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领中环评论

列宁说过 : 「我们赞成民主共和国,因为这是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对无产阶级最有利的国家形式。但是,我们决不应该忘记,即使在最民主的资产阶级共和国里,人民仍然摆脱不了当雇佣奴隶的命运。」假如单单认为此处所谓的赞成是指一旦出现资产阶级的民主运动,便要全力支持,然后在运动中,便可以扩大左翼的势力,宣扬经济民主、社会主义,这无疑只是戒条式误读了列宁的话。但是,这便是现时所谓的香港左翼在占中会采取的论调。

事实上,这是一种古怪的思考短路,显而是错误地把抗争的经验与阶级意识的萌芽视为必然的因果关系。可惜在事实上,在这场大规模的动员中,最主要的动员能量根本不是阶级,根本不是经济关系,而是空口的自由民主。简单归纳,整场运动中主导思想是──领导层要维持本地资本主义运作,对抗中国资本;参与群众要以港独作纲领,反中反共。民粹式的国族打造和恐共情绪并驾齐行,恰恰就是这场运动的最大动员能量。那么,所谓左翼还奢望在没有稳固的工人基础下,在反帝意识极之匮乏的氛围下,寄望群众在当中获得任何阶级意识萌芽的机会吗? 即使是单纯认为普选制可以扩大民主,亦没有任何与右翼民粹割席的意欲,难道当真是要「左右合流」吗?

阶级问题是香港现今社会矛盾的本质,但是在反中恐共的情绪下,族群民族的矛盾已经掩盖了任何讨论阶级问题的机会。就如,即使是错误地把占领中环和反资混为一谈,都已经不能被公众讨论,中共恶贯满盈的形象已深入群众的肌理之中。那么更真实的是,中国在过去百年来在列帝国入侵下、围堵下生存下来,在文革极左思潮后的决策错误过后,依然在近30年间生产力大幅上升,令人民的平均生活水平明显转好,连提都没有被提过。现今,虽中国在官僚层腐败的影响下,依然在社会主义目标和资本主义全面复辟的可能之间仍悬而未决,但这些中国汲汲营营取得的成果已经得来不易。假如还要以所谓「国际」标准去看待中国,不免只是成为帝国的附庸而已。要知道在67反英抗暴过后,英国颇为积极形塑所谓的香港主体意识,大多数人没有民族共同感是很自然不过的事,而且对中国莫名的抗拒已经内化于我们意识之中。但是,现在才回归20年不足,正是两地交流的黄金时间,合创共同经验的机会,一旦两地关系在开始时便因此事而致关系恶劣不堪,以后中国、香港的命运将更难走下去。

所以,作为左翼,至少我们不应该以堵路,罢课等运动的操作形式批判、介入运动,因为这样只会激发右翼民粹的反共力量。届时,一旦运动被激化,成为自主不能被控制的力量时,不论他日「成功」被资产阶级和右翼民粹建功,还是「失败」而遭到打压,都只是为日后留下更多反中反共的资源。我依然乐见现今,有团体指中港人民联合起来,共同争取两地全面的民主改革,是其中一个目标。但是,这亦只能清楚认清中国香港两地的社会性质的前提下,才能使建设民主不落为空洞形式化的口号,不是帝国意识形态下的傀儡,而是确切指涉著正确的方法和目标。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