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帝未竟七十年 从日本战败投降想起

《跨时》按:以越南独立运动的先驱者的思想历程为切入点,经过「大东亚战争」的前因后果,直到「战后」七十年至今的历史回顾,本文提出一个观点,就是世界战争的温床并没有消失,在资本帝国主义成为历史,劳苦大众成为全世界的主人翁而联为一体之前,「十五年战争」一类的帝国主义战争的惨祸,并不会离我们而去。


反帝未竟七十年——从日本战败投降想起
林世平、张本清
2015年8月20日

日皇裕仁在1945年8月14日颁发的维护日帝基本体制,回避战争责任的《终战诏书》。

日皇裕仁在1945年8月14日发布的维护日帝基本体制、回避战争责任的《终战诏书》。

「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一、潘佩珠的故事
70年前,日本法西斯投降了,但帝国主义至今仍然支配着亚洲和世界。

在1905年,反抗法帝殖民统治的越南独立运动领袖潘佩珠(Phan Bội Châu),抱着当时普遍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和种族主义的思想,以为日本战胜俄国,是「黄种人对白种人之胜利」,幻想日本当局会武装支援「同为黄种人」的越南人的反法斗争,经香港到达日本。主张恢复越南皇室统治的潘,经中国保皇党领袖梁启超的引荐,认识了犬养毅等日本政客,希望日本出兵越南、驱逐法帝。梁启超和日本政客们告诉潘,日本政府不可能中断与法国的邦交、出兵越南,但他们可以用「民间」的名义教育训练越南志士。

潘佩珠因此发动了数百名越南青年,从1907年开始陆续入读东亚同文会,史称「东游运动」。越南法殖当局察觉后实行严厉镇压,逮捕爱国留日生的家人、禁绝汇款。1907年6月,日法帝国主义缔结《日法协约》,保证双方在亚洲的利益和安全,给予对方最惠国待遇,共同确保清朝的「独立」和双方在中国的势力范围。法帝承认满、蒙、福建为日帝势力范围;日帝则承认法帝对印度支那三国的统治,承认两广和云南是法国的势力范围。法帝要求日帝取缔在日的越南独立运动、引渡参与者回越南,日本政府如约遵行,在1908年9月勒令越南学生解散回国。潘佩珠请犬养等人向日本政府陈情,后者称爱莫能助。潘本人在1909年2月被日本政府驱逐出境,亡命香港和泰国。

早在1905年年底,日帝政府就应清朝的要求,推出限制革命党人活动的中国留学生管理条例,造成大规模的退学回国运动。1905年9月,潘佩珠第一次与孙中山会面之时,孙知道潘还是君主立宪派,就力斥中国保皇党的虚伪,主张越南独立志士加入中国革命党,中国革命成功,就会立即支援越南独立。潘说共和制度很不错,但不符合越南国情,反请孙中山先支持越南独立,事成后越南北部可成为中国革命党的基地。潘佩珠当时站在纯粹的民族主义的角度,认为只要能够脱离法国独立就好,政治纲领反倒是其次的。

越南独立运动先驱潘佩珠

越南独立运动先驱潘佩珠

潘佩珠在日本活动的后期,慢慢意识到日本帝国主义只是站在自利的立场、扶植亚洲各国的「代理人」,对真正支援民族独立运动没有兴趣,他联络滞留日本的中国、朝鲜、印度、菲律宾独立运动家和日本的激进人士,组成「东亚同盟会」。潘佩珠的政治思想,开始从「黄种人种族主义」,向「联合被压迫民族」转变。

辛亥革命爆发后的1912年,潘佩珠辗转到广州,仿效中国同盟会,成立越南光复会,主张越南脱离法国殖民统治,建立民主共和国,是为越南历史上第一个共和革命政党。然而,在越南本土缺乏群众基础的光复会,因从事军事冒险和刺杀行动,很快被法殖当局彻底镇压下去,潘佩珠更被缺席判处死刑。1913年年底,统治广东的云南军阀龙济光应法殖的要求逮捕了潘佩珠,要将其押解回越,但因法殖不允龙借道越南攻打云南而没有成行。龙济光倒台后,经历了四年牢狱之灾的潘佩珠重获自由,再度投入争取越南独立自主的斗争。

