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特首选举前夕

民主党七名立法会议员宣布票投曾俊华,称根据各候选人在选举论坛的表现和民调结果,曾俊华符合中央关于「港人拥护」的条件,有能力团结大多数香港市民。

港澳办主任王光亚在接受《紫荆》杂志访问中,提出中央关于及格特首的四大标准:「爱国爱港、中央信任、有管治能力、港人拥护」。

其中,原本被「爱国爱港」所涵盖的「中央信任」,在人大政协两会期间,被多名主管官员高调突出。

52e776d1a70d3676f2469af33cb65fd8.jpg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张德江,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香港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国务院港澳办主任王光亚,香港立法会前主席、全国人大常委范徐丽泰等出席香港特区人大代表团全体会议。(图片来源:《香港01》)

主流泛民强调「港人拥护」的「中央条件」,以此淹没中央本身突出的「中央信任」,可谓相映成趣。

「港人拥护」和「中央信任」不言而喻的对立,在曾几何时的头号「爱国资本家」李嘉诚口中,变成了这种说法:「为免得罪朋友,我不好提名」。

在泛民媒体强力宣传的催谷之下,曾几何时被它们抨击为冷血守财奴的曾俊华,「民望」一直遥遥领先。霎时间,曾俊华成为了不可名状的、超阶级的「港人梦想」的寄托所在。

这决不是偶然的。曾俊华之所以成为了「民主」的载体,恰好在于他和其它「三大条件」的可有可无的关系——

「爱国爱港」一向以来都是泛民嗤之以鼻的说法,近乎笑话的用语;曾俊华挖苦林郑月娥凡事亲力亲为「只能当好伙计」,自己将多数事情推给下属则是「work smart」的「领袖」表现,赢得泛民欢呼喝采,可见他们也不太在意「管治能力」(别忘记曾俊华曾长年是他们口中残忍兼无能的特区政府的头号理财者);至于「中央信任」,主流泛民选委宣布他们与中央公开支持的林郑月娥「没有互信基础」,就已经说明了一切了。

主流泛民独尊的「港人拥护」,在扣除了公关攻势造成的海市蜃楼般的「梦想」之外,剩下的只有赤裸裸的政治计算。

他们把话说得很明白:尽管胡国兴的政纲最接近泛民,但为了阻止「西环干政」,必须票投曾俊华

为了捍卫激进泛民的「公民提名」神主牌,梁国雄一度宣布代表自决派参选「小圈子选举」。只是在五年前,泛民全体痛心疾首,要求在候选人之中「民望」最高的候任特首梁振英下台。

201702261209011_20410.jpg

2017年2月25日,曾俊华成为首位「入闸」的特首候选人。曾俊华获得165名选委提名,其中120多张来自「民主300+」。(图片来源:路透社)

泛民宣称,曾俊华获得建制和泛民民众的共同支持,是唯一能够「团结港人」的候选人。曾俊华本人指,以「爱国左派」阵营为基础、泛民与之势不两立的林郑月娥,一旦当选,将会是「撕裂2.0」。

在这种貌似「包容」的说法的背后,是淋漓尽致的「你死我活」斗争逻辑。最露骨的例子莫过于:主流泛民共主黎智英亲自撰文指胡国兴是「共谍」,旨在破坏拥立曾俊华的「民主抗共」大计。

曾俊华正正因为没有得到「中央信任」和「爱国爱港」阵营主流的支持,才会即使在建制任职高官多年,还会被视为「真正的香港人」、成为泛民「团结」的对象。在声言「和解」的背后,泛民此举在于促进建制阵营的分裂,力求在泛民意识形态的基础上,建立反共的绝对多数,永续香港资本主义。

自称「头号薯粉001」、「建制派里的坏孩子」的田北俊,为曾俊华拍摄宣传片。田说支持曾俊华,因为他是「香港仔」。田以煽情的本土主义口吻说道:「看一场足球比赛,你敢支持香港队吗?香港打拳赛,你敢支持香港的曹星如吗?」

「香港仔」的「美誉」,至少有两层意思:

一是宣传曾俊华在文化上是彻头彻尾的「香港人」。曾俊华经常标榜爱好香港文化,支持各种本地事物,言谈之间不时流露空洞无物的港式幽默。

二是宣传曾俊华在政治上也是靠得住的「香港人」。梁振英因其疑似共产党员的身分,从未参选特首时就成为泛民打倒的对象,其标榜解决房屋问题和促进陆港融合的「新加坡式」施政方针,更被判定为香港社会「撕裂」的总根源。得到中央支持、被认为将会延续梁振英路线的林郑月娥,因此获得「CY 2.0」和「撕裂2.0」的封号。相比之下,曾俊华「从善如流、无为而治」的新自由主义买办官僚气质,便成为永续香港现状的最佳人选。

875a49a00993e03faa3bde672cff62ab.jpg

香港华人大资产阶级的旗舰政党自由党在上届特首选举中支持唐英年。2014年10月底占中期间,时任自由党党魁的田北俊表示,为解决政治僵局,梁振英应考虑辞职。全国政协常委会随即撤销田北俊全国政协委员资格。2017年2月,自由党荣誉主席田北俊、前主席周梁淑怡和现任党魁钟国斌,提名曾俊华为特首候选人。(网络图片)

