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僚政權弊政是新疆瓦哈比派崛起的根源

新疆非正常簡本

 

新疆有官僚政權批准的伊斯蘭教活動,那為什麼在90年代以降,有越來越多的反體制瓦哈比派?

原因恐怕不外兩大點:一,市場經濟的發展,促進了各民族的兩極分化,也擴大了漢族和少數民族的差距。這促進了資產階級民族主義在漢族和少數民族之中的發展;二,官僚政權在宗教問題上,特別是伊斯蘭原教旨主義上的機會主義:中共在1980年代和帝國主義合作圍剿蘇聯和阿富汗的左傾民族主義政權、武裝聖戰份子,給予瓦哈比派在剛恢復「正常宗教生活」的新疆活動空間,主要傳播者甚至還曾當上人大代表、政協委員。蘇聯滅亡之後,中亞地區資本主義復辟,產生了一系列腐敗獨裁的、操弄伊斯蘭教的資產階級政權,也催生了反對這些政權的瓦哈比派。這進一步加強了瓦哈比派在新疆的影響力。

當「一國共產主義」的展望成為泡影,官僚政權不再訴諸階級團結,而企圖用官許伊斯蘭教去管理新疆有穆斯林背景的各民族之後,新疆非漢族人民對真實的或想像中的社會不平等和民族不平等的不滿,便通過瓦哈比派的「真正穆斯林」身分認同表現出來。

現在,官僚政權這種掩耳盜鈴、只能將目前信奉瓦哈比派的女性驅逐出社會生活的反動政策,只會走進法國式的死胡同。所不同者,穆斯林佔法國人口不足一成,而新疆的穆斯林,則佔全區人口的一半。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