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国教问题的一些想法[2012年9月]

《跨时》按:本文首发于作者个人网志,经作者同意转载,我们为之加上了配图。

近日,台湾「反黑箱课纲」运动沸沸扬扬,有资产阶级媒体直指香港近三年前的「反国教」运动,就是港版的「反课纲」,并称香港运动得到家长普遍支持,是因为香港上一辈没有经历洗脑教育,比起据说被党国教育洗脑的部分台湾家长,更加愿意支持青年学生「捍卫自由」。

我们无法同意香港在英帝殖民时期「没有洗脑教育」的说法:香港「反国教」运动的「反赤化」、「反[中国]殖民」主线,就是多年反共反中亲帝教育和意识浸淫的结果。在这个意义上,台湾「反课纲」和香港「反国教」有共同的政治历史根源。

台湾「反课纲」和香港「反国教」的不同之处,在于香港的「反国教」阵营之中,也包括了在台湾会反对「反课纲」的一类人:国民党史观的支持者。

在香港,整个反共阵营的所有派系,联合起来反对他们的共同敌人——他们在政制设计上暂时无法染指的特区政权,及其背后的中共政权——「反国教」运动因此形成压倒性的社会舆论。在台湾,基于选举造势和政治分赃的考虑,同样反共的蓝绿阵营则就课纲问题形成对立,由此产生了香港近三年前所没有的那种社会争议。

在今天的台湾和三年前的香港,「运动」的正反双方主张的,都是对己方阵营有利的资产阶级意识形态。香港「反国教」阵营为扳倒特区体制,开始公开的宣扬「香港人认同」。台湾蓝营为了维持「独台」现状,强化「中华民国史观」,就遭遇了台独支持者的激烈反对。造成台独、港独青年骚动的根源,是2008年以来世界资本主义大萧条对两地的影响,以及同时期内大陆社会经济的蓬勃发展——在两地亲帝势力的引导下,青年的真实或想像的困境,金融资本主义在萧条时代的种种表现,都被归因为大陆崛起对港台「民主」的侵蚀和压迫,「独立拒中」就被理解成保卫小确幸的灵丹妙药。

回顾三年前香港的「反国教」运动,不但有助于我们了解今天台湾的「反课纲」运动的基本动力和逻辑,也有助于我们了解两地的其它本土民粹运动的基本面目。我们认为,在工人阶级社会主义力量获得显著的发展之前,资本主义造成的危机,将会不断滋生这些资产阶级的民粹运动,继续推动政局的右倾化,和区域乃至世界战争的危险。

2013年3月,以「反国教」运动作为素材的舞蹈表演《香港人》,赢得了全港大专联校舞蹈邀请赛的冠军。

2013年3月,以「反国教」运动作为素材的舞蹈表演《香港人》,赢得了全港大专联校舞蹈邀请赛的冠军。


关于国教问题的一些想法
赵平复
2012年9月11日

1

现在的香港国教争议,是两个资产阶级党派的争议。

国教课现在还没有成型。泛民根本不想参与指引的制定和参考教材的审阅,而想通过群众运动迫使梁政府撤销,在打击其统治威信的同时,再进一步强化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全面否定的反共民粹。

泛民所说的「不洗脑」的「公民教育」,其实就是彻底否定1949年革命,即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当性的东西。不要忘记,这一种「公教」,其实是他们一直以来都在实行的。

因此,真正的问题,并不只是特区政府推行的亲官僚国教,还包括现在泛民已经多年在课堂内外推行的「公教」。

现在革命左翼可以做、而且应该做的,是对这两种国教/公教(即两种中华人民共和国史观)进行彻底的分析和批判。一方面揭露建制国教淹没阶级、为官僚阶层和资产阶级涂脂抹粉,维护一国两制的反动性质;另一方面,揭露泛民公教的亲帝和歪曲史实的问题,兼其侵犯政教分离民主原则的虚伪性,等等。

反国教运动之成为现在这种东西,归根究底还是工人阶级还没有自己的独立革命政治力量的表现。革命左翼在对现在的两种资产阶级国教进行批判的同时,必须指出,真正的以劳苦大众利益为依归的批判教育和历史研究的工作和发展,只能够是工人革命左翼力量形成的一个环节。

2

现在香港的反国教运动,众所周知,是一个反共的运动。对此运动的自由主义乃至教权主义的领导者来说,并不存在反共和反中共的区别。他们不但不反对资本主义,还以帝国主义的做法为典范。

香港其实已经长期存在多种的国家认同。今天的事情,并不是史无前例的国民意识的动员,而是在一国两制条件下,从1949年以来就一直存在的敌对国家认同的矛盾的展开。具体地说,香港现在主要有两种国家认同,一种是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一切作为合理化的建制派「爱国主义」,另外一种是根本否定1949年革命、咬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历史的和现实的错误的右派「爱国主义」。

3

今天强力推动反国教的领导人物,有亲英的高等华人、有天主教的虔诚信徒、有膜拜蒋介石的国民党遗民、当然还有以美为师的所谓民主人士。

他们的政治,其实就是今天横行台湾的本土反共民粹的一个版本,不过碍于政治、经济和地理等的原因,除了陈云的「自治保港」半独立派之外,还没有出现要求彻底去中国化的政治力量。

