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25周年感想

中国在1949年发生了一场推翻帝国主义、资产阶级和大地主统治的社会革命。这场革命的领导者是1930年代形成军事官僚阶层的中国共产党,这场革命的主要动力是贯彻土地革命的农民战争。 这场革命实现了中国的独立自主,扫除了阻碍社会进步的旧体制,震撼了整个世界、特别是激励了亚非殖民地诸国的民族解放斗争,是俄国十月革命之后最具影响力的革命。在建立一个劳苦大众被剥夺政治权利的、有严重官僚主义畸形的无产阶级政权的同时,这场革命也逐步建立了一个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经济体制,大力地推动了中国的社会经济和文化发展。

被资本主义世界市场所包围的落后国家的无产阶级专政,假如从一开始还没有形成官僚阶层,也必然会产生压制劳苦大众、垄断政治经济大权、寄生在公有财产之上的官僚独裁体制。

在这样的一个国家,当官僚集中指令经济体制,通过长期极度压抑劳动人民的消费、牺牲眼前福利去高速累积资本,特别是以军备为核心的重工业,耗尽这种粗放增长所能发挥的积极作用之后,就必然遭遇难以大幅度提高劳动生产率、实行资本密集的集约增长,从而实现工业化、改善劳动人民的生活水平和促进社会经济进一步发展的瓶颈。

在这种情况下,生产资料的100%国有制、高度集中的官僚指令经济,必然要让路给一种「混合经济」:国家继续控制主要生产资料和支配大部社会剩余,容许私营企业在国家监管之下进行自由贸易,积极发展国内外的商品生产和交换,利用世界市场吸收资本、技术和人才,通过参加国际竞争提升工人国家的实力。换言之,即类似列宁晚年的苏联曾经实行的「新经济政策」。

在官僚统治持续,特别是资本帝国主义仍然支配世界市场的情况下,上述的经济转型,必然会导致社会经济的动荡不安,乃至激烈的政治斗争。

理论和1980、90年代的经验说明,这种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必定会发生的激烈斗争,会有三种可能的结局:一,官僚统治阶层瓦解,帝国主义支持的、 主张以普选为彻底私有化提供合法性的「民主派」夺取政权,消灭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二,官僚阶层成功压制「民主派」并镇压社会不满,大力推进市场改革,克服了当前的统治危机,但随着市场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和帝国主义压力的增强,为下一次的严重政经危机累积条件;三,以有共产主义觉悟的工人阶级为核心的劳苦大众推翻官僚统治、剥夺垄断资本,建立保卫公有制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权,激活国际工人运动和社会主义革命,为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开创新纪元。

敝人认为,马克思主义者所必须争取的,当然是第三种前途,那管它多么艰难。而且正正因为艰难,马克思主义者更有义务逆流而上,坚持帮助群众脱离反动势力控制的纲领。

在帝国主义及其各色右派(包括所谓「左翼」)藉六四事件25周年继续兜售他们已破产的苏东波伪民主假自由真金权颜色革命的毒药的这个时候,如果还有什么特别的感想,那就是:

反对社会不平等的青年,要擦亮眼睛,认清资本主义普选是帝国主义金权统治的外衣的事实,脱离普选万能论和议会拜物教的魔障。

劳苦大众要争取权益和权力,只能依靠自己联合起来的力量,同资本帝国主义及其代理人划清界线。

市场经济金权所造成的各种问题,从来就不能通过普选议会去完善私有产权的合法性去解决。劳苦大众要组织起来,保卫公有制,坚决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官僚独裁和资本剥削,才能根本改变力量对比,满足自己的当前和历史利益。

社会主义是全世界劳苦大众的事业,也只有通过全世界劳苦大众的共同努力、彻底推翻资本帝国主义才可以实现。在这个世界资本主义危机的时代,要坚决反对各色操弄排外民粹的反动势力,坚持「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革命路线。

打倒帝国主义!保卫中国革命!打倒官僚独裁!打倒金权统治!

为劳苦大众当家作主的中国、亚洲和全世界奋斗!社会主义世界革命万岁!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1989年6月10日,天安门城楼。

1989年6月10日,天安门城楼。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