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慰安妇「自主性」的「争议」(胡清雅,王颢中)

《跨时》按:以下两篇文章首发于作者个人脸书,经作者同意转载,我们为之加上了标题。

image001

2011年4月22日《琉球新报》关于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胜诉的头条,及同报整理的《冲绳札记》官司经过说明。 1968年2月和1970年9月,历史学者家永三郎和作家大江健三郎先后发表《太平洋战争》和《冲绳札记》,批判日帝的战争罪行,其中有日军在冲绳战役期间强制平民集体自杀的记载。 2005年,当年的日军指挥官等人,在大阪地方法院控告家永和大江的有关记述「损害名誉」。2007年,文部科学省公布「检定意见」,要求高校教科书删除关于日军涉及集体自杀的记述。同年9月29日,十一万冲绳民众集会抗议文部科学省篡改教科书。12月26日,文部科学省撤回该「检定意见」。 2008年3月和10月,大阪地方法院和高等法院先后驳回原告的控诉,认定集体自杀确实与军方有关。2011年4月21日,日本最高法院驳回原告上诉,大江最终胜诉。

image002


不能用「自愿与否」的假争论,去抹杀殖民体制的强制征用
胡清雅
2015年8月3日

这几天的反课纲议题,延伸出「慰安妇自愿/被迫」争论,不可思议之余,找来这则新闻:2006-2007年,日本安倍晋三政权企图修改历史教育,修改历史课本,删除冲绳之战下,日军强迫冲绳民众集体自杀、删除南京大屠杀的相关叙述。

然而,历史活在人民之中,尤其对是对于日本的殖民与侵略战争有切肤之痛的人民。于是,11万冲绳民众出面反对安倍、表示抗议,要求安倍不得恣意修改历史,而冲绳的国中小老师更发起罢教运动。

历史不是真空的,也不是纯然的意识型态斗争,历史过程中既有实质的侵略者、殖民者,那么对于历史的叙述,就必须有是非对错,有必须被厘清的历史责任,而殖民者作为强制性霸权的结构因素,就必须被不断地揭露与厘清,有加害者,那么加害者就必须为其行为道歉与赔偿,我以为这是许多人朗朗上口的「转型正义」。

很难想像,当冲绳民众出面反对安倍篡改历史,有人会以「也有民众是自愿自杀的吧」、「冲绳民众在皇民化教育下自愿参战」等个体意愿论,来否定集体自杀的强制性吧,大概安倍政权也不敢如此说。

日本对于殖民地的战争动员体制,本身就是强制性的,正如同征调殖民地人民为军工业工人、军伕、少年工、少年兵一样,性劳动力的无偿征用只是其中一环。这在日本的各个殖民地,都是如此。在殖民的总体结构压迫下,去争论个人自愿与否,再以此解构殖民结构的压迫,这就不是无知,而是蓄意了。


没有反殖反帝的历史视野,又何言「主体性」?
王颢中
2015年8月3日

看到有人用性工作权论述来谈论慰安妇的自主性,但殖民时期的性劳动跟现代性的性工作,怎么会是同一回事?这种知识上的拿来主义,实在值得认真批驳。

慰安妇不(只)是性别领域或性领域的个别问题,而是如何看待战争历史的问题,借用胡清雅的说法:「日本对于殖民地的战争动员体制,本身就是强制性的,正如同征调殖民地人民为军工业工人、军伕、少年工、少年兵一样,性劳动力的无偿征用只是其中一环。」

此刻要批判这里包含性劳动(慰安妇)在内的战争动员体制,首先必须分析战争性质,不该把帝国主义发动侵略扩张的战争,与第三世界抵御侵略的自我武装混为一谈,否则只会倒退滑向历史虚无主义;第二、作为这个体制下被动员起来的劳动力,慰安妇也不是因为都很惨、很可怜,才能支撑起批判这个体制的正当性。

记得几个月前去了冲绳,看到他们所谓的「和平纪念」,其中就包含了针对当时冲绳平民如何因为日本国防需求而被动员参战的过程进行整体反省清理。同样的场景假使是搬来台湾,论争焦点或许也会歪曲到:能否证明每个平民从军皆属「被迫」了吧。

实在相当荒谬,没有反殖反帝历史视野,却又强言主体性,一个没有历史的主体能够建立起怎样子的主体性?多半就只剩下无意识的本能冲动了吧。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