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经济圈」所谓何事?

1933年4月,德国纳粹政权发动所谓本土自卫反击、杯葛犹太资本运动,开始了剥夺和驱逐犹太裔德国公民的第一步。而今港独狂潮所推动的「黄色经济圈」,不过是当年纳粹「本土资本至高无上」狂想的山寨版。(《国际》制图)

一)「反支反共建国」暴力运动的延伸

1933年4月,刚上台的德国纳粹政权发起了杯葛犹太商店的「光复」行动。纳粹德国从此逐步剥夺犹太裔公民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直至将其驱逐出境,最终与在纳粹占领的欧洲各国被剥夺的犹太人和其他「劣等人种」集中起来,奴役虐待、肉体消灭。

2019年6月以来,席卷香港的黄黑运动对其认定属于「支共」或「港共」的人和物进行了大规模的暴力袭击和破坏(即所谓「私了」和「装修」)。杯葛被认定为亲政府的所谓「蓝店」、鼓吹只光顾宣布支持黄黑运动的商店的「黄色经济圈」,不过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黑帮逻辑在消费上的表现,是黄黑「建国」运动的一个环节。

事实上,「黄色经济圈」同当年德国纳粹鼓吹和推动的「德国人自保,杯葛犹太店」具有同一个目的:用狂热的反共和族群仇恨修改公民资格,通过排除左派和清洗「劣等人种」,建立极右的、种族主义的「新民族」和「革命政权」。

与1930年代德国垄断资产阶级和国家建制全力支持纳粹党上台不同,驻港解放军和警察并不支持黄黑运动。除非北京官僚政权决定同美国妥协、将香港治权交给黄黑阵营,「黄色经济圈」恐怕难以达到清洗香港、独立建国的目的,但会进一步毒化社会氛围和瓦解文明基础,加快香港成为美国新冷战的炮灰、走向全面没落。 

二)臣服国际资本和本土财阀的奴才哲学

「黄色经济圈」的提倡者称,压倒多数的「本土人」光顾「本土店」,将可以通过排除「蓝店」甚至「红色资本」赢得「生活自主」。这种「自主」,实际上只是「本土人必须光顾本土店」的信条的同义反复,与有意义的选择和自由没有关联。

即使黄黑阵营成功通过各种软硬暴力逼使所有「蓝店」结业或宣告「黄化」、甚至促使「红色资本」全面撤离,让本土资产阶级独占鳌头,那也不过是改变了资本的身分或政见。这根本无损于香港的极端资本主义制度,也不触及大多数「本土人」仍然是雇佣奴隶的事实:有选择谁剥削自己的「自由」、但没有选择不受剥削的自由。

黄黑阵营宣称本地资本和帝国主义资本比所谓蓝资、中资更「好」、能够为大多数人带来「生活自主」,不过是广告标语、罔顾事实的一厢情愿。说到底,帮助自称黄资和外资消灭疑似蓝资红资,不过是崇拜本土和帝国主义资本的奴才哲学而已。

三)「左翼」再次暴露其反工人的本质

尽管如此,极力为「黄色经济圈」谬论涂上「进步」化妆的「左翼」论者,还是可以回避「黄色经济圈」本身就是「私了」和「装修」的法西斯暴力的「和理非」配套的事实,宣称它是「挑战大财团垄断」的进步草根运动。

黄黑阵营不但从不自称反对资本主义,还崇拜李嘉诚和帝国主义列强——即真正控制本地和世界的垄断资产阶级。他们只是厌恶他们认为抢他们饭碗的「支那人」和「红资」而已。作为流氓化小资庶民的排外运动,「黄色经济圈」的主要打击对象是他们有能力杯葛的「异己」饮食业、服务业商户,这不但同打击垄断资本没有关联,还是要在这些行业建立黄黑垄断。

「左翼」关于小资比大资「好」的宣传,除了还是广告标语、罔顾事实的一厢情愿之外,还再次证明了他们的反工人阶级的性质。小资本碍于自己在产业链中的位置、规模和利润,身在其中的工人的工资待遇往往比大资本差很多。小资本只能通过市场竞争打倒对手成为大资本、获得寡头或垄断地位,才能得到「自主」。换言之,「左翼」是在猛灌「爱本土」的迷幻药、驱使工人为黄黑资本家做牛做马。

