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民运」的幻象与真实 简论「左翼」运动的真正硬伤

2017年12月4日,在台北抗议劳基法改恶的民众被警察包围。(照片来源:王颢中/苦劳网)

1999年,美国激进自由派和社民派开展了一场本土保护主义的「反自贸、反全球化」运动,爱国青年运动家们竭力劝谏统治阶级照顾本土弱势劳工,高呼:「这就是民主的样子!」(“This is what democracy looks like!”)。

在2017年的今天,在自由开放、性别多元、「Smart City」等旗号下,西雅图实际上是全美国、甚至是全世界定位相若的高端城市之中,进行社会清洗的「典范」:市中心完全被创科大财团占据,近百年历史的黑人聚居社区被洗白。来自世界各地的小资科技贵族在优美的工作空间、通过弹性的创意劳动为资本创造钜额利润;服务他们起居饮食乃至性需要的劳动者,每天则从城外的蜗居,往返这个美国自由派的模范市。

作为自由派的梦工场,西雅图市议会当然还有一位与民主党结盟的「社会主义」议员,其所属的对中国大陆喊打喊杀的小团体,在2014年接纳了执政民主党在七年内将最低时薪调涨为15美元的伟大改革。

民主的幻象

2017年12月4日,台北反对修改《劳动基准法》的示威集会及其后的「游击」,并没有西雅图当年的街头运动那么波澜壮阔,但却很好地展示了「台湾民主」的真相:在2016年,被众多自称「左翼」团体宣传为「亲劳工弱势」、簇拥上台的民进党政府,现在指示被以上的「社会主义」团体认为是「穿着制服的工人」的警察,堵截、驱离、包围、逮捕反对民进党强推损害工人权益的恶法的示威者。

三年前反共反中台派青年狂飙的两名领袖不在现场指导运动:一位在伦敦留学,发文指DPP政策做得这么差,真的是十分可惜;另一位是时力的议助,在公开地推进下一轮的本土民粹选举收割——他们不意外地宣传剃头念经一类的马戏,但都没有呼吁粉丝攻占行政院或立法院——后者更有趣地指出:劳团们要攻的话、自己就会攻,用不着他插话儿。这两位的脸书帖子的按赞数,比发动抗议的专页还要多、比专门关注抗议的媒体还要多。

某媒体刊登多名为DPP当谋士的318青年的匿名/化名访谈。多数对DPP的若干做法表示不解或惋惜,但没有人表示会退党,更有人一副「老成谋国」的样子说:执政就必须要负责,为「国家」调整劳资利益。这些人说DPP高层这次低估了网路上对劳基法改恶的反弹,他们看穿了劳团没能动员多少人、可以置之不理,但群众的不满将会在选举中集中地表现出来。他们都说,时力会是最大的得益者。

1999年西雅图反全球化运动落幕后,大多数运动参与者在美国大选中票挺民主党。结果,民主党候选人得票比共和党候选人多五十余万张,但选举人票落后,最终最高法院判定布什二世当选。布什二世做了两届总统,本土保护主义者们如丧考妣,最终换来了奥巴马的登基。「岂料」奥巴马比布什二世更不照顾「本土底层弱势」[1]美国最大工会组织劳联产联长年宣传反共反中保护主义,连以配合美国「重返亚太」围堵中国而制定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也曾被它指责不能彻底封杀中国产品。劳联产联领导层更与现为特朗普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的极右人士合作拍摄主张经济制裁中国的宣传片。美国劳联产联长年与美国大财团和联邦政府合作,通过国家民主基金会为香港和大陆的「自主工运」团体提供资金和各种援助,比布什二世更有意识(!)地推动军国主义[2]相对于布什二世在德法帝国主义反对下强行侵略伊拉克,使美帝成为众矢之的,奥巴马更善于通过宣传普世价值和调整力量部署,推进更符合美帝利益的战略战术。奥巴马上任后首先大量增兵伊拉克和阿富汗,然后撤退大部分战斗部队,造成当地傀儡政权依赖美国顾问和特种部队的局面。在利比亚、叙利亚、也门、乌克兰等地,奥巴马和盟国紧密合作,通过不同程度的武力介入促使亲帝极端势力上台、策动内战。除了在中东借用民变粉碎旧阿拉伯民族主义政权,在东欧扶植极右势力推进北约东扩之外,奥巴马军国主义的核心政策是将美国六成军力转移到中国方面的「重返亚太」战略。。最后,大量所谓被遗弃的所谓爱国底层,不再投奥巴马了,他们要货真价实的保护主义、要更加彻底地封杀非法移民、要全世界再次全面臣服美国。

