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狗肉问题看「多元文化」的界限

《跨时》按:本文首发于作者个人脸书(2015年10月29日),经作者授权转载。题目为本志所拟,并配上图片。

无论是抨击外劳吃狗肉「不文明」,还是诉诸「更高的」「多元文化主义」反对这种抨击(一个近似的情况是:以切割女性生殖器习俗的存在为由、攻击特定族裔为「野蛮人」,同以「多元文化主义」宣称,切割女性生殖器是「抗击西方文化霸权」的舆论对立),最终都是「普世公民」们去阶级去历史的、自我预设为「文明判官」的行为:第一种「普世公民」,认为必须通过[资产阶级的]「国法」,立即「制裁」犯规的外来他者,去成全他们的「文明秩序」;第二种「普世公民」,则认为在同一个「国法」的规范下,应当有「包容」或逐步「教化」外人的「文明器量」。

「保守」和「进步」「公民」争论的问题,并不是造成各种差别的现行国际秩序,而是应用何种手段,去巩固和完善国家内部的若干「核心价值」,进而维护现行的国际秩序。

在香港和台湾的历史背景下,「公民核心价值」(或所谓「公民民族主义」)的最大前提,就是站在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角度,对「中共」和「中国」的排除。

在这样的情况下,才会出现各种「狗权高于人权」、「狗人应当同权」,以及在国际上扶植反同宗教极端势力、在LGBT权益方面落后于大部分西方国家的美国当局,宣布全国同婚合法之后,引发全世界的「公民」们弹冠相庆的现象。

11月2日包围越南办事处抗议行动脸书专页封面照

11月2日包围越南办事处抗议行动脸书专页封面照


某动保团体将发起「文明人不吃狗肉」,针对越南办事处及越南移工的抗议行动。有不少人对越南人的这种「吃食癖好」提出批评,认为这是「不文明的表征」,遂而有这项活动;而又有另一些人,也就是网路上数量众多的进步派意见领袖,以后设的文化相对主义姿态介入,批判这种文明想像创造的族群阶序性,试图直面「煽动族群歧视,散播仇恨言论」的台湾民族主义,超越西方文明话语所设定的世界核心—边陲对立。

不过在台湾,以文化相对论为基底的多元文化主义的认识论,几乎已经被作为政治正确的进步观点,列籍于「普世价值」、「普世人权」的大庙里供拜。唯一的例外是,在东亚台湾的这个历史与地理节点上,基于复杂的殖民与左翼纠缠的历史,不能认同并去特殊化的「多元文化」的一类,也就是「中国」。台湾民族主义可以是包容、多元的,但同时也是「有前提的」包容、多元。其中一项特征,就是面对中国而产生的例外与矛盾。

回顾今年,狗肉争议或其他动保争议,也不只发生在台湾的越南籍移工群体。在中国大陆广西也有类似的「玉林狗肉节」,因狗肉性温上火,在夏至是最后一日吃狗肉的时机,遂而大量食用狗肉以为乐。姑且搁置动保议题与动物研究的面向,对于吃狗的广西玉林狗肉节,有两三种关于族群或国族议题的言论,恰好可以作为今日台湾「文明人不吃狗肉」争议中,延伸出的台湾民族主义问题的注脚。上面提及,肯认多元价值的台湾民族主义是有前提的多元文化主义,特别是对于「中国」作为其例外。从这个「例外」的空隙来观察狗肉节的再现,或者能够解读出「进步观点的族群阶序性批判」所缺漏的问题性。

在《大纪元》的这篇报导中,「美国」「民主」人士张健的这种立场,相当具有征候性地表达了美国帝国主义的意识形态宣传手段:将狗肉议题的主因上推到其最终要反对的「中共」,正如把其他议题推衍到「反中共」的大伞下。或可概念化这个过程:首先,从特定议题推衍到民间部门与公部门的共犯结构(所谓的「黑色产业链」),目的在于强调共产党的腐败,虽作为公部门的政府,但却与私部门有着共犯结构的合作部位;接着,再从反对派人士的「觉醒」心路历程(正如太阳花或反课纲学生的「觉醒」),特别强调这个觉醒使他们开始问题化这个政治环境的压迫与迫害,特别要让中共的极权主义性质被放大与凸显,以「普世价值」的话语来强化威胁性与危机感,最终推得「中共」必须被反对的重大等式。说得更简单一点,就好比是台湾常见的「公民不冷血」或「公民觉醒」路线,这样说来,笔者曾经以「文化冷战」评析过的雷敦龢的导读,就其论述效果观察,也可以说是在催化参与感与召唤去历史公民的诞生,与这类「民主人士」共享了人权与普世价值的底蕴。

在《跨时》林文清的文章中 ,也提及了部分网上对于狗肉节的评论「是连带对中国以及中国人作出批评。指控国人残忍者有之、指说这种事只会在中国大陆发生者有之」,换言之,重点从「狗肉节」的「狗」换到了「中国人」(作为另一种「狗」),虽然林系由香港的角度看狗肉节的延伸评论,但在2014年之后,港台进步派开始共享了不少话语,之间的连动关系与唇齿感受也益发强烈,林对于香港舆论状况的评断,应该也能大致套用在台湾(但我不尽同意以「南韩人也吃狗肉」来作为「港对中延伸评论的不合理」的锚点)。今天台湾热切讨论的狗肉议题,基本上可以说是发生在「(动保)台湾人」与「越南移工」之间的文明化效应(可见同篇文章下引卡维波文章段落);而台湾在分断体制与美日殖民主义的影响之下,「把中国等同于野蛮、倒退、落后」(刘世鼎,2015:236),也就是说,台湾人民普遍对于中国的性质与现况的混淆不清,是一项历史性的后果。那么,对于这样内置「台湾与中国的文明对照阶序」的台湾进步知识份子与进步公民而言,又能不能够恰如这次移工引发的狗肉议题,拿捏同等份量的文化相对论话语,来批评这些贬低中国大陆文明程度的论述呢?

不过,在今年玉林狗肉节事件发生的当下,台湾正在经历一场美国同志婚姻合法化的彩虹洗礼,网路上的意见领袖与诸多写手,显然没空在欢呼庆贺的同时,表达对于此事的关切。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