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涛下的暗涌 ──略论码头工潮的成败得失 (张本清、叶杰珂)

 

「独立工运的一个严重的盲点是职场组织能力薄弱。」

「我们可以用『危机介入』四个字总结工委会及职工盟

过去数十年的组织策略。在危机发生期间工会人数会大

幅增加,但危机过后一两年会员人数就大幅滑落。」

摘自《团结不折弯—香港独立工运寻索40年》结语1

码头环境封闭,入行要靠朋友介绍,加上外判制度和特长工时,外人难以知悉内里乾坤。这次罢工,是窥探码头工运状况的难得机会。就此,笔者访问罢工工人和组织码头工人的三大联会的负责人。2本文尝试通过确定一些基本事实,来分析这次工潮的成败。

三大联会在码头上的势力分布

劳工处的统计,仅显示各工会的会员总数,并没有提供会员分布的资料,关于HIT码头工会势力分布的权威数据,并不存在。综合媒体报导和访问三大联会负责人得到的资讯:在工潮前夕,HIT经营的码头上,各工会的势力分布大致上是——工联会:约二三百名,主要为内运车司机;劳联的三个属会,合共约六百名,主要为HIT直属员工;职工盟,约二三百名,主要为外判码头工人,罢工期间上升至约六百人左右。三大联会的会员人数,不足HIT码头员工总数的一半。可见,要发动能够迅速瘫痪码头运作的工业行动,不但需要三个联会的合作,还需要密集、持久的组织运动壮大工运在码头的实力(如2 0 1 0 年职工盟属下的国泰工会在机场进行的「马拉松式」、「人钉人」招募会员运动3)。而任何一个工会独自行动,都不能严重影响资方利益、迫使资方与工会谈判。

主要由工联会组织的内运车司机,分别由十多个小型外判商雇用,司机和雇主关系密切之余,市场上也存在大量替代劳动力,故此不会轻言罢工。职工盟在罢工初期曾向内运车司机派发传单,呼吁他们集体请病假4,无疾而终;劳联组织的HIT直属吊机手,工资待遇比外判工人优越很多,正常情况下难以单纯为后者的权益而罢工。这次因为HIT拒绝回应劳联恢复加时补水的要求,命令其会员接替罢工吊机手的工作,劳联在罢工开始时呼吁会员不要配合资方要求,更在4月4日至19日期间按章工作5;职工盟组织多年的外判码头工人,则因高工时、低工资的长期压迫和人际网络等原因,多数不参加任何工会。

三个联会的不同政治取向,使情势更为复杂。职工盟码头工会总干事何伟航在4月4日接受我们访问时称,工联会是出卖工人利益的工贼团体,没有任何商议和合作的余地。何承认劳联是职工盟的加盟团体,两会也是国际交通运输工人联盟(ITF)的成员,职工盟和劳联也组成「码头工人协调委员会」(协调委),但何认为协调委只有交换情报的作用,并没有协调工业行动的可能。何以个人名义指,劳联有同资方勾结的内鬼、工人立场不稳,也不会进行工业行动。左翼21以何提供的资料为基础,撰文指控劳联和工联会是资方控制的「黄色工会」6。劳联的协调委统筹干事冼晓昕在3月30日书面回答我们的问题,说协调委在2010年成立,目的「是希望工会不要各自为政,团结一致为工人争取改善待遇」、「希望团结、协调各工会的工作,以及协商各种联合行动的可行方案。」希望它可以继续维持下去,并指劳联和何伟航的工会一直有紧密的联络和合作。对于左翼21撰文攻击劳联,冼的回应是「我想是他们不知就里吧。发出讯息的是学生,他们搞错了,以为我们与工联会有很多联系。既然雇主拒绝和我们谈判,我们又怎会是黄色工会呢?」对于协调委会不会邀请工联会属会参加,冼表示不拒绝同任何工会合作,但要看时间和契机,希望建立稳定有效的协调机制,工联会如果愿意协商,他们是欢迎的。

注释

[1]潘文翰等著《团结不折弯——香港独立工运寻索40年》,进一步,2012

年,287-288页。

[2]篇幅有限,详情见《跨时》网站不日发布之访问内容。

[3]前揭书,246页。

[4]〈【码头工潮】有工会派单张 吁货车司机集体病假〉,《苹果日报》

,2013月4月6日:

http://tinyurl.com/ojddb97

[5]劳联在4月4日起开始按章工作,要求超时补水1.5倍等诉求。直至4月19

日,由于资方答允提供超时补水1.4倍,并由部门主管向工程部员工解释补

假问题,在劳联咨询员工后,大部份人接受方案,故结束按章工作。

http://tinyurl.com/ogbco9x

[6]见〈【诚哥暗黑帝国──码头工人抗争专题】海洋上的背叛者──黄色工

会〉

http://tinyurl.com/onrhy4w

罢工工人的组织状况

左翼21在4月7日发表〈码头工会的战斗性是怎样炼成的? 〉7一文, 叙述资深职工盟会员和工会理事对外判工运的回顾。文章指,十八年前职工盟曾领导约300名外判工人罢工。一天后,HIT解除外判公司合约,将工人转移到自己成立的新外判公司,并减少人手、增加工作配额和大幅削减工资。经此惨败,外判工运陷入长期停滞。到2006年,职工盟才建立了码头工会。

