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翼」到底代表了谁? 从关于公有经济的两个关键问题说起

2011年11月,反共、反女性、教权主义的波兰「自由工运」前领袖,波兰前总统瓦文萨,在华沙为全力推动「新自由主义」的美国前总统里根的铜像揭幕。 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列强,当年为主张职工持股瓜分国企、全面开放外国投资、以自由选举瓦解「共产暴政」等的团结工会,提供了庞大的物质和政治支援。

2011年11月,反共、反女性、教权主义的波兰「自由工运」前领袖,波兰前总统瓦文萨,在华沙为全力推动「新自由主义」的美国前总统里根的铜像揭幕。
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列强,当年为主张职工持股瓜分国企、全面开放外国投资、以自由选举瓦解「共产暴政」等的团结工会,提供了庞大的物质和政治支援。(来源:Getty Images)

要判断部份「左翼」的言论到底姓「资」还是姓「社」,不是看他们那些肤浅造作的、引人发笑的叶公好龙式的伪装(例如文章头半篇抄写毛语录、张春桥,结论却是要求当局网开一面让帝资NGO构建「社会主义公民社会」),而是看他们对于政治经济问题的根本立场。在此举两个关于大陆国有经济的例子:

(1)「左翼」坚决表示,国有企业不应该赚钱,国有企业的主要任务应该是提供社会保障——他们甚至会表示,国企赚钱,本身就是它们和资本主义企业毫无区别的证据。这听起来好像很「左」,但实际上却是最右的主张。

这里的要害,并不是「左翼」傻子们以为的一样,是「支持」还是「反对」社会福利,而是社会生产剩余由谁支配的根本问题:

「左翼」的实际主张就是:赚钱的事业要由「民间」(即资产阶级)主办,亏本的社会保障要由国家包底。

这其实上就是西方资产阶级政坛的「旧主流」(即所谓「中间偏左」/「中间偏右」)的纲领的另一种说法:即主张政府的主要功能,是透过中下层劳动人民的税款,补救大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制度所造成的各种社会问题,以及推动各种鼓励人们创业的政策;政府必须回避所谓竞争性经济活动,不要「与民争利」。

更不用说,大资产阶级饲育的各种「公民团体」(即慈善、社会改良事业),即「左翼」寄生其中的所谓「进步运动」,也承担著维护资本专政、排除社会主义政治的重要功能。

在利润率普遍下降的经济萧条之下,资产阶级可以通过打击核心的工运力量,在不动摇资本主义国家基本制度的情况下,将以上积极收买工人贵族/社民派的劳资合作「旧主流」政策,进一步转变为抹杀任何阶级认同、将政治重新「公民化」的「新主流」——即所谓「新自由主义」。

「新自由主义」最核心的内容并不是「左翼」经常埋怨的福利缩水、往常阶级合作机制的弱化(社民派的阶级合作路线本身,就存在完全瓦解阶级政治的因素,在此不赘),它的最本质的内容,是经济的彻底重新金融化、寄生化,不只是「利润主导生产」的资本主义「常态」,而是金融地产投机、个人豪华消费排除生产性投资的最腐朽的资本主义,即对帝国主义金融资本及其世界经济法则的彻底的臣服。

「左翼」关于国有经济的主要功能在于提供社会保障、甚至认为福利多寡是决定国家政权性质的关键要件的资产阶级社民派主张,同从资产阶级手上夺取国民经济制高点,集中、动员社会生产剩余进行生产性投资,有计划地改善全体劳动人民的生活文化和技术水平的社会主义纲领相比,有天渊之别。

换言之,在无产阶级专政之下,国有企业必须要同国内外的资产阶级「抢饭碗」,争夺对国民经济制高点的控制权,才可以获得大力提升劳动人民生活和文化技术水平的物质能力。而且,只有通过不断提升国有经济的技术水平和竞争能力,才可以确保国有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主导地位,巩固无产阶级专政。

国企的真正问题不是不应该赚钱,而是部份管理人员舞弊营私、部份职工将国企视为个人财产等等官僚主义的寄生现象。真正改好国企的方向,是调整限制管理人员和一般职工的薪酬差距,确立国有经济单位对全体劳动人民负责、由工人民主的机关进行集中规划和监督的原则和办法。换言之,就是要通过争取社会主义民主的斗争,让国有经济得到更好的发展,为劳动人民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

(2)「左翼」认为,大陆国企实行「混合所有制」改革不大好,最好就是搞职工分股,让国有企业都变成西班牙蒙德拉贡(即法西斯政权和天主教会合作压制工人的「模范」合股企业)一样的职工合股企业,而据说这就是「经济民主」云云。

这听起来好浪漫,但稍微了解苏联东欧的亡国故事,乃至中国在1990年代末2000年代初的一段历史的人们,都可以知道,职工分股是最方便腐败堕落份子瓜分国有资产、化公为私的手段之一。叶利钦(美援「民主运动」的领袖)、瓦文萨(美援「自由工运」的大神)就是主要通过这种手段,实现了俄国和波兰国有经济的极速私有化,为苏联东欧诸国劳动人民的生活水平和社会权利的灾难性崩溃打开了闸门。

「左翼」们当年迄今针对「共产极权」而一直无限吹捧的资产阶级普选,不过是为新兴资产阶级化公为私的掠夺,和他们在帝国主义指导之下所建立的资本主义国家制度,提供「合法性」的手段。

职工分股的主张,诉诸职工最落后、最贪婪的一面,告诉他们可以将自己工作的单位据为己有,不再受国家的任何管制,可以开心的成为「自主的小老板」、尽情的为自己赚钱。然而,脱离国家规划管制的各种新近成为职工合股企业的前国有企业,在失去原有的原料和市场的条件下,多数很快倒闭,被贱价剥夺资产。原本的「小老板」,变成了失业者,或「更加独立的」个体户。

至此,读者们应该明白,「左翼」们主张国企不能赚钱(国企的功能据说应该是社会保障)的同时,也主张国企要搞职工分股(据说这样才能够实现国有经济利润分配的公平正义),并不只是自相矛盾的书呆子废话,而是有其一贯的逻辑的——那就是瓦解国有经济、让资产阶级夺回国民经济制高点,最终实现资产阶级专政,即「民主」的逻辑。

将「左翼」的这些经济主张,及其一贯宣扬「民运」的政治主张放在一起,就是经典的美国「转型理论」。

左倾的朋友们,是时候看清楚「左翼」的挂羊头卖狗肉的诡辩术,同这种玩弄底层民粹的货真价实的新自由主义代理人一刀两断了。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