「左翼」关于香港的实际主张可以归纳为这样的公式:在支持小资本反对大资本的名义下,鼓动无产者为亲帝阵营做炮灰、为帝国主义列强在「自由民主」的名义下推翻中国官僚化工人国家做马前卒,让统治世界的帝国主义金融资本江山永固。

劳苦大众的出路

整个资本主义的历史,就是生产和资本集中的历史,从自由竞争到寡头垄断的历史,从产业垄断形成金融盘剥的历史——社会的两极分化,劳动者的相对贫困化甚至绝对贫困化等等,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必然。

问题根本不在于社会化大生产必然会形成的寡头或垄断,而在于寡头或垄断到底在为谁服务。在私有制条件下,寡头垄断的利润归于资本家,资本家可以为牟利而不事生产、投机倒把,罔顾民生。在国际性的民主的公有制的条件下,寡头垄断资本曾经在全世界范围控制的庞大资源、生产力和产业网络将会被有意识地利用、协调、改造和发展,用以提升人们的文化技术和生活水平,大幅降低必要劳动时间、促进人的全面发展。

在公有产业控制经济制高点,但官僚阶层剥夺工人阶级和劳苦大众政治权利的国家,我们要在反对帝国主义和国内反动势力推动的私有化和政权更迭的前提下,捍卫公有制、反对官僚阶层,主张劳动人民执政的民主制度和推动世界社会主义的国际政策。

具体来说,要在香港落实这种主张,就必须要求包括金融机构在内的中国国企有意识地协调起来,终止单干谋求个别企业利润甚至投机倒把的行为,首先帮助困难群众同中小企业渡过当前的难关,进而有计划地改善劳苦大众的生活、提升民众的文化技术水平、发展生产力、推动社会进步;对于香港政府控制的钜额资产,如外汇基金和港铁,都应该提出同样的要求。在革新公有资产的经营方针之外,私有私营的垄断寡头行业企业也需要收归公有,两者整合起来、实行统一规划管理。

与这种有意识地改善民生和推动社会进步的公有经济体系相适应的,不会是目前的资产阶级代议制,而是以各行业劳动者代表会为基础的新的政治制度。劳动者将直接参与政府政策的制定和执行,直接参与公有经济规划的制定和实行,成为社会的主人翁,结束金融垄断寡头通过操控资本、统治和掠夺社会的时代。

一句话,劳苦大众的出路,不是光顾法西斯小店,更不是帮助帝国主义垄断金融资本打倒中国,而是要在资本主义国家结束垄断资本的统治、在「社会主义国家」结束官僚阶层对公有财产的控制,努力建立对全球资源进行民主和科学的集中管理和发展,以结束贫困、社会不平等和促进人类共同发展为目标的世界社会主义联邦

分享文章

2 Comments

  1. ???
    2020年03月17日 @ 6:34 上午

    要在香港落实这种主张,就必须要求包括金融机构在内的中国国企有意识地协调起来,终止单干谋求个别企业利润甚至投机倒把的行为,首先帮助困难群众同中小企业渡过当前的难关,进而有计划地改善劳苦大众的生活、提升民众的文化技术水平、发展生产力、推动社会进步;对于香港政府控制的钜额资产,如外汇基金和港铁,都应该提出同样的要求。

    既然如此,让金融机构服从的力量在哪里?需要更加深入的以诉求,以及更加浅显方便阅读可以调动情绪的懒人包作为方式,进行更彻底的宣传。
    1.要让困难生活的群众发出诉求和声音,多深入探讨,做调查研究。用群众的观点来讲话,可以录视频去实地采访,不要脱离群众讲空话。
    2.中小企业方面需要小资产者自己发声,形成利益连合。

    彻底的利益连合,结成最大的力量同盟,声量可以更大些。
    最后,形成一定势力前中国国企根本不认识你是谁。

    Reply

  2. Lau
    2020年05月20日 @ 4:00 下午

    人拣铺有咩问题?
    光复香港系少数人
    基本上唔会影响大多数人嘅生活
    因为有大多数人去帮衬所谓蓝店

    Reply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