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问题短评四篇

1920年代初突厥斯坦苏维埃社会主义自治共和国的海报:女青年不顾父母和穆拉返回清真寺的劝喻,高举「我现在也解放了!」的红旗,走向共青团。

从强制灭贫到强制增贫:观近日新疆问题评论有感
2018年10月28日

随着官僚政权近日发表反宣传,西方关于新疆的指控,从一度引述美援疆独人士指称各地正在大建焚尸炉,降低到⋯⋯不会背红歌就不可以吃早饭。

综合两极的说法,中共政权在新疆并不是在进行种族清洗或屠杀,而是在实施夹杂官僚威迫和庸俗利诱的、配合当局经济社会发展规划的「强制灭贫」——所谓「教育培训」的目的不是杀人、甚至不是关人,而是打造接受中国公民的权利和义务的、拒绝疆独和瓦哈比信条的有劳动能力的人。

站在社会主义的立场,我们必须严肃警惕官僚粗暴行径进一步恶化民族关系、甚至为恐暴势力提供「有技术的劳动力」的可能。同样站在社会主义的立场,我们也必须严肃看待那些提出最耸人听闻的指控、而恰好也是美帝资助的个人和团体:他们一方面要为疆独乃至神权势力加上「抗暴义士」的光环,也在为帝国主义制裁、侵略中国进行舆论准备。

如上所述,近日的西方宣传开始有所变动,从伪称联合国确定上百万维族在押,改为可能有几十万人到几百万人不等、真实数字无法确实掌握云云。

与这种不确定相比,我们不妨看看统计完备确凿的美国监禁数据:美国是全世界最多人被监禁的国家,只占全国人口一成多的黑人构成了监狱人口的三分之一;在地方监狱之中,三分之二的在囚人士并没有被定罪,而是因为无法交付保释金而坐牢,等等。

当然,美国监狱并没有公民教育或职业培训的功能,美国当局也没有任何帮助少数族裔脱贫致富的大规模投资规划。在美国,多数进入了监狱系统的人们,终身都会在监狱系统徘徊,成为社会的绝对底层。美援的「自由斗士」们,对此当然是无话可说的——他们甚至认为美国驱使被洗脑的疆独份子到叙利亚参加圣战,是无可厚非的正义之举。

附录:CNN在2018年7月发表的一则关于美国监狱问题的报导

不要被反动宣传所蒙蔽,忘却反神权运动的进步意义
2019年2月14日

事实上,同神/男权势力的斗争,不只是近现代东方才有的课题。西方长达200多年的资产阶级革命之所以为革命,在于首先推翻了罗马教廷普遍的神权,建立了教权从属于王权的民族国家,进而以民权推翻了王权。

在资产阶级革命运动巅峰时期彻底取缔宗教的狂飙之后,政教分离的妥协成为了科学技术全面发展、社会生产力大跃进和无产阶级及其自我解放运动崛起的政治前提。

在西方资本帝国主义成为了世界的主宰之后,他们为了在精神上禁锢殖民地、压制民族民主革命运动,积极扶植最反动的神/男权势力,将争取社会进步、特别是女性解放的人们,宣扬为数典忘祖的叛教者和杀人狂。

这种指鹿为马、虚伪绝顶的反动勾当,在21世纪的今天,恰好就是在「自由」、「民主」、「人权」和「民族自决」等旗号下进行的。在帝国主义的麾下最落力地进行这种表演的,除了是公然的反动势力外,就是各种连旧资产阶级革命派也不如的「左翼」。

世上最大的穆斯林监狱:巴勒斯坦
2019年2月15日

每当帝国主义宣传新疆有百万维族被囚,我就想起他们在新中国诞生前夕炮制、且维持至今的货真价实的全世界最大的穆斯林监狱:巴勒斯坦。在他们的主持下,480余万人民正在失去土地、生计和性命。

新疆的事情不是对西方「反恐」的贡献
2019年3月21日

官僚政权近日来关于新疆的宣传的最大败笔,不是那些「学员访谈」,而是完全模糊瓦哈比狂潮的根源、甚至把自己的那套说成是对西方反恐的贡献,谋取这些酒肉朋友们的谅解和支持。这种指鹿为马未必出于心虚,更多是避免与帝国主义翻脸的自以为的聪明世故。

认真的说,假如新疆用的是「西法」,那我们听到的不会是关于「上百万人关进集中营」的各种说法,而是确切的几十万人被杀、几百万人的流离,全面战乱和社会的彻底瓦解。

我们永远不要忘记帝国主义在「反恐」/「反反恐」的名义下,对阿富汗、利比亚、伊拉克、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等国各族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

更要警惕帝国主义在「多元文化主义」的政治正确口号下,实际上对包括穆斯林在内的少数族裔进行的歧视和隔离,一方面将部分绝望者圣战化,另一方面给予法西斯份子「捍卫本土文明」的口实。

只要资本帝国主义继续主宰世界,人间将永无宁日。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