俄国十月革命和中国五四运动之后,潘佩珠深受震撼,开始接触和传播马克思主义思想。1924年,潘佩珠赴国共第一次合作的广州,动员越南爱国青年入读黄埔军校,改越南光复会为越南国民党,主张民族自决、民族平等、民主共和,同时也主张发动工农大众进行社会主义革命。1924年12月,共产国际代表阮爱国(胡志明)与潘佩珠会面,讨论修改越南国民党党章,潘欣然答允。

1925年5月,潘佩珠在从杭州住所去广州参加越南国民党会议的途中,在上海被法租界特务绑架回越。尽管法殖此前已经判处潘死刑,他们决定改判为终身监禁,后宣布「赦免」,押往顺化软禁。在1940年10月28日,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越南后不久,潘佩珠去世。

在短短的35年间,以朴素的救国救民理想为出发点的潘佩珠,在两次帝国主义战争之间的激烈斗争之中,先后扬弃了依靠日本的种族主义思想、保皇维新思想和脱离劳苦大众的密谋暴动,从爱国士大夫,最终转变为接近社会主义的激进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

潘佩珠一生的思想·政治巨变,是那个年代一日千里的历史运动在一个人身上的反映,他与其说是例外,倒不如说是一种典型——在全亚洲和全世界,反对剥削、压迫的一整代的人们,投入了民族解放运动和社会主义革命的洪流之中。

二、「大东亚战争」的前因后果
明治维新后,日本建立了以天皇专制为核心的资本主义体制,开始急速对外扩张。首先吞并了琉球王国、侵扰台湾,在甲午战争后征服了中国的台湾,在日俄战争后侵占了中国的关东州、吞并了朝鲜。1928年,世界资本主义大萧条爆发,西方帝国主义采取保护主义经济政策,建立排斥外货的贸易堡垒。日帝为谋取「独立的生存空间」、夺占日本产业必须的原料和市场,发动九一八事变,占据中国东北、成立伪满洲国,在1937年,发动全面的侵华战争——日本帝国主义,就是这样的通过榨取中国人民和朝鲜人民的血与泪,为自己累积了「第一桶金」、获得了西方「文明」的认证、荣登「世界强国」的行列。

落后的日本帝国主义,以其极端残暴的手段,在中国和朝鲜大规模的重温当年西方帝国主义侵占印度和东南亚、建立殖民体制的故事。正当日帝铁蹄蹂躏中国,建立他们所谓的「王道乐土」、「东亚新秩序」的时候,那些早前用同样「文明」的手段,在中国霸占租界和势力范围,通过他们的傀儡军阀和政客统治奴役中国人民,高举「机会均等,利益均沾」的半殖民主义大纛的西方帝国主义在哪里呢?

他们要么隔岸观火,像在九一八之后,对日本「冲击国际秩序」的行为表示「关注」,要求日本不要独占中国,要回到「门户开放」的「普世价值」;要么对日本的侵略行动「深表同情」,直言中国未免太过不受管束、任由共产分子煽动反帝抗日运动,危害「文明秩序」、损害列强的「合法利益」,必须加以适当的处置——在日本不侵犯他们的既得利益的前提下,西方帝国主义乐于向天然资源匮乏的日本贩卖各种各样的军事物资,维持残害中国人民的战争机器的转动,大发其战争财。

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租界/殖民地当局,更积极配合国民党政府(在国共形成抗日统一战线前)和日帝取缔抗日运动,删改、查禁抗日舆论,逮捕抗日志士,封闭抗日机关。

在1931年至1940年期间,西方帝国主义在中国基本上扮演了日帝的帮闲和帮凶的角色。从1938年年底开始,部分西方帝国主义国家出于抑制日帝的考虑,开始向国民党政府贩卖军事物资。然而,他们还没有兴趣和中国结盟反对日帝。

1940年9月,深陷中国战争泥潭的日帝,为切断西方向中国运输战略物资的路线,乘法帝向纳粹德国投降之际,侵占印支。深感日本威胁其东南亚殖民地产业的西方帝国主义,此时才开始「积极行动」起来。

