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倒帝国主义是消除恐怖主义的先决条件

2015年1月,《查理周刊》编辑部遇袭后,西方各国领袖在巴黎摆拍团结反恐照片。(网络图片)

2015年1月,《查理周刊》编辑部遇袭后,西方各国领袖在巴黎摆拍团结反恐照片。(网络图片)

奥巴马就法国巴黎恐袭发表演说,指这次恐袭不但是对法国人民的攻击,更是对「人文主义」、「普世价值」的攻击。

这种虚伪的言论,是无法掩盖美国及其中东盟友——包括他们所谓的「民主国家」——土耳其、以色列、沙特阿拉伯和海湾各酋长国等等,长年为伊斯兰神权份子提供经济支援、武器装备、军事训练甚至外交承认的事实的。

香港右派宣称「左翼」的「大爱包容」、「支持斯诺登」等等,要为恐怖主义和恐袭负责。

这是个令人发笑的说法。因为香港「左翼」支持欧美帝国主义国家,在所谓「支援革命」的名义下,先后在利比亚和叙利亚,以最极端的暴力,扶植各种伊斯兰神权恐怖集团。而他们对斯诺登的所谓「支持」,是支持「依法处理斯诺登」、「捍卫香港法治核心价值」——换句话说,如果斯诺登没有逃去俄国,而是按照香港「左翼」的「路线图」行事,那他现在大概就会走进了切尔西·曼宁所处于的「自由世界」,被美帝判处重刑、长期监禁。

右派的言论,证实了他们是帝国主义最没有头脑的捍卫者

斯诺登披露美国及其盟友监控全世界电讯的具体机制和技术手段,也当然没有阻止这种监控。事实上,这种监控,在帝国主义被打倒之前,也会一直存在。这种监控的服务对象,是极少数的统治阶级,而不是绝大多数的劳动人民。

另一边厢,某「左翼」大师宣布,中国的「国家恐怖主义」,也要为巴黎的恐袭负责。这同样是令人发笑的。中国支持俄罗斯、叙利亚、伊朗、伊拉克等国正在进行的反对伊斯兰神权恐怖集团的战争。按照「左翼」的逻辑,叙利亚当局奋力抗击西方集团扶植的伊斯兰恐怖势力,是「镇压革命」的「国家恐怖主义」;俄罗斯应叙利亚当局所邀,轰击伊斯兰恐怖势力,也是「国家恐怖主义」。在这种逻辑之下,中国也当然要为巴黎的恐袭负责。

「左翼」尽管自诩「受马克思启发」甚至是「革命马克思主义者」,但他们的这种说法,完全和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托洛茨基无关。

他们宣称坚持欧美支配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运动是「革命」,甚至宣布在乌克兰建立了亲西方的寡头资本与极右党派的联合政府的反共反俄政变,是「政治革命」。这就证实了,他们是帝国主义最用心良苦的信徒

当今世界的伊斯兰恐怖主义并不是所谓「永恒的宗教文明冲突」的产物,而是帝国主义为了抵制民族解放和阶级解放运动,从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就不断扶植中东最反动的神权势力的结果。

在1980年代,伊斯兰恐怖主义作为反共反苏的工具,成为了美帝国主义奉为「自由战士」的「座上宾」。美国九一一事件以来,伊斯兰恐怖主义一方面成为了帝国主义进行侵略战争的口实,另一方面也延续了颠覆西方未能完全控制的民族政权的功能。

不反对帝国主义而空谈反恐,只会是颠倒是非,成为帝国主义制造恐慌、加强镇压侵略力量的帮凶。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