一样,都要面对低工资、高工时,就业不稳定等等的困境。没有大学学位的求职者,工资待遇往往只会更差。

完全不用担心这些事情,靠「社运履历」成为资产阶级政治外判工的「运动专业户」,用他们惯用的民粹术语,完全是与「99%」的同学对立的「1%」

作为集体的工人阶级,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必须通过针对资产阶级的社会斗争,才能保卫和提高自己的工资待遇;

工人之可能成为阶级,是因为在资本主义之中,必须透过出卖劳动力糊口、被资产阶级剥削,从而有共同的物质利益;

没有工人阶级反对剥削和压迫、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社会主义展望根本就不可能——社会主义运动,就是以工人阶级为核心的劳动人民彻底改变自己的生计、前途和地位,成为社会的主宰的运动;

无产阶级革命和专政的目标,除了消除工人在资本主义之下衣食不继、生活困苦的境况之外,最根本的就是大幅度地提高劳动人民的生活、文化和技术水平,创造克服手脑分工和繁苛劳动的经济基础,让「基层」不再是社会底层,而是拥有能力领导国家和社会的先进力量

认为不担心生计、不忧虑前途的那些人才算是「真·工人阶级」,恰好就是100%离地无知的表现。

这同时也是一种佛洛伊德式的错误——按照这一种逻辑,只有不愁生计、富裕优渥的小资或以上群体,才是「普世价值」和「社会公义」的真正载体(或可以反过来看,变成是对自己、对社会都没有承担的流氓无产者,才是「最进步的主体」);「基层」最多只需要「合理待遇」(甚至获得继续作为「基层」的物质条件),而不是打倒资产阶级统治、终结阶级社会;我们的政治外判工们,则在资产阶级和「基层」之间,扮演「主持正义」的祭司、「社会伦理」的判官。

相关文章:NGO如何为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服务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