1941年7月,美帝要求日帝从中国和印支撤军,在月底对日本实行战略资源禁运、冻结日帝在美资产。英帝、荷帝随即参与。1941年12月,为获得彻底解决「支那问题」的战略资源和国际环境,日帝袭击珍珠港,同时向英、美、荷的东南亚殖民地发动进攻,发动所谓「大东亚战争」。太平洋战争爆发,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正式成为第二次帝国主义世界大战的一部分。

换言之,只有当日帝打到自己的家门口、侵犯了他们的神圣财产时,西方帝国主义的「世界警察」们,才向日帝宣战——这离九一八已经十年有余。

日帝大本营陆军部绘制的1941年8月下旬大陆形势图。蓝线:日军占据地域 斜线红圈:共军集结地域 红圈:蒋军集结地域

日帝大本营陆军部绘制的1941年8月下旬大陆形势图。蓝线:日军占据地域
斜线红圈:共军集结地域
红圈:蒋军集结地域

日帝为了「师出有名」,打着「打倒白人殖民统治」、「建立亚细亚人的亚细亚」的旗号(即日俄战争前后部分反殖斗士曾一度投射在日帝身上的幻想),迅速的打败了东南亚各地的腐朽西方殖民政权、取而代之。当然,日帝在东南亚的所作所为,在本质上与西方殖民统治无异:无所不用其极的屠杀、奸淫掳掠、种族压迫、奴役和「皇民化」,很快就激起了东南亚各国劳苦大众的奋起抗争。

1943年5月底,日帝败相毕露,御前会议通过所谓《大东亚政略指导大纲》。为挽回颓势,散播欺骗宣传、加强对占领地的压榨,遂行战争和谋求解决「支那问题」,日帝宣布缅甸和菲律宾「独立」,决定由它们和伪满、汪伪、泰国和「自由印度」的代表在东京举行「大东亚会议」,宣布成立反对西方殖民主义的「大东亚共荣圈」。当然,这也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反殖」——同一份《指导大纲》决议,前荷属东印度群岛(即印尼)和前英属马来亚,「作为重要资源的来源地」,将被吞并为日本帝国领土,进行「极力之开发」;至于名义上仍然隶属法国维希政权的印支,则继续维持现状。

另一边厢,英帝纠集包含大量殖民地壮丁的军队,准备恢复它在东南亚的整个殖民帝国。美帝在西太平洋进行跳岛反攻,准备夺回菲律宾,剑指日本本土。

美帝攻占菲律宾,以压倒性的制空权割断日本与东南亚占领地的联系。日帝在中国大陆上的两百多万大军——其陆军的大多数兵力——则始终被中国人民抗战和苏联红军所牵制。

1945年6月下旬,经过近三个月的激烈战斗之后,美帝以二万余死、八万余伤的代价,消灭逾十万日军,攻占冲绳。冲绳三十万平民之中,有三分一至一半的人惨死——当中既有死于美、日炮火的人们,也有大量被日军虐杀或强制自杀的老弱妇孺。冲绳自此成为了美帝的军事殖民地,在亚洲发动反共侵略战争的首要桥头堡。

美帝空军对日本本土进行无差别轰炸,杀害近百万平民,数百万人无家可归。日帝尽管完全丧失了任何「胜利」的可能,但裕仁为了保全日帝的统治秩序,仍然决意顽抗到底。

早在1945年2月,近卫文麿就向裕仁提交奏文,指日本必败无疑,若不趁苏联尚未介入战局之前及早与西方谈和,一旦苏联和中共成为击败日本的主力,那多数人民早已厌战的日本,将会有「东欧化」甚至爆发共产革命的严重危机,以天皇为首的统治秩序将会万劫不复。

1945年8月6日,美帝在广岛投下原子弹,市中心刹那间灰飞烟灭,上十万人立即丧生,日本统治阶级不为所动。8月9日,近160万苏联红军进攻中国东北,百余万日伪军迅即土崩瓦解。同日,美帝在长崎投下原子弹。

8月10日,裕仁令日本政府接受《波茨坦公告》、向同盟国乞降。8月14日,裕仁与内阁签署《终战诏书》,8月15日裕仁宣读诏书的录音公开广播。日帝发动的「十五年战争」,以彻底失败告终。