受访者称,2011年职工盟向永丰和现创要求船边工人加薪200元,资方拒绝谈判。工会后来得到400多名工人积极回应团结行动的号召,HIT和中远才要求外判商平息争议,同意加薪200元。尽管最后少付45元,仍然激励了不少工人。文章称,2011年职工盟主张吊机手加薪100元,工联会得知后立即与HIT闭门会议,次日即通告达成60元协议,据说令工人大失所望。职工盟在2012年尝试组织动员工人要求加薪,但因工人不积极回应而失败,有工人指工会失职云云。可见工会诉求的效力,同它可以凝聚的工人支持成正比。同样,《爽报》4月5日报导8,这次工潮的三名核心组织者,过去曾分别向三大联会和街工求助,但资方一概拒绝回应。三人遂投向职工盟,后者策动了一系列陈情抗议,资方还是没有理睬,最后职工盟发动了3月28日的罢工。

3月25日,职工盟和学联领导开会,称将会在该周内发动罢工,开始时会大概有150人参加9。何伟航在4月4日接受我们访问时表示,其工会有1000多名会员,还有2000人「未续会」(王宇来说有700名会员10)。综合媒体报导和职工盟宣布,罢工的最高潮有约500人参加。按何的数字,会员参与率是50%,按王的数字,则是约70%。职工盟公布,4月2日第一次派发罢工津贴的领取人数是468,之后是426人,第四次派发时是418,4月15日第五次派发有约410余人,到5月13日最后一次的349人(工会称另有约40人会稍后领取)11。以此推算,中途复工者的比率在17%至25%之间。

《明报》4月16日报导,三个罢工工种共有约1620人,其中外判者约1120人,约430人参与罢工,占外判工种约38 . 4%。永丰(桥边理货员)有约63.5%雇员罢工,后来结业的高宝(吊机)罢工率近94%,一直拒绝参加谈判的培记和联荣(吊机和理货)则只有约18.8%雇员罢工12。有约400名员工的现创,因在罢工第二日的3月29日抛出每年加薪9.8%、加两年的方案,使几十名罢工者全部复工13。5月2日,约80名现创工人不满资方拖延发表加薪通告,参加罢工,使罢工人数增至约500人14。5月3日,资方公布9.8%加4000元奖金最后通牒,部分罢工者开始自行复工15。5月4日,罢工工人大会拒绝接受。5月6日,资方向政府书面确定9.8%,工会同工人协商决定结束罢工。以此推算,在5月3日至5月6日期间,有25%至35%罢工者复工。可见李卓人在5月7日接受港台访问时称,工会了解难以有更多工人参加罢工、持续下去会令工潮瓦解的说法,并非虚言16。

总结以上,职工盟这次动员到一半至七成会员参与罢工,罢工的中坚有300多人,同十八年前惨败的人数相若。其间严重影响两个外判商,但未能迫使大老板HIT就范。对结束工潮起重要作用的现创罢工者,曾在罢工的第二天复工,在资方发布最后通牒后亦急速复工,似非工会的忠实支持者。职工盟坚持的23%,最后亦被资方的9.8%击溃。

[7]http://tiny.cc/5ozavw

[8]〈专题人物:怪兽三人组 搞起码头风云〉,《爽报》,2013年4月5日:

http://tinyurl.com/pggo6er

[9]学联领导人在当天用社交媒体向社运团体传发此项讯息

[10]王700人的说法见:http://www.labornotes.org/2013/05/hong-kongdockers-

claim-victory

[ 1 1 ] 第一、二次罢工基金人数见4 月7 日T V B 节目《讲清讲楚》李卓人的专

访:http://www.youtube.com/watch?v=92tivkdk_y0

第四次罢工基金人数来源: h t t p : / / h k . a p p l e . n e x t m e d i a . c o m / n e w s /

