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课纲闹剧侧记:「左翼」这次该怎样「介入」「运动」?

《跨时》按:本文首发于作者脸书(2016年8月4日),经作者同意转载。我们为其加上了配图。

Screen Shot 2015-08-06 at 03.54.59

田母神俊雄,原日本职业军人、曾任航空幕僚长(相当于空军参谋长),因发表「大东亚圣战论」而「被退休」,成为活跃的极右运动家。2014年参加东京都知事选举 ,得到大量80后、90后青年支持,以61万余票落选。田母神认为,「大东亚战争」是「解放亚细亚」的「圣战」,南京大屠杀、强征慰安妇等日帝罪行均为虚构,日本没有强占朝鲜和台湾,而是进行合法的统治和投资,等等。

图为田母神的演讲会宣传海报。底部的标语是:「守住冲绳喔!冲绳不应该成为第二个维吾尔/西藏!日本人唷!从反日左翼的洗脑之中唤醒起来!」

田母神和「反服贸」的领袖们一样,都曾经与「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的首领公开会谈,商议如何建立抗击「中国因素」的跨国连带。

以这种思想为基础的「小社会联邦」,其实会不会就是「大东亚共荣圈」?


<反课纲领袖:如果说这件事传到国外去,被日本政府知道了,他们会不会愤怒?>

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所谓「中华民国史观」,是符合台独史观(即不是同心圆的「同心圆史观」)的根本反共前提的,也宣称自己符合「台湾人民的主体性」。

同样,也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反课纲」其实和反课纲无关(也和「黑箱」无关,因为他们最推崇的台独课纲,就是名符其实的黑箱操作的产物),重点是推销「皇民史观」——日本帝国主义对外扩张殖民掠夺无罪论、合法论;「皇民」「自愿」为「皇国」牺牲论;日本统治创造「台湾民族」论。

换句话说,这场以「多元」、「开放」、「自由」、「民主」、「法治」、「主体性」等词汇包装的运动的指导思想,是连资产阶级民主主义也不如的「皇民思想」、即殖民奴才史观。

假若在反服贸运动期间,尾随这一类人、在自己的角落里头喊喊「反自由贸易」,还可以勉强给「左翼」自己制造一些自欺欺人的「根据」的话,那这一次,他们还可以提出什么为「运动」护航和「介入」的「政治
正确」gimmick?

难道是:「不要无视皇民的感受和主体性」、「文革失败导致了皇民思潮」、「支持皇民打倒国家统制」、「皇民是多元社运之中必须要有的八瓣菊花」、「必须与皇民一起先打倒『中华民国体制』,才可以争取社会主义」?

荒谬吗?不是的,这些都是「左翼」之前已经讲过的鬼话,不过他们不会使用「皇民」这种「抹煞主体性」的历史政治定义、「施加语言暴力」而已。

事到如今,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左翼」的所谓「运动模式」,就是:一方面用「主体性」一类词汇,模糊主导「运动」的意识形态的阶级性质和历史政治根源,捧杀青少年学生;另一方面用貌似「左」的「政治正确」词汇,包装本身就以自由主义「政治正确」包装的帝国主义殖民忠仆意识形态,企图从众声喧哗之中捞取好处。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