「左翼运动」的硬伤

发源自1999年西雅图抗议的「反自贸、反全球化」运动,最后在美帝侵略伊拉克的战争中土崩瓦解。以恐惧美国实业亏空、中共乘虚而入为基本动因的激进自由派运动,旋即转变为体制内的自由派运动:从力挺战犯奥巴马、希拉里,到力挺(不反对希拉里的,公开宣布参选是为了从「左」面挽救民主党的)桑德斯,到「社运推动民主党战斗化」,一直到今天的附和军警特务机关的「反特朗普/法西斯/俄罗斯统一战线」。西欧的反全球化运动瓦解后,也是滚进了沙文主义的阴沟:不是要以欧洲社会主义联邦取代欧盟,而是要「恢复我国主权」,动用资产阶级国家节约资本、规范外人实现本土正义。

千万不要以为,在2014年台派狂飙的遗毒清除之前,台湾的工人运动可以会有真正的发展。在继承和发扬反共反中精神的本土保护主义的强大的幻象之前,不但不会有革命的社会主义的群众力量,甚至连最原始的改良主义、也只能成为本土沙文主义的化妆或仆从。

中国问题是当代的症结

如何看待中国革命,不只是所谓认同问题,更是严肃的科学和政治问题。无论为毛时代画上荒腔走板的乌托邦景象,还是将改开后描绘为一无是处的敌托邦,实际上都在强化资产阶级向无产大众传播恐惧和仇恨的思想紧箍咒——这是限制马克思主义发展的最现实的因素。不要以为说大陆「与马克思主义无关」就可以及格,资产阶级会正吿你:那就是经过一场社会革命,主要生产资料由国家控制,而且不存在资产阶级政党轮替的地方。不能确定工人阶级要在中国大陆保卫什么、要打倒什么,就不能确定工人阶级在台湾的任务。

在世界资本主义持续衰败的局势下,世界各地的号称「左翼」,面对哪怕是严重地官僚化了的工人国家的不知所措,只能盲从资产阶级的反共反中宣传。这种运动向左前进一步、或形成真正的群众基础,就越会受到来自统治阶级的强大反共压力,瓦解倒退回操弄中下层的本土民粹——这就是自称左翼运动的根本硬伤。

在港台地区,改良主义本身就是反共反中民粹的派生物。不解决这个根本的问题,是会连工会运动的统一都不能做到,更遑论以西方在所谓福利国家时期为典范的,建立在高组织率的总工会基础之上的、实际上代表工会官僚阶层利益的,在议会中有可观议席的「(资产阶级)工人党」。

没有马克思主义的立场和方法,就没有独立于资产阶级的纲领和任务,也就什么都不会有。

註釋

1 美国最大工会组织劳联产联长年宣传反共反中保护主义,连以配合美国「重返亚太」围堵中国而制定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也曾被它指责不能彻底封杀中国产品。劳联产联领导层更与现为特朗普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的极右人士合作拍摄主张经济制裁中国的宣传片。美国劳联产联长年与美国大财团和联邦政府合作,通过国家民主基金会为香港和大陆的「自主工运」团体提供资金和各种援助
2 相对于布什二世在德法帝国主义反对下强行侵略伊拉克,使美帝成为众矢之的,奥巴马更善于通过宣传普世价值和调整力量部署,推进更符合美帝利益的战略战术。奥巴马上任后首先大量增兵伊拉克和阿富汗,然后撤退大部分战斗部队,造成当地傀儡政权依赖美国顾问和特种部队的局面。在利比亚、叙利亚、也门、乌克兰等地,奥巴马和盟国紧密合作,通过不同程度的武力介入促使亲帝极端势力上台、策动内战。除了在中东借用民变粉碎旧阿拉伯民族主义政权,在东欧扶植极右势力推进北约东扩之外,奥巴马军国主义的核心政策是将美国六成军力转移到中国方面的「重返亚太」战略。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