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普选和中国问题答读者留言

2014年11月1日

IN留言:

IN 另一方面他是帮了贵刊宣传吧…

不过平心而论,或者占中敏感时期,舆论倾向支持真普选,跨时编辑群希望为事件带来更多方意见,独力发表反普选言论

跨时以中立持平态度,用理论去衡量事件,是事实,但与此同时,言论主要反对占中,亦是不争的事实

我个人认为,既然很少人愿意接受与自己不同的立场,而贵刊又不能表示支持以迎合,不如在批评美式民主的同时,亦着实提出中国现时所面对的问题,以免被非黑即白的占中人士认为贵刊是中共走狗

只有有人读的书才能提高人民意识,无视社会风气,或随意舍弃“冥顽不灵的人”,绝不能成就革命大事

愚见,有错请指正

 

2014年11月2日

跨时编辑委员会回应:

IN您好,多谢您的评论。我们希望以下能够解答您的疑问:

1)本志并没有发表「反普选言论」。我们的有关观点是:

一,普选制度是确立资本主义制度正当性的最好的方法,所有资本主义政党都会支持普选制度。资本主义普选本身和劳动人民当家作主完全没有关系,反而是金权统治的最完备的手段;

二,由选举产生的议会和各级行政人员,是资本主义国家的「外壳」。资本主义国家的「内核」,是军警特务监狱等暴力机关。当阶级斗争使「外壳」失灵的时候,统治阶级就会使用「内核」保卫资本主义。

三,工人阶级的社会主义政党,最多可以利用资本主义普选制度揭露体制和宣传自己的主张,资本主义普选不会根本改变劳动人民被统治被剥削的处境,更加不会带来社会主义。香港劳苦大众面对的真正问题,是没有自己的社会主义政党,被泛民和建制的斗争所分化。

四,泛民和建制都主张维持资本主义制度,都支持实行普选,他们的真正分歧,是反中共候选人能否参加特首普选、甚至当选。

综合以上,我们认为,只要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继续存在,普选是解决政府乃至资本主义制度正当性的最重要的手段。香港的两大政治集团都主张普选,去维护香港的资本主义。泛民和建制的唯一区别,就是由谁执政。我们反对的,并不是资本主义制度所必然会产生的普选(根本就反对不了),而是那些掩饰资本主义普选的性质、夸大资本主义普选的作用、淹没资本主义普选的极限——换言之,用谎言去驱使劳苦大众,成为资本主义民粹斗争的炮灰的那种「运动」。

以上不只是一个理论的问题,还是一个实践经验的问题。我们认为,一百多年的历史已经多次证明,宣称普选是「谋取社会进步的第一步」的说法,是不符合事实的。劳苦大众要争取改变自己的处境、进而改变社会制度的「第一步」,是要了解只有当自己切实的组织起来、形成同资产阶级抗衡的实际力量之后,才有可能改变任何事情。社会民主派告诉工人相信选举「好人」进议会,通过福利制度立法去「改善民生」的办法,在冷战时期在西欧北欧曾经实行了四十年左右,最后也随着世界资本主义萧条和苏联瓦解而退场,各国政府大规模削减福利开支,将公共服务私有化或市场化。在2008年开始的经济危机之后,欧盟更要求各成员国进一步大规模削减公共开支。

2)关于中国问题。留意本志的读者都可以知道,我们在革新后的每一期,都有提出反对或打倒官僚独裁的主张。所谓「打倒官僚独裁」,究竟是什么意思?就是保卫公有制、反对私有化、反对官僚特权、反对贪污腐败,保卫未来的社会主义民主制度所必须的、掌控国民经济制高点的公有经济体系。在消除官僚独裁之后,使公有经济体系处于职工和一般劳动人民的民主规划和监督之下,成为社会进步的强大推动力。对于中国,我们除了上述的打倒官僚独裁的主张外,也有剥夺垄断资本的主张。总言之,我们反对现行的制度,主张建立由劳苦大众拥有主要生产资料、实行民主的计划经济的社会主义民主制度。

相比之下,市面上多数评论中国问题的说法,特别是同「民主派」有关的,都倾向宣称私有化加普选,可以瓦解中共官僚专政之余,带来一人一票的「公平选举制度」,让老百姓可以得到实惠和民主。我们认为,这种说法无论在理论上(资本主义不可能带来社会平等),还是在实践上(所谓先进民主国家在事实上的金权统治,特别是苏联东欧变天后劳动人民地位和处境的一落千丈),都是破产的。

换言之,我们不是没有讨论中国问题,更加没有为现行体制背书。我们相信真正能为劳苦大众服务的那种民主,必须是劳动者拥有和控制主要生产资料的社会制度。我们不认同将资本主义普选等同为民主的说法,更加不认同融入帝国主义世界秩序就可以「实现公义」的说法。

我们在上一期六/七月号发表了两篇同这个题材有关的文章。给您参考:

跨时编辑委员会:编辑委员会所感

http://quasi-quasi.com/2014/08/21/quasi_review_01/

赵平复:六四事件25周年感想

http://quasi-quasi.com/2014/08/21/六四事件25周年感想/

3)我们是劳动人民的一分子,我们都是用课余业余的时间讨论、撰文和编排杂志的。我们完全了解目前社会舆论的风向,同时也没有舍弃任何人的打算或能力。对于所有愿意摆事实、讲道理,希望探讨工人阶级解放事业的朋友,我们都十分欢迎,会尽我们的能力参加讨论。

再次感谢您的评论。

《跨时》编辑委员会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