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委员会所感(跨时编辑委员会)

在一年前——即自2 0 0 8 年开始的此次世界资本主义危机的第五年——我们的杂志在香港台湾两地社会政治矛盾上升、反中反共风潮越趋激烈的背景下进行了革新, 提出了新的编辑方针和努力方向。在2 0 1 3 年4 月革新号的〈发刊词〉中, 我们写道:

「《跨时》本是书店的附属杂志, 欠缺实在的方向。经过几番反省后, 决定进行资源改组, 并会脱离书店, 成为一本双月出版的评论刊物。现时希望能够以推广各种左翼思想为主, 撇掉过往那种立场不定的作风, 不去迎合批判哲学理论潮流。

…….

《跨时》不属于任何官方, 只有三数人的协力。目标就是说出各种早被排除出主流的政治理想和左翼观点, 让香港的年轻人获得更多资源去判断形势。一个人的阶级并不能透过主观意愿轻易改变, 但他的政治思想却不必然受限于其阶级, 反能随着对现实环境建立起同情感而进步起来。
……

在刊物发表的初期, 我们主要以盛载比较具重量的历史资料和形势分析, 期望随著作者/ 运动者的网路开始形成, 能够培养一种更为坚砥的视野, 挖掘出深入现实的关怀。详细探讨『重新种植阶级意识的种子』的各种细节, 从对象、论点、文本、形式等等都将要花好多心机。首要的, 是在紧绌的资源下推动几地左倾青年的连结和启发。」

本刊自革新以来, 承蒙港台两地多位作者的支持, 得以就当前大局和若干热点事件, 为读者提供与主流媒体截然不同的左派视角和分析。例如, 2 0 1 3 年4 月号( 即革新号)刊载的胡清雅文章〈去年烟花特别多〉, 就分析了美国宣布「重返亚太」以来作出的战略部署, 检视在此背景下台湾在2 0 1 2 年发生的主要社会风潮; 2 0 1 4 年6 月号刊载的香港货柜码头罢工专辑之中, 我们详细地分析了罢工的整个过程, 及其领导者和主要宣传者所宣扬的论述和纲领。我们指出香港工运目前困境的根源: 亲北京和反北京势力的对立, 妨碍了共同面对资方的统一工运的形成。在码头工潮之中,反北京势力为了打击对手, 更不惜在工潮前夕无预警地与为其属会、兼在码头上合作多年、共同向资方提出要求的劳联切割, 攻击其为黄色工会, 并为了借助舆论成为码头上唯一被资方承认的工会, 断然拒绝劳联提出的, 三大工会就改善各自代表的工人的工资待遇、联合起来提出共同方案与码头资方谈判的呼吁。在罢工者失去这个最有潜力的谈判筹码之后, 资方的态度越趋强硬, 最后成功迫使工人复工。我们坚信, 马克思主义者有责任说明事实、反对任何阵营伤害工人利益的无原则的做法, 为共同面对资方的工运统一战线而斗争。

面对台湾反对两岸服贸协议的风潮,我们在2013年12月和2014年2月的合并号和2014年的4月号上,发表了回应台湾苦劳网的《两岸服贸协议系列评论》的文章。文章的上篇,总结了马克思、恩格斯对自由贸易问题的理论分析,和列宁和托洛茨基对被资本主义世界市场包围的工人国家的经济发展的实践所作的理论概括——说明社会主义革命和共产主义运动的国际性质,反对形形色色的、以「左翼」面目出现的保护主义论述;指出马克思主义有反帝传统,但从来没有反对所有资本主义贸易的说法,也论证了中国目前政经体制的性质和基本矛盾。在下篇,我们分析了美国帝国主义为巩固其世界霸权、针对中国「重返亚太」的东亚大局,指出部分左派所寄望的排拒美国的「东亚经济一体化」,很大可能因为各国国家性质的回异而胎死腹中;而以美日帝国主义的军事同盟为核心的东亚、东南亚新殖民体制,并不会轻易生成与中国联合反对美国的任何性质的联盟。在世界资本主义萧条,国际工运和共运都处于低谷的当下,世界经济的区域化趋势,未必是和平的先声,而更有可能是激烈的国际政治和军事冲突的前夕。我们指出,只有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重生,才可以根本挑战帝国主义发动世界大战的趋势,根本的为劳苦大众扭转力量对比。

在世界资本主义危机、各地社会政治矛盾上升,美国帝国主义积极干预各地事变、维护其世界霸权,国际工运和共运处于低谷的大局之下,在香港和台湾,出现了一股将两地新殖民资本主义制度造成的种种矛盾和问题,说成是「中国崛起」所造成的「论述」,即所谓「中国因素论」。我们认为这种论述,基本上延续了过去的反共宣传,是一种「新瓶旧酒」;所不同者,只是新的「论述」转换了旧的「论述」的前提:过去中国之「罪恶」,在于它是剥夺私产的「共产国家」,「威胁」以美国为首的「民主阵营」;当今中国之「罪恶」,则在于它是「走资」的「帝国主义」,同样对后者构成威胁。在这个魔幻的论述之中,世界资本主义所造成的社会矛盾和问题,竟然可以通过拨弄反中国民粹、强化资产阶级「民主制」和美国的世界霸权而得到解决;劳苦大众的任务,不是建立自己的反帝反资社会主义政治力量,而是为反中国/反共风潮提供人力物力,全力支持反中国/反共政客主导的「运动」和选战——当然,这种「运动」无助于抵制剥削和压迫,甚至为官僚高压独裁全面「转型」为金权统治提供了「路线图」。在这种左右颠倒、「左」右混杂的「中国因素论」之中,人们诡异地在「反帝国」的旗号下,从事著巩固当前世界上最强大的帝国主义强权的「运动」。

针对以上种种,我们给自己的任务,就是重新提出「被排除出主流的政治理想和左翼观点,让香港的年轻人获得更多资源去判断形势」。革新一周年以来,我们越加相信这个任务的必要性和迫切性。

回顾过去一年,我们仍有许多需要克服的缺点,例如宣传力度不足,发行、筹款、征稿各方面的工作需要加强,需要吸引争鸣等等。我们希望在未来的一年,能改善以上的种种。同时,为了增进交流讨论,我们将增设不定期的《读者来信》栏目(请将来函传往:qics14@gmail.com),期待同各方读者对话,辩明前进的路向、集结更多的朋友。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