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债务协定公投


2015年2月,希腊总理齐普拉斯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会面。

2015年2月,希腊总理齐普拉斯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会面。

我在2015年1月28日,写了《SYRIZA大佬表白自己「绝对不是共产党」,说明了什么?》,摘要如下:

『他们在这里所表达的讯息,是绝不暧昧,十分明确的,和部分亢奋十足的「左翼」人士口沫横飞的代人构筑的空中楼阁和美好愿景,一点关系都没有:

1)SYRIZA将会要求修正紧缩政策的条件,同时承诺履行希腊的债务;
2)SYRIZA希望欧盟的大佬们修正收债的方式,让希腊和其它债台高筑的政府可以有钱济贫,这样才能保障欧盟的「整体利益」(穷人缓一口气配合还债,债主由此获得最大利益);
3)SYRIZA的主要目标是「清理希腊的腐败国家机器」。SYRIZA希望通过打击逃税增加政府收入、吸引外资。

将这种诉求说成是「共产党」的人,不是骗子就是傻子。与此同时,SYRIZA即使「成功争取」到这些诉求,也解决不了希腊和整个欧元区,乃至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萧条的根本问题:利润率的持续低迷。

我们知道,利润率主要是通过两种主要手段提高的:一是投资革新科技、提高劳动生产率,二是压低劳动力的价格,即劳动者的工资和生活条件。SYRIZA和欧美各国社民派之所谓「反紧缩」,提倡「罗斯福式的『新政』」、「第二个马歇尔计画」等等,主要就是寄望于用第一种手段解决经济危机。

欧盟的紧缩政策,导火线固然是资产泡沫爆破、金融大破绽所导致的「债务危机」(即国家赎买私人呆坏债,为垄断资本「支付保险」,造成钜额赤字,然后强迫劳动人民埋单)。但紧缩政策针对的不只是「债务」,而是实体经济的利润率低迷、以及由此而来的生产性投资低迷、增长率低迷。

欧盟的紧缩政策,希望通过「有序的」、「渐进的」方式实现营商成本的大规模下降,避免1929年式的总崩溃。

以德国帝国主义为首的欧盟资产阶级统治集团,为什么在紧缩政策不能刺激经济增长之后,推行了只能造成资产泡沫的量化宽松去缓解通缩,而不像社民派所主张的一样,进行大规模投资更新基建、促进科技升级的干预?

因为在经济制高点(即以金融机构和战略性资产为核心的主要生产资料)被私人资本占有的情况下,资产阶级国家不但难以举债,而且一旦成事,只会进一步挤压利润率、加深资本主义萧条。

归根究底,只有剥夺垄断资本,建立主要生产资料公有制、推行民主计画经济,才可以跳出这个怪圈。

也当然,剥夺垄断资本,绝对不是资产阶级国家及其议会可以做得到的事情。

资本主义礼崩乐坏,社民「左翼」宣扬各色改良药方自欺欺人,以「我们绝对不是共产党」去回答金融统治阶级的「诬告」,这透露了什么?

这就是,只有共产党和无产阶级专政,才能收拾资本主义的残局,结束钱统治人的荒诞世界。

六个月过去了,正在点票之中的债务协定公投,将会以大约六比四的比例,按照SYRIZA-ANEL政府的呼吁,否决「三驾马车」的《6·25方案》。

然而,这次公投,不但不会解决以上的各项基本问题,还会进一步的增强这些问题的重量。

在长达六个月的所谓谈判期间,以齐普拉斯为首的SYRIZA领导层,除了操作舆论、逐步降低选民的期望之外,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解决希腊的社会危机。

SYRIZA-ANEL联合政府,任由金融资本大规模外逃,完全没有准备「三驾马车」一旦完全中止点滴,防止金融系统全面瓦解的替代融资方案。

直到6月底,齐普拉斯宣布将「三驾马车」在6月25日提出的第三轮「救助方案」付诸公投表决之后,希腊政府才实行资本管制,限制存户每天的提款量、禁止资本出国。

完全可预见的,此项措施对已经完全撤资的大资产阶级全无影响,最受影响的,是本来就没有办法转移存款出国的中下阶层,特别是依靠退休金过活的老人。

SYRIZA-ANEL政府将这次公投说成是「捍卫民族尊严之战」,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在2月底,希腊政府就承认了归还债务的基本原则。
在6月的谈判中,希腊政府和「三驾马车」达成了最关键的共识——希腊政府2015年至2018年之间的财政盈余目标——即执行紧缩政策的整体速度

换言之,SYRIZA已经完全抛弃了它的「反紧缩」选举纲领,它将执行「三驾马车」提出的紧缩政策,从希腊劳苦大众之中挤出「三驾马车」所要求的血汗。

促使SYRIZA举行公投的,并不是紧缩方案本身,而是涉及SYRIZA「威信」的执行方式。

柏林和布鲁塞尔的有力人士,并不满意于SYRIZA的实际降伏,他们还要SYRIZA在选民面前彻底失信、藉以警惕欧洲所有的「反紧缩」民粹党派,维护欧盟的权威——他们否决了希腊政府提出的执行方案,要求希腊政府提前废除援助贫穷退休人士的特别津贴、立即终止其中「收入最高」的两成人的津贴;立即废除希腊离岛的增值税免税资格;从国防预算削减4亿欧元,等等。(请看齐普拉斯在6月30日提交给「三驾马车」的执行修正案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SYRIZA政府要求公民否定「三驾马车」的《6·25方案》。

然而,这六个月以来的事变已经明白的告诉我们,坚持留在欧盟、欧元区和北约的SYRIZA领导层,完全不可能反对紧缩政策,他们所追求的,是一种既能避免希腊社会矛盾全面爆炸、又能确保欧美希腊统治阶级实际利益的最佳执行办法。

有独无偶,美国主导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很及时的发表了它关于希腊债务「可持续性」的内部评估:这份评估认为,即使希腊推行(包括IMF在内的)「三驾马车」所要求的全部财税改革,经济按照最乐观的目标增长,在15年后,债务占GDP的比例仍然会远高于「三驾马车」认为「安全」的110%。IMF因此宣称,必须延续还款期和削减部分债项,希腊才可能履行对债权人的义务。IMF只持有一成左右「希债」,欧盟持有余下的大多数。

SYRIZA领导人对此击节赞赏,指IMF印证了他们的减债初衷云云。

在目前的阶级力量对比之下,可以预见,在公投结果和美国要求「维护大局」的压力下,欧盟将对紧缩方案的执行步骤、甚至债务总量,进行若干调整。

届时,我们会见证到这样的情景:「左翼」欢呼「反紧缩胜利」,称赞美国和IMF是解救「人民」和「民主」的功臣;最终推行的修正版紧缩方案,也将会被「左翼」欢呼为「欧盟民主核心价值的体现」。

在工人阶级的政治复兴根本地扭转这种局势之前,希腊和整个欧洲的劳动人民,会继续遭受帝国主义资产阶级的剥削压迫。他们面对着的,是一条工资待遇福利权益全面下降的、无了期的「复苏之路」。

2015年7月2日,主张废除全部债项、退出欧盟,建立「工人人民政权」的希腊共产党支持者,在雅典市中心集会。

2015年7月2日,主张废除全部债项、退出欧盟,建立「工人人民政权」的希腊共产党支持者,在雅典市中心集会。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