art/20130413/18226532

第五次罢工基金人数来源:http://tinyurl.com/p33g4ol

最后一次罢工基金人数来源:http://tinyurl.com/p4botgj

[12]相关报导

http://tinyurl.com/p3lp8kq

有关图片

http://tinyurl.com/qfhzddq

[13]〈一外判让步 码头工人备持久战〉,《明报》,2013年3月30日:

http://tinyurl.com/ou5zsxn

[14]〈加薪无兑现 现创80人罢工〉,《星岛日报》,2013年5月3日:

http://tinyurl.com/qah72u4

[15] 5月7日《苹果日报》报导,称5月4日大会只有约六成罢工者要求继续罢

工,5月6日大会,九成罢工者要求复工。工会担心分歧使罢工瓦解,所以同意复

工。5月2日现创约80人加入罢工后,何伟航称共有约530人罢工。职工盟最后派

发罢工资助给349至389人。以此推算,在5月3日至6日期间,1/4至约四成的罢

工者自行复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507/18252070

[16]〈李卓人:外判商愿提供加薪书面承诺是转捩点〉

http://rthk.hk/rthk/news/clocal/news.htm?clocal&20130507&55&920185

从加薪要求变动看职工盟的策略

4月13日《苹果日报》引述工盟总干事蒙兆达提供的资料,称工盟在2012年5月至6月期间,通过电话问卷调查和四次茶叙,共收集到约200名工人的意见,形成要求加薪10%的共识17。职工盟在2012年8月要求加薪10%。劳联网站称,他们在2012年7月至8月期间,发出了1000余份问卷,收回696份有效回应,其中约一半希望加薪至少10%,另四成希望加薪要高于通胀18。在2013年1月30日,职工盟和劳联以协调委名义要求外判工加薪12%,恢复加时补水和改善待遇等一系列要求19。

在3月18日,何伟航去信HIT,要求加薪23%20。3月28日罢工开始,职工盟声明要求「尊严加薪」21,左翼21提出15%的说法22。4月4日,李卓人在无线节目中提出20%23,《南华早报》有17%的报导24。到罢工后期,职工盟称23%不是底线,争取双位数字增幅25,即变相打对折。最终结束工潮的,是资方强制的9.8%。

工联会在2012年8月要求加薪10%,在2013年4月10日同劳联协调,联合要求12%26。职工盟的底线是双位数增幅,最终被迫接受9.8%,那又为何不愿意同另外两个联会协调,共同面对资方呢?

[ 1 7 ] 〈隔墙有耳: 两大工会 码头决战〉, 《苹果日报》

,2013年4月13日

h t t p : / / h k . a p p l e . n e x t m e d i a . c o m / n e w s /

art/20130413/18226652

[18]〈要求码头运输业正视加薪、加班补水及食饭钟问题〉

http://tinyurl.com/qg9eydh

[19]〈码头工盼薪金追回沙士前水平〉:http://tinyurl.com/

o3anvu7

[20]「码头的辛酸」3月18日图片:

http://tinyurl.com/nlx9wqh

[21]职工盟3月28日声明

http://tinyurl.com/noj7kt6

[22]详情可看左翼21的影片:

http://tinyurl.com/blzp426

[23]4月4日无线节目《东张西望》的访问:

http://tinyurl.com/pw7l4fo

[24]’Member of Beijing-loyalist FTU part of contractor’s

management’.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4/4/2013

http://tinyurl.com/ovaueul

[25]〈劳资谈判有进展 明午再续〉,《东方日报》,2013年

5月1日

http://tinyurl.com/njtvycd

[26]工联会与劳联联合与资方谈判,并于会前达成了一致的加

薪要求,即12%。

http://tinyurl.com/pwavz93

面对类似的质疑,「码头的辛酸」在5月9日发表了一则动态,称23%是「2012年12月27日一个劳联加职工盟的码头研讨会上,一个员工提出的……席间十几个人都听到……咁呀人哥就好民主,咁工友话23就23好顺大家意愿唔系咩骑劫」。27尽管李卓人采纳了这个方案,职工盟之后仍和劳联以协调委名义要求加薪12%。在3月18日,它才正式要求23%。罢工开始后,不少加入的工人并不知道工会提出的价码,23%是在4月6日大会上才确定的「谈判底线」。此后,职工盟的主要策略,是要求资方「尽快与真正代表工人的工会代表展开薪酬谈判」28,仿佛职工盟是码头上唯一的工会,并坚决拒绝劳联协调三大联会共同谈判的建议,甚至指工联会不代表任何码头工人。

对于这种奇怪情况的唯一合理的解释,是职工盟的领导层的主要目的,是要通过23%造成建制派工会争取不力的恶劣形象,并期待通过社会舆论超越它在码头上的组织劣势,迫使资方给与职工盟独占谈判权。

