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关防疫」的虚与实

左:2020年2月,港独人士举起丹麦《日德兰邮报》创作的「中国病毒旗」,要求「立即驱逐所有支那带菌病人」。
右:1941年3月,纳粹德国在波兰占领地发行的反犹宣传海报:「犹太人是蝨子,他们带来斑疹伤寒」。

面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香港主流政坛不论黄蓝,乃至特区政府,都在宣扬或实践不同程度的针对内地的限制通行措施。黄黑医护人员组织宣称,针对内地的「封关」是「阻截」「病毒源头」进入香港的必要措施。刹那间,将内地人和所有去过内地的人同病毒划上等号,似乎成为了撕裂对立的香港社会的共识。

这种说法无疑爱恨分明,但有多少科学根据?换言之,对抗击疫情有多大帮助?

《世界卫生组织简报》(Bulletin of the 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在2014年9月发表了一篇由英国专家组撰写的,关于限制通行措施对快速遏制人类流感传播的有效程度的系统分析(systematic review)。该文以英美两国的卫生防疫指导方针为准绳,综合检视了23个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个案和数据。

这篇分析的主要结论是:无论在一国或地区之内,或国与国之间实行通行管制,都只能起到延迟疫情高峰期几个礼拜或几个月的作用,并不会降低病毒的传染率;而病毒的传染力越强,限制通行甚至封锁边境的措施就越无效;在人口密度和流动性高的城市地带,限制通行对疫情的规模和传染率没有显著影响,这种措施的唯一作用,在于防止疫情高峰期在各地同时爆发、争取治疗病人和开发药物的时间;在国与国之间限制通行甚至封锁边境,也只能延迟疫情高峰期的到来,长期禁行和封关也会造成严重的社会经济后果。

分析的结论指出,禁行和封关尽管对决策者有吸引力,是「看得见的防疫措施」,但它本身并不能遏制病毒传播和疫情规模,它要在各地通力协作、多管齐下抗击病毒的情况下,才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换言之,病毒无视任何人为的边界,在人们理解它们的来源和运行机制,并发现治疗方案、对症下药之前,它们必定会按照自己的逻辑传播,在到达疫情高峰期后,按照自己的逻辑减弱消亡。

与真正科学的、有效的、也因此必须平等对待所有人的防疫方针相比,经过大半年港独暴乱洗礼的香港,反中反共亲帝思想进一步「升华」为将内地的所有人和事,包括日常往返陆港两地的香港居民,以「防疫」为名主张彻底隔绝的主张。提倡封锁内地的港独人士以为这样可以避免外国禁止香港居民入境,他们甚至游行请愿、要求美国派遣专家帮助香港抗击「中国病毒」。针对内地的恐惧和憎恨,正在上升为纳粹式的「民族卫生学」语言——「本土的敌人」不再是人,而是必须隔绝、消灭的「病毒」。

香港的黄黑医护人员坦言,不会为救治「大陆人」而冒险。他们要求政府为参与治疗新冠肺炎这种「大陆病」的医护提供特别津贴,让有关人员在两个礼拜内不从事临床工作「洗净」。医护人员公然差别选择疾病和病人,并以此发动罢工,是社会伦理全面瓦解、堕入人吃人深渊的凶兆。面对这种日益反科学、反人道的法西斯舆论,香港政府不但没有据理驳斥,还推行除非彻底剥夺香港居民的回港权利,否则根本不能实践的「准封关」。在已经出现本地传染个案、各种抢购恐慌横扫全城的此时,「封关」谬论同各区反对建立检疫设施的「本土之中的本土主义」一道,逐步把香港推进没落的不归路。

只有国际社会主义,才能实践真正的人道,结束人类以邻为壑甚至自相残杀的惨况。

分享文章

One Comment

  1. Lo Yiu Kuen
    2020年02月16日 @ 6:07 上午

    我坚决支持以林郑特首领导的香港政府及医疗专家 , 组成的抗疫团队,推行的一系例抗疫措施!

    Reply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