4

反国教运动提出的主要理由,是思想操控、或所谓洗脑。如果这就是要求撤废一个科目的理由的话,那我们也应该主张撤废资产阶级的「社会科学」,以及对整个资本主义教育体系进行彻底的批判。但香港的反国教,是不可能这样做的,这归根究底的原因就是,领导运动的人,不是右翼、就是极右翼。

5

香港国教的建议指引(注意:即没有法律强制性)的总则,是所谓「校本」,即各校按自己的党派喜好推行国民教育、各自演绎中国历史和现状,唯一同泛民实行已久的「公民教育」的不同之处,就是建议学校也要正面讨论中华人民共和国。

香港德育国教科建议指引(即无法律效力),并不是中共的作品,而是一个叫做「课程发展议会」的英式机构的著作,整份文件完全没有提及「人民民主专政」、「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中国共产党」、「中国革命」等一类词汇。课程框架甚至内容,和英国已经通过国会立法和中央政府颁布课程以及教材强制推行的公民科,有九成相似。

课程指引的宗旨,是「承传中华美德,包括仁、义、礼、智」、「培育普世价值,包括:和平、仁爱、公义、自由、民主、人权、责任感、尊重他人等。」;「正面积极的人生态度」;「加深自我认识,了解个人在家庭、社群、国家及权利与义务」;「发展独立、多角度及批判性思考能力,能以客观和理性态度,辨识生活事件所蕴含的意义和价值,并作出合情合理的判断」;「建立于不同生活范畴的身份认同……成为有识见和负责任的家庭成员、社会公民、国民及世界公民。」以至什么「地球村村民」知识,促进「可持续发展」,等等。

简言之,香港政府建议推行的国教科,和「赤化」一点关系也没有,实际上是香港保守资产阶级的一种国民教育。这种东西,集所谓传统中华美德之迂腐(指引以「孟母三迁」、「孔融让梨」一类童话作为德育指导的例子)以及西方所谓普世价值之虚伪(什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雇主雇员有平等权利义务,我们都是地球村村民等等)于一身,但绝对不是什么「共产党洗脑教育」,而是以课程的形式而呈现出来的,每一个香港人从出生以来就浸淫其中的资产阶级「主流价值观」。

6

这次泛民狂飙,高喊洗脑的原因何在?就是建议课程之中,除了要大推所谓中华美德和普世价值之外,也要求学生要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权力机关是什么东西、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代表了什么东西、知道怎么唱《义勇军进行曲》、认识大陆发展所提供的机遇和问题与及「港人」在其中的角色,等等一类「国情认知」。

对泛民来说,任何有可能抗衡他们已经持续推行60多年的反共、亲K、亲西方的「公民教育」,要求正面讨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东西,都是「洗脑」。泛民的意识形态是唯一正当的东西,黎智英灌输的反共自由市场低俗右翼文化是我城优越价值的体现,等等。

7

泛民斗士们说,国教指引将会使他们不能谈论中共政权的邪恶,具体就是地沟油、毒奶粉、豆腐渣、刘晓波、六四等等。然而,这其实也是谎言。何解?国教指引关于第四学习阶段(即中学3年级至6年级)「社群范畴」和「国家范畴」的学习指引,是这样写的:

「社群范畴

学习目标:培养敏锐的触觉,辨识社会议题所蕴含的价值取向

学习内容擧隅:认识及认同法治、人权、民主、平等、自由、公义等对社会的重要,例如:懂得以普世价值的原则,对于争议性的议题作出客观分析。

学习以理性及批判性思考能力,辨识社会议题中所蕴含的价值取向。

相关技能擧隅:积极地透过不同途径观察和理解普世价值

具有敏锐的社会触觉,运用理性及批判性思考能力。」

「国家范畴 ……

学习目标:关心国家当代政治、经济、外交、科技等各方面发展对于社会民生的影响,以及民主、法治、人权等价值的体现,了解国家与全球的密切关系,乐意为国家及民众谋求福祉。

学习内容擧隅:

当代国情(国是与世情):……国家对于民主、法治人权等普世价体现的问题及处理……

相关技能擧隅:……以理性及批判性思考能力,分析国家当代发展的挑战和改善方向。」

明显的,指引的这种写法,完全符合泛民教师的价值观,也完全容许他们将大陆的「民主缺失」大书特书。

8

泛民的教师组织教协,包含香港近八成教师。他们一直都在推行泛民的「公民教育」。现在他们反对国教,与其说是反洗脑,倒不如说是捍卫自己的意识形态霸权,兼强迫全社会认为他们的意识形态,是唯一正确的意识形态。按自由主义的惯用说法,他们这种言行,叫做「极权主义」。

9

在香港政坛被建制、泛民垄断的情况下,无论国教成科与否,在事实上一直就有各种各样的国教/公教。在工人阶级达到阶级觉悟,形成群众性的反资本主义力量之前,也只能是这样。左翼的任务,不是帮助泛民或建制去推销他们的「洗脑」方案,而是同现在的各种资产阶级国教/公教划清界线,提出无产阶级自己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