罢工工人希望资方书面落实加薪和改善待遇,职工盟希望获得独占谈判权。当前者意识到没有可能抵制资方的最后通牒,而后者知道资方没有可能承认它的时候,23%就完全失去用处了。5月8日,当部分罢工工人认为9.8%方案抢走了他们的拉缆钱和膳食津贴的时候,职工盟码头工会干事王宇来向港台表示,大部分工人都知道9.8%已经包括了所有津贴(即明白9.8%实际上只比5 % + 2 %每月多50元),工会仍会安排工人复工,不会勉强不接受的人29。至截稿前,约15名罢工工人辞职,百多名高宝机手约一半待业、一半转行30,即罢工中坚分子约三成失业或离职,这所谓「半杯水胜利」,可谓十分惨烈。

结论:从探求真实开始,谋求统一壮大工运之路

以左翼21和学联为首的青年学生,积极声援工潮。学生认同自己也是劳动者,关注支持工运,这是积极的发展,是值得肯定的。然而,一个令人担忧的现象,就是声援青年普遍认为只要不断宣传资方不仁不义、维持罢工工人士气,就可以得到胜利。所谓「李有金权,我有良心」、「撑到底,撑到入海底」,甚至强调「工人唔怕俾人炒,唔想返入去」31。从罢工的目的和困难,以至综合各方面的访问来看,工人的思想不可能是部分学生所想像的这么简单。罢工者多次指出,「返到入去就叫赢」。「不再回去」当然不是罢工的目的,而是最坏的打算。工人知道即使成功加薪、改善待遇,资方还是有办法压迫他们。罢工者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自己的处境。在5月3日资方发出最后通牒时,一些青年声援者期待工人「撑到底」,以为再投入的现创工人是罢工走向胜利的先兆。事实上,工人和工会都知道工潮已经陷入崩溃的边缘,再没有可能达成劳资协议。

如上所述,职工盟以夺取独占谈判权的路线领导这次工潮,最后被资方的最后通牒瓦解。面对这个困境,除了「半杯水胜利」说之外,也有人称「考虑到要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 最终没有被击倒, 也难再予苛责。」32 从硬说「赢了一半」,到「没有输」,不是拒绝承担政治责任,就是拒绝反思职工盟领导路线的表现。现在说「工人基本仍可以回到过去工作场地,保存实力,以后可以继续组织其他没有参与今次罢工和新入行的工人」,但当初又为何冀望社会舆论可以夺取只有强大的职场组织才可以夺取的胜利?又为何坚决否定其它工会的代表性,拒绝协调合作的建议,要求资方只承认职工盟?

5月2 0日,职工盟召开记者会,指控工联会去年年底宣布与建筑业资方协议加薪5%至30%,是欺骗工人,「建造地盘职工总会干事麦德正认为,工联会定出加幅时,并无考虑雇主实际肯加薪多少,以及工人集体议价能力可取得的加幅,亦无考虑外判制下层层剥削,即使定出行价,外判商不理会。」33这里不讨论建筑业争议的是非,但可以肯定的是,麦德正关于工会制定加薪方案时,必须要考虑资方底线和工人实力的说法,是完全正确的。事实上,职工盟最有实力的、多次为会员争取重要胜利的属会,如教协和国泰空中服务员工会,都建立在高入会率和有力职场组织的基础之上。

在这次码头工潮表面的大风大浪之下,潜藏着激流暗涌。建立统一强大的左翼工运任重道远,在可见的将来工运分裂对立的格局不会有根本的改变。然而,关心工运前途的人们,即使不能督促三大联会就基本的工人权益建立局部和临时的统一战线,也应该抵制来自任何一方的无原则撕裂和对立行为。改变现实,要从探求和解释现实开始。

[27]参见「码头的辛酸」

http://tinyurl.com/qb4m5za

[28] [联署声明]反对无尽剥削 还我劳动尊严 声援葵青货柜码头罢工工

友http://left21.hk/wp/2013/03/petition-hit/

[29]王宇来的说法:

http://tinyurl.com/ofetr8b

相差50元的计算:

http://tinyurl.com/nqazlka

[30]〈码头高宝机手半数转行〉

http://tinyurl.com/pzq7kbl

[31]通常都是参与学生的面书上出现,不过亦有类似的文章,如:〈码

头罢工运动的两个危机:工运不能外判、坚拒失败主义〉http://www.

inmediahk.net/node/1016074

[ 3 2 ] 〈码头罢工结束的感想─ ─ 兼个人回应对职工盟的有关批评〉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6547

[ 3 3]〈声称助加薪三成 实质最高16% 职工盟:工联会呃工人〉

http://tinyurl.com/or72yel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