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安好】不過如此

文/ 黑山老妖

「你能接受別人以傷害你的方式,來保護自己嗎?近日,友人為保存名聲,替我扣上一頂名不副實的罪惡帽子。我的好朋友,他所珍視的,所願意為之犧牲的代價,讓我的天堂飄落了一片塵俗免卻不了的傷心。往後在他身邊的時間沒有讓我活著,卻像一塊不值錢的抹地布,讓人覺得友誼於世之事都顯得過於濫情,顯得多餘。世之事如尊嚴,如對錯,如愛人之心,如那些還沒有被錯誤污染的美好時光。所以,我給他留下一段文字,結束我們曾經快樂的時光。」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