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帝对叙「反恐」侵略战争的破产

《跨时》按:2015年11月24日,俄罗斯一架苏-24战机在完成轰炸圣战武装的任务返航途中,被土耳其空军击落,跳伞逃生的飞行员一人被圣战份子杀害、一人获叙利亚政府军营救。土耳其宣称该俄机侵犯土国领空17秒,故将其击落。据报,宣称击毙俄军机师的叙利亚土库曼武装部队头目,是土耳其极右民族主义团体「灰狼」的成员。

赵平复这篇在9月28日发表的文章,对了解土耳其这次行动的来龙去脉,有一定的帮助。


(照片来源: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2015年9月16日,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劳埃德·奥斯汀三世陆军上将在美国国会作证(照片来源: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2015年9月16日,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劳埃德·奥斯汀三世陆军上将在美国参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听证会上表示,现在只有四、五名美国训练的叙利亚武装分子在参与对「伊斯兰国」的作战。

本年1月,美国军方启动了耗资约五亿美元、为期三年的培训计划,打算在土耳其每年武装和训练5000余名「温和派」武装份子,组织所谓「叙利亚新军」。美军方证实,自7月以来,第一、二批共约120余名的「新军」潜入叙利亚后,大多数向反阿萨德武装的主力、即阿尔盖达的叙利亚分支「胜利阵线」缴械投降。

俄罗斯在最近一周内大举增兵叙利亚,支援阿萨德政权抗击神权恐怖主义武装,呼吁建立以黎巴嫩真主党-叙利亚-伊拉克-伊朗为轴心的国际反恐联盟(普京:『像反希特勒联盟一样的』联盟),迫使西方帝国主义公开放弃立即推翻阿萨德政权的「原则」。

以美帝为首的世界帝国主义的窘态和急转弯,揭露了西方御用媒体这四年多来关于叙利亚内战的各种欺骗宣传,让真相逐渐大白于天下:叙利亚反阿萨德武装的主力,一直以来就是「国际」瓦哈比派神权恐怖份子;所谓「叙利亚民主反对派」,及其「叙利亚自由军」,在几年前已经泡沫化,绝大多数投向了「胜利阵线」(即阿尔盖达瓦哈比份子、传说中的「温和逊尼派」)和「伊斯兰国」(即公认的极恶非道瓦哈比份子);连美帝撑门面的所谓「新军」,「结训」之后,几乎全部立即加入了「胜利阵线」。

侵略叙利亚的瓦哈比神权恐怖份子的推手是谁?就是西方帝国主义在中东的关键盟友:卡塔尔 、阿联酋、沙特阿拉伯、约旦,北约成员国土耳其,是人所共知的「伊斯兰国」兵站基地和经济命脉,甚至「中东唯一民主国家」以色列,也一直在其占领的叙利亚领土戈兰高地,为包括「伊斯兰国」在内的瓦哈比恐怖份子,提供医疗和各种支援。

换言之,西方帝国主义及其中东盟友宣称建立的「反伊斯兰国联盟」,从头开始就是一个彻底的骗局:美帝以此为由,企图支配叙利亚的库尔德民族主义武装,同时彻底炸毁叙利亚油田,以「反恐」的名义,在事实上继续为获得「温和派」封号的阿尔盖达武装输血——推动其推翻阿萨德政权的一贯目标;土耳其则以「打击所有恐怖主义」为借口,大肆暴力镇压国内的左派和国内外的库尔德民族运动,甚至一度以「保护难民」为口实,提出侵略叙利亚、建立庇护神权恐怖份子的所谓「安全区」——断行其巩固国内外各种法西斯、瓦哈比反动势力的「安内攘外」战略。

在西方帝国主义及其地区走狗的这种阳谋之下,出现了「伊斯兰国」越「反」越强大的奇观,大量难民从神权恐怖份子窃占的地区逃亡,到达环境极其恶劣的黎巴嫩、土耳其难民区后,辗转偷渡欧洲,造成欧盟帝国主义叫苦连天的「二战以来最大规模」难民潮。

丧心病狂的帝国主义,竟然还利用难民潮,宣称「阿萨德不倒,叙利亚不会好」,为公开全面侵略叙利亚制造舆论准备。

俄罗斯的干预,迫使帝国主义变相承认,他们所宣扬为万恶之源的叙利亚阿萨德政权,并不是别的,而是这四年多来全力抗击西方所扶植的「国际」瓦哈比恐怖主义武装的主力。

这种惨痛的事实,再一次沈重的证明: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是一切争取社会进步的斗争的必要前提。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