建制高官成为了泛民的代理人,「爱国」大资产阶级政党甚至「左派」领袖之中出现了公然「反骨」的「坏孩子」。这说明了以维护资本主义现状为基础的、跨阶级的「爱国统一战线」的空前危机。

随着世界资本主义进入长期停滞,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帝国主义列强不断加强针对中国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压力,力图遏止和逆转中国的高速发展势头,最终推翻现存的官僚化工人国家,建立亲西方资本主义政权,对中国再次实行殖民统治。在「一国两制」的框架和工人阶级社会主义力量缺席的情况下,香港成为了中美代理战争的公然战场——在建制大汉沙文主义,及其镜像泛民本土沙文主义的角力之中,被撕裂和宰制得最严重的并不是抽象的、跨阶级的「香港社会」,而是被反共反大陆风潮割裂的、包含大量大陆新移民底层工人的劳苦大众。

在政治矛盾上升的推动之下,形形色色的「香港仔」,正在寻找安身立命之地。曾在让利政策之下赚尽「爱国」甜头,已将资产大部转移英国的李嘉诚,就是财界的典范;从港英时代开始任官、共事多年的曾俊华和林郑月娥,在论坛上针锋相对、互揭疮疤,是官界两种「香港仔」的斗争;「爱国左派」阵营第一大党创党主席,则公开宣布自己成为「爱国左派」是一个历史的误会,他当年只是为了反港英而参与,但从来没有准备牺牲自己改变社会的理想——数年前,此人曾引用「一国两制」的官方理论,无意地透露了此说的自毁逻辑:在香港的社会主义者的任务,据说就是尽力维护资本主义,他的一切政治活动,就是为这个目的而服务的,所以他不介意有同道中人骂他。

曾俊华在2010年落区宣传政改期间,以「多谢你咁大声」一句「回应」泛民抗议者,被泛民媒体譁然痛批。七年后的今天,在同一泛民媒体的宣扬下,曾俊华成为了全港最大的「香港仔」,「香港梦」的载体,千万港人憧憬的偶像。与当年「多谢你咁大声」同出一辙的「熄佢咪」和「咁你咪讲晒佢」,也顺理成章地被奉为天才绝伦的「金句」。

泛民将可能通过拥戴一个右派市侩味浓的人物,打烂北京官僚政权为维护资本主义香港安宁而设定的⋯⋯右派市侩味浓的「小圈子选举」和「爱国统一战线」。这就是名符其实的现眼报,个中充满了辩证法的醍醐味。

102897_1341121088428.jpg

2012年7月1日,第四届特区政府主要官员在特首梁振英和国家主席胡静涛的注视下宣誓就职。曾俊华、林郑月娥、梁振英处于照片的焦点。(图片来源:《央视网》)

泛民在两年前「否决8·31、争取真普选」,两年后在这次特首选举中「all-in曾俊华」,尽管在表面上「于理不合」、甚至自相矛盾 。但在反共的战略目标而言,两者并无根本冲突,甚至是一致的。

泛民心照不宣的玄机在于:通过拥戴一位在实际上以「两制」凌驾于「一国」的候选人,将整场选举运动宣传为「香港人」对「中国」的示威,大肆宣扬所谓「香港核心价值」(资本主义的民主、法治和「文明」,即垄断资本统治社会的制度),动员民众攻击所谓亲中亲共的候选人和势力。

「8·31方案」推出后,泛民曾经宣布,在其筛选(公然反共和分离主义人士的)机制之下经普选产生的特首,将会因此获得合法性和认受性,所以必须誓死反对。

泛民现在提名和投票支持曾俊华,似乎同过往的立论相左。然而,这种做法是反对8·31战略路线的延续 ——因为曾俊华的参选正在分裂「对家」。在特区体制之内,泛民候选人没有可能成为特首,若能通过曾俊华使小圈子选举报废,彻底暴露「爱国统一战线」的同床异梦,那就是迈向「胜利」的一大步。

主流泛民同自决土独貌似分道扬镳,主流泛民内部也貌似出现两种意见 (有人「投白票以明志」)。当局者貌似慷慨激昂、表面上沸沸扬扬,但客观上,这是泛民一贯的愚民纲领之下的一种有意无意的巧妙分工:

相信主流泛民「没有原则」甚至「变相投共」的那些人们,会转移支持自决土独;而认为「ABC」是当前必须的那些人们,在赞同「民主300+」之余,也不会对自决土独有太大的反感——甚至会因其「坚守信念」而感念崇敬 。这里有一个细节:梁国雄半开玩笑地说,自己是个有争议性的人物,自荐公民提名的成绩无疑是差劲的,如果是由朱凯迪出马,提名人数必定很容易达标——我们可以想像,这未必是「无心之失」。

换言之,两码事就是两码事,但其实还是同一回事。

特首选举这场闹剧,不但表明了泛民的所谓民主的反共反大陆本质,还深刻地揭露出「爱国统一战线」的真相:一未必爱国、二显然不统一 、三根本不成所谓战线——他们赖以「力挽狂澜」的「最佳候选人」,竟然真情表白:一旦香港主流民意让管治失效,她将会一走了之。

今年是香港史上最重要的一场反帝反殖运动——反英抗暴的五十周年;今年同时也是香港回归、实施「一国两制」的二十周年,即同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共存共荣的「五十年不变」的一小半。矛盾运动的逻辑,正在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将香港进一步推向政治决战的修罗场。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