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安好】刪了

文/楊偉銓
原先打了兩個Draft,

想說說一潭混水的香港政府 - 想了想,覺得太胡混,稿打到了一半,刪了;

想談談劉況之前提及捷克作家赫拉巴爾的另一本著作《我曾服待過英國國王》(I served the King of England)-稿打到了二分之三,想起了主角Ditie一生在捷克不同酒店打工的一生:年幼時在火車站賣熱狗、年少時把工資拿去召妓、不斷升職、轉工、開酒店、其後加入納粹黨、被共產黨抓入鐵牢……到小說完結時,餘下一句 “I served the Emperor of Ethiopia”;雖然無甚關係,但總聯想到曾蔭權;還是刪了。

昨今兩年,
法治:刪了;
人權,刪了;
唐樓,刪了;
菜園村,刪了;
說過的話,刪了;
政府舊檔案,刪了;
今個星期以後的香港,可能一切安好?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