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RIZA大佬表白自己「绝对不是共产党」,说明了什么?

这是美国CNBC在选举之前的2014年12月30日的报导:《We’re not communists, Greek opposition insists

SYRIZA的首席经济顾问,对于金融才俊的诬陷鸣冤叫屈,表示他们绝对不是共产党。

SYRIZA绝对不是「共产党」,而是操作单一议题的民粹选举机器、公开的将自己设定为希腊的新的社会民主主义最大党的组织,这对了解希腊政治生态的人们来说,是一个很平常的事实。

敝人转载这篇报导的原因,是它引用了齐普拉斯及其头号经济军师对SYRIZA的实际纲领的简明总括:

Syriza’s leader, Alexis Tsipras, said the onerous terms of the bailout would be “overturned” if the party got into power, but insisted the country would honor its debt obligation, Reuters reported.

“We want to show our European partners that this debt has to be restructured,” Milios added. “It’s not possible to create enormous primary surpluses just to pay for a debt which cannot be serviced. It’s not only Greece in this situation, we have to open it as a European problem and find a solution.”

Milios said Syriza’s main aims were to clean up the country’s “corrupt” state. He added that combating tax evasion would help create new revenues for the government and attract foreign investment.

他们在这里所表达的讯息,是绝不暧昧,十分明确的,和部分亢奋十足的「左翼」人士口沫横飞的代人构筑的空中楼阁和美好愿景,一点关系都没有:

1)SYRIZA将会要求修正紧缩政策的条件,同时承诺履行希腊的债务;
2)SYRIZA希望欧盟的大佬们修正收债的方式,让希腊和其它债台高筑的政府可以有钱济贫,这样才能保障欧盟的「整体利益」(穷人缓一口气配合还债,债主由此获得最大利益);
3)SYRIZA的主要目标是「清理希腊的腐败国家机器」。SYRIZA希望通过打击逃税增加政府收入、吸引外资。

将这种诉求说成是「共产党」的人,不是骗子就是傻子。与此同时,SYRIZA即使「成功争取」到这些诉求,也解决不了希腊和整个欧元区,乃至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萧条的根本问题:利润率的持续低迷

我们知道,利润率主要是通过两种主要手段提高的:一是投资革新科技、提高劳动生产率,二是压低劳动力的价格,即劳动者的工资和生活条件。SYRIZA和欧美各国社民派之所谓「反紧缩」,提倡「罗斯福式的『新政』」、「第二个马歇尔计画」等等,主要就是寄望于用第一种手段解决经济危机。

欧盟的紧缩政策,导火线固然是资产泡沫爆破、金融大破绽所导致的「债务危机」(即国家赎买私人呆坏债,为垄断资本「支付保险」,造成钜额赤字,然后强迫劳动人民埋单)。但紧缩政策针对的不只是「债务」,而是实体经济的利润率低迷、以及由此而来的生产性投资低迷、增长率低迷。

欧盟的紧缩政策,希望通过「有序的」、「渐进的」方式实现营商成本的大规模下降,避免1929年式的总崩溃。

以德国帝国主义为首的欧盟资产阶级统治集团,为什么在紧缩政策不能刺激经济增长之后,推行了只能造成资产泡沫的量化宽松去缓解通缩,而不像社民派所主张的一样,进行大规模投资更新基建、促进科技升级的干预?

因为在经济制高点(即以金融机构和战略性资产为核心的主要生产资料)被私人资本占有的情况下,资产阶级国家不但难以举债,而且一旦成事,只会进一步挤压利润率、加深资本主义萧条。

归根究底,只有剥夺垄断资本,建立主要生产资料公有制、推行民主计画经济,才可以跳出这个怪圈。

也当然,剥夺垄断资本,绝对不是资产阶级国家及其议会可以做得到的事情。

资本主义礼崩乐坏,社民「左翼」宣扬各色改良药方自欺欺人,以「我们绝对不是共产党」去回答金融统治阶级的「诬告」,这透露了什么?

这就是,只有共产党和无产阶级专政,才能收拾资本主义的残局,结束钱统治人的荒诞世界。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