三、「战后」七十年
美帝占领日本后,为了避免社会的急剧激进化,保护了裕仁,顺着《终战诏书》的暧昧措辞,传播战争期间「天皇无实权」、「天皇爱和平」的神话,免去其战争责任,只审判和处决若干军部的负责人。美帝占领日本初期,曾因寄望蒋介石政权能够担负在亚洲的反共任务,同时确立自己对日本的统治,而禁止日本旧官僚政客从事政治活动。

到中国革命走向胜利,美帝逆转对日政策,压制左派势力,扶植发动战争的极右官僚、政客和财阀,这次在「保卫民主自由」的化妆下,重新粉墨登场。个中最著名的代表,就是安倍晋三的外祖父岸信介——作为先后设立伪满洲国和整个日本帝国的统制经济政策的负责人,岸信介曾一度被美国占领军以甲级战犯嫌疑关押。岸在东条英机等七人被处决后获不予起诉、禁止担任公职的处理,短短四年后,在美日《旧金山和约》生效时恢复政治权利。1955年,岸信介成为自由民主党首任干事长;1957年2月,岸信介成为日本首相;1960年,岸信介与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签订新安保条约,动员大量警察和右派黑恶势力镇压反对安保的群众运动。

1960年,岸信介与艾森豪威尔签订美日新安保条约。

1960年,岸信介与艾森豪威尔签订美日新安保条约。

日帝投降之后,法帝在英美的支持下重新占据越南,越南人民经过30年的艰苦战斗,才先后驱逐法帝、美帝,消灭其扶植的傀儡,以死伤上千万人的代价,实现了民族解放和国家统一。

印尼经过四年的战争,驱逐了企图卷土重来的荷兰殖民者,赢得了独立。独立领袖苏卡诺奉行反帝外交,印尼共产党领导的工农运动蓬勃发展。1965年,西方帝国主义支持军方发动反共政变,推翻苏卡诺,在长达一年的大屠杀之中,至少一百万人遇难,无数人丧失政治权利。长达近四十年的白色恐怖,影响持续至今。

英帝挑拨宗教族群冲突、肢解印度,在撤出缅甸前留下政治乱局,残酷镇压马共的反殖武装斗争、扶植右派族群政治代理人,在新加坡,则通过李光耀,瓦解左派势力,建立稳固的反共基地。

菲律宾人民经过多年漫长曲折的斗争,仍然没有摆脱美帝的新殖民统治。

日帝投降后,美帝配合蒋介石政权,企图阻止中共武装接受日伪投降,尔后以调停之名协助蒋介石发动内战、输送大量武器装备援蒋。最终,中国工农大众以革命战争驱逐了蒋政权,在大陆建立了工人国家。亡命台湾的蒋政权,在朝鲜战争爆发后被纳入美帝的军事支配之下,断行几十年的白色恐怖、杀灭左派势力,奠定今天对美、日从属的新殖民体制。

美帝占领朝鲜半岛南部后,强行解散民众选举产生的左倾人民委员会政权,恢复日殖时代的官宪、地主和资本家的统治,实行白色恐怖、镇压工农运动。当南部傀儡政权在北朝鲜军队和南部工农的打击下急速瓦解,美帝盗用联合国名义组织联军横加干预,对整个半岛施加狂轰滥炸,杀害数百万人民,阻止朝鲜统一,维持南北对峙、阻碍南北和解。到今天,「大韩民国」军队的战时指挥权,仍然在美帝手上,核武装的美帝驻军,仍然与南韩军队举行模拟闪击北朝鲜的年度军事演习,准备下一场战争的导火索。

苏联灭亡之后,美帝操控其支配下的军事独裁政权的「民主化」,推行选举民主,为各地的新殖民体制制造合法性、扶植新的代理人上台,连续执政几十年的日本自民党政权,也曾一度下马。但随着美帝经济的下滑和停滞,和中国的急速发展,为了形成包围中国的政治军事联盟,美帝在各地重新扶植了极右势力。纵容、怂恿日帝扩军备战、否认战争责任、修改和平宪法,就是美帝当下在亚洲的最大手笔。

劳动人民若不能及时推翻美帝国主义及其附庸,剥夺资产阶级、根绝军国主义和法西斯主义,建立社会主义联邦,那就不能避免帝国主义侵略战争的历史重演。

在这个反动的年代,复兴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政治,指明反战必须反资反帝,必须建立社会主义的展望,是无上迫切的任务。

全文完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