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传播恐惧的缘故 林子健事件的案内案外

美国经典恐共电影《满洲候选人》(1962年)剧照。电影讲述在朝鲜战场上被俘的美国军人被移送中国东北洗脑,成为国际共产党发动宫廷政变、篡夺美国政权的工具。图中的「共产党洗脑专家」即将操纵一名系出名门的美国战俘杀害多名同袍。

「因我们行事为人,是凭著信心,不是凭着眼见。」
哥林多后书5:7

民主党以降的众多泛民社运人士宣称,目前没有证明在天眼片段中出现的男子就是林子健的证据。但他们到底有多在乎证据和真相?

林子健涉嫌被掳事件与及相关评论,都充满了戏剧性。天眼片段曝光之后,某些泛民社运大佬提出了一种奇论:片段可能是真的,林子健也有说谎的可能,但「与其相信中共」,他们更愿意相信林子健。

举一例说:某地理奇才发表了一篇文章,开头大部份分析林氏自编自导自演,即事件是伪造的可能性,但即便如此,地理奇才今后还是不敢在「事发地」徘徊云云。

但如果事件本身就是虚构的话,这种「恐惧」岂不就是多余的吗?

正如娱乐圈常有以炒作八卦而非靠艺术造诣而成名的艺人一样,标榜「论述」的一些社运人士也有同样的做法:他们炒作的是恐惧和仇恨

部分「左翼」人士担心,林子健事件一旦被证实为弄虚作假,那会不会成为「狼来了」,让民众不再相信将会可能发生在泛民身上的绑架和虐打?但泛民在未有任何证据前就狂热宣传,在天眼片段流出后就呼吁大家不要太在意证据,甚至宣称片段是「影像创作」,这岂不是一种很奇葩的逻辑?

「左翼」社运的福尔摩斯们提出了几种可能性:1)林氏确实被大陆的「强力部门」掳打了,天眼片段中的自由帽子男只是巧合;2)林氏也真的被「强力部门」掳打了,自由帽子男是当局的演员;3)林氏就是自由帽子男,出于「强力部门」的威胁,他才作出这种拙劣的表演;又或者,林氏是中共收买了的「鬼」,故意破坏运动的威信。

换言之,林氏只能是中共政权的被动的受害人或主动的间谍,这件事只能是中共政权「针对香港人」的密谋。

稍有理性的人们都可以知道,林氏若然作假,幕后黑手不可能「只是中共」。但无论如何,林氏都将会是泛民社运的一只棋子——他只能是说明中共可怕可憎的例子,流芳百世抑或遗臭万年,都与所谓真相无关,更可况「真相」本身就是「运动论述」的建构,是时势和策略的产物。

纵然旺角和油麻地等地天眼密布,熙来攘往之地很难会没有目击者,但在「暴政与人民」之间,他们「宁愿相信」被他们奉为「人民」代表的林氏。如果林被证明是「不足取信」的,那也是不要紧的,因为这只能说明中共是如何的不择手段。

表态相信谁不相信谁,本身就是一种武器。

在泛民政客和运动家们的论述中,他们必定能全身而退,身败名裂的只会是林氏和中共政权。

当然,「香港人」未必就是泛民社运领袖们所设想的一群蠢材。还是有人会记得,民主党的法律界巨人们在查证林氏的故事之前,就召开了谴责「强力部门」的记者会,泛民社运的意见领袖们,当时是如何言之凿凿地唱和的。

真正的问题是,为什么香港会存在着这种信仰的群体?这是宣扬大国沙文主义和国家机器万能论的建制派所永远不能解答的。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