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僚政权弊政是新疆瓦哈比派崛起的根源

新疆非正常简本

 

新疆有官僚政权批准的伊斯兰教活动,那为什么在90年代以降,有越来越多的反体制瓦哈比派?

原因恐怕不外两大点:一,市场经济的发展,促进了各民族的两极分化,也扩大了汉族和少数民族的差距。这促进了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在汉族和少数民族之中的发展;二,官僚政权在宗教问题上,特别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上的机会主义:中共在1980年代和帝国主义合作围剿苏联和阿富汗的左倾民族主义政权、武装圣战份子,给予瓦哈比派在刚恢复「正常宗教生活」的新疆活动空间,主要传播者甚至还曾当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苏联灭亡之后,中亚地区资本主义复辟,产生了一系列腐败独裁的、操弄伊斯兰教的资产阶级政权,也催生了反对这些政权的瓦哈比派。这进一步加强了瓦哈比派在新疆的影响力。

当「一国共产主义」的展望成为泡影,官僚政权不再诉诸阶级团结,而企图用官许伊斯兰教去管理新疆有穆斯林背景的各民族之后,新疆非汉族人民对真实的或想像中的社会不平等和民族不平等的不满,便通过瓦哈比派的「真正穆斯林」身分认同表现出来。

现在,官僚政权这种掩耳盗铃、只能将目前信奉瓦哈比派的女性驱逐出社会生活的反动政策,只会走进法国式的死胡同。所不同者,穆斯林占法国人口不足一成,而新疆的穆斯林,则占全区人口的一半。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