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



据说,在多年以前,一股疫症在A城快速传播著。

据说,患病者的视觉首先变得迟钝,各种颜色变得模糊含混,融在一起,仿彿年幼的小孩子在绘画时,调色盘的颜色总会从最末端的角落开始混和,最后堆成什么也不是、无法辨认、亦无法命名的颜色。这种病在身体中渐渐漫延至其他感官,气味、声音、嗅觉、味觉及触觉都同样变得迟钝,继而错乱。久而久之,它们严重影响着思考、判断能力。

据说,A城的大部份人对病情一无所知,他们以各种幻想、各种宗教幻象置于自己眼前,从而认为那就是真实。慢慢的,在人的心中,幻像与真实对调了位置。患病的人认为这些症状,是他们心中的神祗在感召他们,因此这并不是疫症。

据说,A城人在金壁辉煌的圣殿中接到神谕,神要他们将从邻近的B城来的人赶走,并且要准备攻打B城。有传言说这是因为他们相信,B城才是瘟疫横行的地方,为了阻止瘟疫传播,他们必须重建B城,在找到根治方法之前将B城人彻底隔离。在接过神谕后,他们从满地尸骨、遍布蛆虫、寸草不生的土地上站起来,开始准备着这一切。

据说,A城人从此以自己发著青光的诡异眼睛来打量B城人;他们以腐臭、吐出乌黑毒液的嘴,混合长了毒瘤的舌头,议论著、谩骂着B城;同时,他们用瘦骨嶙峋,再也无法伸直的手指,用食指指尖上变得又黄又黑、发霉、藏满泥污的指甲,轻蔑的指向B城所在的方向。

据说,他们因为这项计划,向遥远的Y地寻求协助,甚至把自己挣来的钱、黄金、财宝等一切,都奉献给Y地。Y地人在接收财物同时,为了令A城人更加信相自己眼前的景象,并且让A城人相信他们正在协助自己,他们开始在A城建设自己的城堡。荒唐的是,他们并不准许A城人进入这座城堡,哪怕只是稍稍接近,都会受到严厉处置;另一方面,A城人相信Y地人正在帮助他们实行计划,因而对这一切不闻不问,对城堡中的状况一无所知,他们甚至将更多财富、宝物送给Y地人,并认为这样能加快进度、同时能令计划实行得更加彻底。

据说,A城中偶尔会出现一小撮人对抗这一切,他们后来都被其他A城人逮捕,送到城堡中审判。有人说他们被活活烧死;有人说他们被监禁在城堡中,直至老死;有人说他们被放逐到遥远的地方。众说纷纭,真相却从未出现。

故事到此结束,我再也没有听过别人提起这故事,亦不知道后来的发展,哪怕只是一丝流言,亦传不到我耳中。故事中据说的事情孰真孰假,我自然无从得知。

今天,这故事正在我眼前发生著。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